语荟

写手。
学业繁忙,更新缓慢,但努力有始有终。
主食bg,偏爱亲情向、友情向。

头像by阿纪

【07】梦醒(太宰BG,黑时ver.)

07.

“晚上好啊晴,今天的月色真漂亮。”

深夜。

天空漆黑一片,没有星星更没有月亮,只有稀疏的月光从窗户照进房间。

晴睡眼朦胧地看着墙面上的挂钟,荧光的指针在黑暗里转动。

“太宰。”晴长叹一声,都懒得生气了,“我是个学生,明天周三。不管是赏月也好、自杀也好,都烦请你推迟几个小时好吗?”

“占用了你的睡眠时间非常抱歉,但不要说得像我经常这么打扰你一样嘛。”

“你打扰我的次数还少吗?”

“晴你这么说我就要伤心了。”

“抱歉,我起床气……不,我不想起床。没事就挂了好吗?”

“是有正经的事情拜托你哦。”太宰的声音轻快,与他所说的“正经”完全不同。

“是吗?”晴打了个哈欠,“杀人放火找你同事,毁尸灭迹找安吾先生,深夜谈心找织田作。请放下你的手机,赶快拨打电话吧。”

太宰笑得无奈:“我想拜托你来我家一趟,家里有两位客人,我一个人招待不过来。”

“哈?”晴还没完全清醒,听完这句话消化了好几秒,才感觉到了点不对的地方,“我不认识的人?”

“是。我也刚认识。”

“黑手党?”

“呃……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吧’?”晴翻身坐起,双眼瞪大。

太宰一贯不会在重要的事情和朋友的雷点上开玩笑。

“我……作为异能者的身份暴露了?”这是晴想到的第一个可能性。

“不不不,这个晴你不要担心。有我和安吾一起把关,保证黑手党内没人知道我们认识你。”

晴松了口气,但想不出来其他可能。

“总之,你过来了就知道了。放宽心,没问题。”

“我从来没去过你家啊?”晴忽然想到了另一个重要的问题。

“哇晴你居然现在才注意到这个!太过分了!感觉心痛到无法呼吸……”

“我挂电话了。”

“等等我还有事!”太宰刚刚痛苦的腔调一秒变形,“我家地址一会儿发给你。在来之前,拜托你去商场一趟,我要点东西。”

“枪支?弹药?”晴抽了抽嘴角,“深夜不想见任何血腥画面,更别提现场。”

“想我点好啦!”太宰抱怨着,“要两三套衣服,日常点就行,款式随意,你看着挑吧。钱就麻烦你先付了,一会儿我给你现金,银行转账会留下数据。”

“谢谢你周全的考虑。”晴揉着太阳穴起身,打开衣柜,一边说话一边从柜里拿出校服,“尺码?”

太宰转头,看向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少年。他眯起眼打量对方,直到把少年盯得几乎发毛,然后长长地“嗯”了一声:“比我小。”

“你靠点谱好吗,详细点。”

“总之……比我矮,比我瘦,按这个标准来买就好。”

“我现在想回去继续睡了。”

“我知道你不是这么冷漠的人。”

“这无法证明我是否冷漠好吗?”

“说起来我有点饿了。”切断之前的话题是晴和太宰聊天时经常要做的事,“如果能来瓶清酒,再加上蟹肉罐头就完美——”

晴挂断了电话。

 

 

“欢迎——”倚在门口的太宰笑着拍了拍手,“辛苦了!不愧是你,打完电话后才过了十五分钟呢。”

站在太宰家玄关里的晴手提大袋小袋,穿着长袖外套,拉链拉到顶端,长发藏进兜帽里,立起的衣领遮住了半张脸。

太宰打量着晴,托着下巴思考起来:“晴你的打扮还真是,嗯,足够有隐蔽性。”

晴把袋子塞进太宰手里,没好气地拉下外套拉链,脸因闷热而红扑扑的:“谁的错啊?”

“我是想说,还真没怎么见你穿过裙子。”太宰看向晴拉开的领口,补充了一句,“校服和工作制服不算。”

“穿裙子不方便运动。”

“真是个让人难以反驳的理由。不过——”太宰笑着侧头又看了晴一眼,鸢色的眼睛在黑暗的玄关中闪着一点亮光,“偶尔也可以试试看吧?我也很想看到那样的你呢。”

晴一愣,太宰已转过身去:“客人在客厅,要见见吗?”

“说这个我还想问你呢——”玄关出去就是客厅,晴拉住太宰的衣袖,压低了声音,“我一直都在避免和其他黑手党接触,你叫我过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晴,你讨厌我吗?”太宰忽然这么问。

“不讨厌啊,讨厌早就把你上交到警察局啊。”

“可我是黑手党啊?”太宰看着晴笑,“你讨厌黑手党,但不讨厌我,这不是很矛盾吗?”

晴沉默半晌,移开了话题:“客厅里的人是谁?”

“我从贫民窟带回来的孩子。”太宰也没就着这个话题继续追究下去,自然地回答了晴的问题,“一对兄妹,都是十四岁,哥哥是个异能者。他们都受了伤,我已经带他们去医院处理过了,也去商店买了吃的,但是忘了买衣服。”

晴吃惊地看着太宰:“太宰你……你是受到了织田作的感化吗?”

太宰笑起来:“你能这么想我真是让人感动。但很遗憾,我不是织田作,也不是个好人。”

晴一怔。

“所以,你还想见见他们吗?”

 

客厅里打着白色的灯光,窗帘拉得严实。走进客厅她才听到另一个房间传来的水声,往那方向看去,磨砂的玻璃门透出橘色的灯光。

一个瘦弱的少年坐在客厅沙发上,穿着一身松松垮垮的白色衬衫,衣领没有翻好,袖子过长,他所穿着的黑色长裤也盖住了脚背,裤脚垂到地面。

少年的黑色的眼睛深而空,带着点出人意料的清澈,眼神冰冷锐利。黑发蓬松却还有点潮湿,大概刚刚洗吹过,发尾颜色渐浅,仿佛沾染霜雪。肤色苍白,抿起的唇上几乎没有血色。

“这是芥川龙之介,”太宰笑着介绍道,“妹妹叫芥川银,正在洗澡。”

晴向芥川伸出手:“芥川君,你好。我叫晴,是太宰的朋友。”

“你好。”芥川犹豫了一下,还是举起自己的右手。这时晴才看见,他的手上缠着厚厚的绷带,动作也有些僵硬,怕是伤得不轻。

怕自己握得太过用力而伤到对方,晴把力气控制得格外轻。芥川却注意到了这点,皱皱眉,反而很用力地握住了她的手。

好强,而且自尊心强烈。晴有点惊讶。

芥川松开手,看看太宰似笑非笑的表情,再看向晴,用平静而认真的语气询问:“晴桑是太宰先生的女朋友吗?”

刚坐到另一边沙发上的晴吓得一激灵,太宰大笑起来。

“不,不是。”晴的瞪视让太宰笑得更厉害了,不过他还是向芥川澄清,“只是朋友。”

“晴桑是黑手党吗?”

“呃……也不是。”晴犹豫着。

芥川再次看看太宰,看看晴,却没有再说话。或许因为他一直对其他事物是无所谓的,缺乏好奇心。

但晴并不了解芥川,反而是问题问到这里为止让她吃惊。太宰却无多少意外的神色,还给了晴一个“你看,我说什么来的”的得意眼神。

太宰从茶几上的果盆里拿起一个苹果,拍拍芥川的肩膀:“芥川,给她看看你的异能吧。”

晴认真起来。芥川盯着太宰放在手心的苹果,抬起手,衣袖没有扣上扣子,顺着手臂滑下了一些,露出的手腕细得不像话。他的衣袖忽然扭动起来,像是活过来一样,忽然化作白色的利刃,切向那个苹果,但刚触及到太宰的手,就像云雾一般散了开去,而那个苹果已被切成了两半。

太宰把一半苹果递给晴,一半给芥川,芥川道了声谢。晴接过苹果,仔细打量着断面,平整得像是利刃切过。

她咬了口苹果:“这到底是什么异能?”

“目前发现的就是,芥川能把他身上穿着的衣服化成各种形状。可以柔软,也可以很锋利,像刀那样。”太宰甩甩手,“不过被我的异能无效化完全克制就是了。”

“对别人来说,可真是让人防不胜防的异能啊。”

芥川微低着头,咬着苹果,没有插话。

晴听到浴室门打开的声响,然后那个方向的灯光暗了下去。一个面容与芥川有七分相似的女孩穿着睡衣长裙走了过来,毛巾卷着湿漉漉的黑色长发,手上拿着个吹风机。

“太宰先生……”女孩很意外地在客厅里看到了陌生人,漆黑的眼睛里闪过了紧张和戒备。

“这是芥川的妹妹,芥川银。”太宰又介绍了一次,“这是我的朋友,晴。”

“晴桑好。”银主动先打了招呼,晴站起身向她走过来,眼里像在闪光。银不明白这种神情是什么意思,总之不像是恶意。

“好可爱!”晴握着银的手,真诚地夸奖,“你以后肯定会长成美人的!”

“呜哇,对着一对双胞胎兄妹,你这么区别对待,芥川可是会哭的哟?”

“我没有……”芥川立刻想反驳。

太宰同情地搂住了芥川的肩膀,安慰似的拍了拍:“不要伤心,你还有我。”

芥川一脸懵逼。

晴看到银身上合身的睡衣,忽然想到芥川那过分宽大的衣服,觉得哪里不对:“太宰。”

“嗯?”

“芥川穿的是你的衣服?”

“对啊。嗯,尺码不合适,有点奇怪,先将就吧。”

“那银呢?”

“我家有女孩的睡衣啊。”太宰回答得毫不犹豫理所当然平静无比。

晴抄起沙发上的抱枕就朝太宰摔过去:“禽兽!”

太宰稳稳地接住了抱枕,从抱枕后露出半个头,笑眯眯地看着晴。

晴气愤地指着太宰,语重心长地告诉银:“小银啊,你要记得,以后离这个人渣远一点,否则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他祸害了。对,如果以后有机会,尽管给他来一刀,不用客气,越早越好,那是造福横滨的女性。你看这个禽兽现在才十六,祸害的姑娘就有六七个……”

“不对!晴!”太宰义正词严,“起码已经上十位数了!”

“你丫闭嘴!在自豪什么!”

太宰笑得双眼弯起,长长的睫毛上下扇动:“晴在吃醋吗?”

“没有!我又不是你女朋友!”不是在芥川兄妹面前的话,晴估计已经像以前那样冲上去踢他了。

“诶——真让人费解啊!既不是我女朋友,也不是在吃醋,那你在生气什么啊?”太宰笑,“织田作和安吾从来不为这事生气呢?”

“只是在为女性同胞打抱不平!”

“这样啊。”太宰把抱枕放到腿上,手肘支着抱枕,双手托脸,眼神极为天真单纯可爱,“既然你想让小银动手,不如干脆自己来吧?嗯?我可以给你提供机会的,无数次。”

晴不想和这个人继续说话了,她转过身,拍拍银的肩膀,眼神沉痛:“小银,看到了吗,离他远点,真的。”

银看看沉默的芥川,和哥哥一起陷入了迷茫。

 

晴把她从商场买来的衣服交给了芥川兄妹,衬衫和长裤都很中性化,尺码上应该还算适合。银吹完头发,就被说着“这么晚了小孩子要早点休息”的太宰赶着去睡觉了。太宰把自己的房间借给了他们,豁达地表示他不介意睡沙发。当晴看到太宰的床宽敞到足够两个人睡,当晴接过太宰给她的代购费时,开始思考起了黑手党的工资到底有多高。

“好!接下来是大人的时间啦。”太宰从晴带来的购物袋里拿出清酒瓶子,从橱柜里拿出玻璃杯,心情颇为愉快般轻声哼着歌。

“我们只比他们大两岁吧?也不算大人。”晴表情复杂地走向太宰家的冰箱,“先说好我不喝酒。你家有饮料吗……”

晴的话停住了,太宰家的冰箱是空的。

“我看起来像是会自己做饭的人吗?”太宰兴高采烈。

“在自豪什么。”

晴无奈地拉开餐桌椅子坐下。太宰关了客厅的灯,窗帘又拉得很死,只有餐桌上方还亮着一只发出橙色光芒的灯泡,一片黑暗中衬出些暖意。

晴又环顾了一圈太宰的家,这比她想象中要整洁的多了。有乱摊放的书本,有随意搁置在明显不该处于那个位置的东西,但更多地方齐整得让人吃惊。没有“家”的温馨感,反而空旷冷漠和生疏,像是酒店的房间。

太宰在晴对面坐下,先给自己倒了杯酒。晴转过头来,托着脸问太宰:“你家是有清洁工打理吗?”

“真聪明,是啊。”太宰笑着说,“黑手党的清洁工可是专人,很可靠的。”

“难怪。”晴说。

“不过,我也经常搬家。工作问题,固定住址容易被人盯上。”太宰看向客厅,“其实在哪里都一样。”

“不会觉得,这样很没有归宿感吗?”

“大概——或许吧。”太宰把酒端起,浅抿了一口,“有些人会对‘家’有依赖,那该是种幸福的感觉……不过我没有,真可惜。”

“比起那个,晴你也来喝一杯吧。”太宰在另一个小玻璃杯里倒了酒,递给晴,“偶尔喝一点也没事嘛。而且,就当庆祝一下吧。”

“庆祝?”晴问,“庆祝什么?”

“我今天升职了,成了五大干部之一。”太宰说得轻描淡写。

“五大干部”。

晴听织田作说过黑手党的内部职业构成,知道这词代表什么意思。

港区黑帮的首要宗旨是“服从首领的一切指令”。在这个“首领至上”的组织里,“五大干部”的地位仅次于首领。

织田作提到这个的时候也有说过,太宰是五大干部的有力候选人,但是黑手党至今还没有未成年人成为干部的先例。

在一个崇尚“暴力”的组织里,太宰是要做到什么地步,才有这份荣耀?

没人和晴说过。他们不在一个世界,她也不想问。只是脑海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就让人有些背后发冷。

“这值不值得庆祝,每个人的看法也都不同吧。”太宰把酒杯放在晴面前,语气淡淡,“其实升职带来的净是麻烦事,不过也有些好处。比如以后就不用听别人对我指手画脚了,权限更大更自由了。我那个脾气暴躁的矮子搭档,估计能为这事气一年。”

说到这里,太宰停了停,笑起来:“啊,这么一想就让人心情愉快多了。”

晴手指碰着面前的酒杯,酒液透明,玻璃冰凉:“织田作和安吾先生知道了吗?”

“首领晚上刚宣布的,他们应该很快会知道。”太宰拆开蟹肉罐头,“安吾已经给我发了祝贺短信。晴你要吃罐头吗?”

晴看向太宰房间的方向:“芥川和银……会加入黑手党吧?”

“对。”太宰毫不遮掩地回答,“干部的权限之一,是能够自由雇佣一名自己的直属下属,我会把这个位置给芥川。”

“所以为什么让我见他们呢?”

“嗯……谁知道呢。”

“你做事总有自己的理由的。”晴说,“比如,想让我加入黑手党吗?”

“那个我早就放弃了——但是……”太宰沉默了一会儿,“好吧,可能我还是有这样的想法,就那么一点点吧。我这么说你别生气。”

“我在听。”晴让他继续说。

“诶,我不是说完了吗。”

“我从来不记得你做哪件事的动机有如此单纯。”

“有时候我真分不清楚,你这是吐槽还是仅仅从恶意角度揣摩我,虽然我也不能说你错。”太宰笑笑,然后笑容慢慢淡去,“如果晴你是黑手党的话——我是说如果,或许我们会有更多见面的时间和机会,能聊更广的话题,或许能更……很难说清楚。”

“有些话好矫情啊,不想说。但总之,嗯……晴你对我来说是……特别的,很特别。大概是像织田作那样特别……也不太一样。除了黑手党里的一位长辈,你是唯一比较了解我的异性……我也不知道想说什么了。”

可能这是晴第一次看到太宰显得如此嘴笨,他努力地试着描述了半天,最后叹了口气。

“大概……是这个意思。好吧,晴你听懂我说了什么吗?”

“听懂了一点,也有很多没听懂。”

太宰扶住了额头。

“我也有话想和你说。”太宰意外地听到晴这么说。

晴迎着太宰有些诧异的视线,拿起了酒杯:“首先,不管你是不是黑手党,我都不讨厌你。其次,不管我是不是黑手党,你想和我聊什么就聊,想讲什么就讲。当然我很可能听不懂,你讲完得给我解释。然后,不管我是什么身份什么立场,我们都是朋友。还有……”

晴停了停:“对我来说,你也很特别。”

她避开太宰的视线,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皱皱眉,评价了一句难喝。

太宰盯着晴,看到晴一直没再和他对视,忍不住笑出声来:“你在害羞吗?”

“我会把杯子砸过来的哦?”

“哈哈哈,别。”太宰立刻接过晴举起的杯子,“不过,没必要否认啊。即使是害羞,晴也非常可爱呢。”

晴说:“你半夜三更在只有我们俩独处的时候说这种话,小心我报警。”

太宰笑:“我要真意图不轨,你觉得我会给你打电话的机会吗?”

晴摆摆手说好好好好,我困了我想睡了,明天我要上学,书包我都带来了,在沙发上躺一会儿就直接去学校吧。

说完晴就站了起来,脱下外套,里面穿着的是件短袖校服。

太宰看到晴的手臂上贴着个创可贴,问了句怎么了。

“哦,这个?”晴看看手臂上的伤口,“没怎么,之前练完枪法,织田作教了我点近身格斗技巧,不小心伤的。”

“真是……全面发展啊。”

“嗯,我深深感觉到保护自己的重要性。”晴点点头,走向沙发躺下,把外套盖在自己身上,“太宰,有闹钟吗?帮我定个六点半的。”

“我去找找看。”太宰放下酒瓶,走进房间里找了一阵子,出来的时候还拿着条毯子。

他走到沙发边上,刚想再和晴说几句,却看到对方闭着眼睛,呼吸均匀,应该是已经睡着了。

他把毯子给晴盖好,闹钟放在沙发边的茶几上,最后站在原地看着晴的睡颜,思考了好一会儿。

最终他无奈地伸出手,轻轻揉了揉晴的头发:“你还真是放心我……”

“……”

“晚安。”

 

 

这之后的某一天,当芥川又经历了一番严苛的训练,银陪着他呆在医务室治伤的时候,造成这伤势的太宰晃了进来,递给他们一大一小两个盒子。

芥川的盒子小,银盒子大。

没想到太宰会送礼物给他们,两人面面相觑。

“是晴送给你们的。”太宰解释。

“哦。”芥川平静地点头道谢,把盒子放到了一边。

太宰给了东西,但是依旧站在原地没走。芥川问他还有什么事吗。

太宰说我等着你们拆礼物,我想知道里面是什么。她不准我偷看,那你们拆了我在旁边看看。

芥川对礼物不是很有兴趣,但既然太宰想看,也就拿来拆开了。盒子里是一只手表。

“挺实用的。”太宰评价,把目光放到了银的盒子上。

盒子里有一堆彩色的发卡和发绳,一面折叠镜子,一个小兔子娃娃,还有两本童话书。

太宰笑起来,看看芥川:“你们继续休息,我会和晴去谈谈她为什么有性别歧视的。”

自进了黑手党之后,这是芥川第一次看见太宰这样的笑脸,和平日真真假假的笑意不同。他其实不在意收到的是什么,银的礼物比他多也没什么,但最后还是托太宰转达一声感谢。

手表的皮带是黑色的,指针表,表盘干净。芥川把表套在左手上,将扣子扣到最小的一格,表才勉勉强强的挂在了手腕上不滑动。

银用黑色的发绳给自己扎了个辫子,打开镜子想看一看,却在镜子上意外地看到了一条便签纸,上面写着晴的电话号码,还有“有什么问题可以找我,女孩是世界的珍宝”,和“太宰是个笨蛋,告诉芥川不要太在意他”。

银失笑,将便签拿给芥川看:“晴桑真的不是太宰先生的女朋友吗?”

“不知道,他们都否认了。”芥川摇头,“而且……他们很不一样。”

“但是,晴桑是个好人呢。”银说。

芥川没有说话,只是抬起手,看着表面上秒针转动。傍晚金色的阳光从背后的窗户打进来,给表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反射在他漆黑的眸里。

窗外风吹动枝叶簌簌,芥川放下手,轻轻地嗯了一声,音同风响。



---------------------------------------------------------------------------------------

我想写出来的宰??不是这种??恋爱期少年的感觉啊???

……改天会改的_(:з」∠)_


这个月大部分时间心情状态都很糟糕,整天咸鱼着,今天努力肝了一整天,总算我写出来了。看到最后,如果觉得潦草,没错,应该感觉到了我的疲惫,可能是觉得暑假,较久不更新良心不安

……我还是不要管良心好不好。

为了质量,等我有合适状态的时候再写是最好的。我最近好想写一些小甜饼来治愈自己,这篇需要正经的地方实在太多了……

玩了几天梦间集,被紫薇戳中(虽然我没有他),之后或许会写几个他的短篇

……好的,这种类似的话我说过好几遍了,我知道。

其实主要还是现在想写什么写什么好了。发现我近几个月来翻墙特别频繁,就是因为心情总是很烦躁,不停地想看新的东西来转移注意力。


08是全篇我最喜欢的一章,可以说是因为有这一章的情节我才会去写全文,所以我要去复习原作,并且等到合适的状态才会去写,不勉强自己了。

之前说想刷本,后来觉得自己说得太早了。那什么,可能得明年吧(?)

全文写完,还要修改1-2个月,还要写番外,然后是一系列同人本制作流程。不会早的,而且很需要精力。

我今年十一月初有很重要的考试,为了考试,可能开学就会很紧张,写文章的时间会更少。大概预计中的写完时间还要推迟。

几天前就想再发篇文吐槽的,不过负能量还是不要传输太多了,希望看到我的故事的人能开心:)



关于太宰十八还十六当上干部的,考据走:http://yuhui2016.lofter.com/post/1e6d41c6_10c4289f

不过确实,仔细想想,我是同人啊?我为什么要在时间轴上折腾自己()

所以我决定了,我到时候会把这章的太宰改成十七。(等等)

因为你看,我前文写了14、15、16,下一章是18,其实这章的时间点无论是16还是18本来就不是很合适,太紧凑,改成17就刚刚好了。

评论(8)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