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荟

写手。
学业繁忙,更新缓慢,但努力有始有终。
主食bg,偏爱亲情向、友情向。

头像by阿纪

梦镜

梦间集的歌里有句歌词是写紫薇的,“软剑无常温柔成冢也成魔”,有旁友分析说紫薇以前很温柔,而主人公也提到“现在的紫薇和本来的他差别很大“

说实话,想像一下紫薇被圣火或者柳叶上身的景象。画面太美,不敢看

无剑=七月,七月是随手取的名字,无剑失忆期间应该有其他名字。

私设如山。




01.

“又做噩梦了?”

紫薇的声音里掺杂着淡淡的叹息。他侧过头来,漂亮的紫色眸子中毫不掩饰地写着嘲笑的神情。

七月早就习惯了紫薇的态度,从他说这话时还肯回头看她来判断,甚至可以说他今天的心情还不错。

刚刚压抑的梦境所带来的余悸仍在,七月走到他身旁坐下,试着用比较轻松的语气开口:“怎么?猜到我会来,那你是在等我吗?”

紫薇明显不是个会配合他人玩笑的人。他哼了一声:“自作多情。”

“……紫薇,你太没有幽默感了,我开玩笑呢。”

“呵。”

七月长叹了口气。

紫薇确实不是个适合谈话的对象,不管她说什么都会被紫薇各种冷嘲热讽。他还总是莫名地对她表现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若说是跟她丢失的记忆相关,等七月问起时又总是不回答。若说紫薇真的是讨厌她,一路上却也还是尽心尽力地帮她打着魍魉。不喜欢和同伴交谈,却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七月尝试过和紫薇拉近距离,最后唯一的进步是紫薇和她交流的次数增多了。

换一个说法,就是紫薇怼她的次数增多了。

七月说我能怎么办呢……我也很绝望啊。

她转过头,放弃了继续看紫薇的表情,开始说新的话题:“明天我们就要到剑冢了,不知道是个怎样的地方。听名字,总觉得有点让人害怕呢。”

“害怕?”紫薇挑眉,嗤笑,“真是让人意外。”

“意外?”七月听见他的笑声,诧异地看向紫薇。

“是啊。”紫薇敛去笑意,眼中冷光仿佛凝成实质,“我还以为,纵使天下所有人都惧怕剑冢,也只有你不会……”

他说着说着停下来,抿起唇,稍稍眯起的紫眸中浮过一层墨色。

“罢了。”他说,“你既然不希望想起来,那就别再想起来了。”

他忽然起身,迎着七月愕然的视线,头也不回地向后走去。

她看着紫薇的背影,愣了好一会儿。

 

 

02.

空白的,空白的周围,空白的世界。

这可真是罕见,对于梦境中总是一片漆黑的她来说,竟莫名地让她有点不适应。

她记得他们已经到了剑冢了,正在和一群魍魉战斗……不,好像不是魍魉,是在帮助孤剑和曦月时见过的梦妖。但是没有那时的特殊情况,为何会在这里遇见梦妖?

周围的景物渐渐混沌起来,像是各色颜料在水中晕开,交融,最后化成一幅模糊的景象,又渐渐清晰。

是剑冢。

七月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周围空旷得很,没有伙伴也没有妖物,但确确实实是今天她第一次看见的剑冢的样子——第一次,却莫名地让人感到熟悉,熟悉得让人心烦。

她强自压下这些负面情绪,四周的风景与她今天所见到的剑冢稍有不同,最明显的区别是,此时剑冢的天空是明亮的蓝色,而她之前看到的剑冢,天空一片灰暗混沌。

她还没想好要怎么做,身体却自己行动起来,跑向某个方向。七月震惊之余,更多了一份慌乱。她现在才发现,自己对这个身体并没有掌控权。

她跑着跑着,视线中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人坐在草地上,一身紫色的长袍,银色的长发用浅金的绸带束起,铺过背脊,滑落肩头,在明亮的日光下闪烁着让人目眩的银光。

每一次从噩梦中惊醒后,每一次在慌乱与恐惧中走到屋外时,总能看见的那个身影,从“初次见面”起就无比熟悉的身影。纵使他会嘲笑她,甚至打击她,强迫她面对自己的弱小与胆怯……

但是他一直在那里,总是在那里,不曾离开。

所以仅仅是确认了他的存在,就能让她感到莫名的安心。

 

“她”对着那人的背影,高兴地举起了自己的手臂,一边挥动着一边大喊他的名字:“紫薇!”

紫薇听到了她的声音,转过头来。

那个总是说着无情话语的好听声线,那张总是冷冰冰的、或者带着嘲讽的脸。就像是问她“又做噩梦了吗”那样的语气。

应该是这样的。

应该是这样的。

 

紫薇转过头来,透亮的紫色眸子里盛着笑意,唇边笑容温柔得让她以为是幻觉。

可为什么此刻,她竟觉得……这才是紫薇真正该有的样子。

 

这是哪里?

茫然的陌生和冰冷的熟悉从胸腔爬向全身。她站在这里,却感觉不到周围的温度。

我是谁?

她像绿竹第一次问起她的名字时那样思考起来。大脑一片混乱,所见所思所想,仿佛都不再真实。

 

紫薇抬起手来,向她招手,声音里是平时完全没有的温柔。他在说——他在叫一个名字:

“无剑。”

 

 

03.

无剑是整个剑冢的小公主。

她虽然被大家宠着保护着,但说实话,谁都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作为独孤最后、也是最强的一把剑,她的实力本就是她骄傲的资本。

无剑说你们看啊,独孤的前四把剑,看过去真是一把比一把老,仿佛象征着独孤年纪越大审美越差了一样。而我的存在,不仅证明了他的审美观依旧健在,更证明了美貌与实力并存的人在这世界上还是有的。

那四把剑在一边无奈地鼓掌附和是是是,毕竟最后一点也算事实。

青光认真地思考过之后,询问同僚:“我真的看起来比紫薇年轻?”

玄铁拍拍这个耿直小伙子的肩膀,就笑笑不说话。

无剑听到这个质疑,急忙手脚并用地向紫薇解释,说没有没有紫薇你看起来最年轻了!

紫薇笑着揉揉她的头,回了声嗯。

 

在几位前辈里,无剑最喜欢的就是紫薇。

对于这种明显的偏心,另三位也有微词。但无剑说起自己偏心紫薇的原因,那真是有理有据。

其一,紫薇长得好看。

玄铁说这样吧,我们两个老的先不提,你要说青光生得不好看,我第一个为他叫屈。

其二,紫薇的审美好,会打扮,打扮得好看。

青光奇怪道,我觉得紫薇也没有刻意打扮……不过那辫子看起来确实挺难扎的。

其三,紫薇很温柔,又爱笑,笑起来好看。

木剑摇摇头,说无剑你就直说吧,你就是喜欢紫薇好看,不用那么多借口。

无剑想想,可能也是,就是紫薇长得好看嘛。

或者就是因为自己喜欢他,所以他的其他一切也都像是好得让她喜欢。

 

初到剑冢,在独孤介绍无剑给四剑前,她从主人口中第一次听到了紫薇的名字。

初次见面,三月的剑冢开着漫山遍野的花,而他回眸一笑,便使她眼中满目春光失色。

 

紫薇带她走遍了剑冢的每一寸土地,陪她对周围的一切从陌生到熟悉。

紫薇告诉过她,哪里有花田,哪里有草药,哪里有悬崖,哪个悬崖下可能有蛇。

紫薇很讨厌蛇,所以无剑也不喜欢。

 

无剑问紫薇,说你半夜要是睡不着的时候,能不能到我屋子前面来散心啊?

紫薇问为什么?

无剑说我半夜要是睡不着,一出门就能看到有你守在我门口,肯定就觉得特别可靠特别安心啊!然后就能睡好了。

紫薇说好啊,那要是有人找你的麻烦,我就不客气地代你收拾了。

 

无剑觉得紫薇真好看啊,人也温柔,还能打。

于是她趁着一次酒醉,跑到独孤面前拉着他的衣服,二话不说倒头就拜,大喊着主人英明!谢谢主人让我化形成女儿身!否则有紫薇在,他那么好!我岂不是要剑比剑简直气死剑啊!

在众人拦住她之前,她又风一般地冲到悬崖边上,对着山谷大喊我要嫁给紫薇!我喜欢他!你们拉我干什么我很好我没事……我没醉你们才醉了……

青光说对不起我知错了,我下次不会拉她喝酒了。

 

后来有一天,无剑也不知道忽然受了什么触动,当着其他三剑的面,拍着胸脯向紫薇保证,说紫薇我会保护你的!

几个人一听完了。紫薇是个很骄傲的人,居然被别人说要保护他,怕是要生气了。

但显然他们低估了紫薇对无剑的包容度。

紫薇笑着说好啊,既然这样,以后的练习就不要放水了。你要是没法证明你能打败我,要怎么保护我呢?

无剑又问,如果我能保护好你的话,是不是就能一直陪着你了?

紫薇说只要你想,当然可以,我保护你也可以。

无剑兴高采烈地伸出手,说我们拉勾!一言为定!

他无奈地看着无剑,神气满是少年人的明朗锐利,紫水晶般的眸中明光流转,温柔似水,银发飞扬。

他伸出自己的小指,勾住无剑的,笑着说一言为定。

 

 

再后来,紫薇不见了。

 

 

 

04.

剑灵能活很久,久到故人不再,久到世界天翻地覆。

久到情比金坚被磨成砂砾,只留下似有似无的印记。

 

“哼。没有经历过被抛弃的绝望,没有从死亡中涅槃,如何能明白力量的重要。”

“只有被抛弃,才更加渴望体现自己的价值啊。你们这种人,又怎么会懂呢?”

这些话,紫薇像是对当时在场的所有人说的,但每字每句,又像是针对着她的。

她和紫薇,从某个方面上来说,是五剑的两个极端。

紫薇是被抛弃的那一把,而无剑是绝对不会被抛弃的那一把。

 

在漫长的岁月中,悬崖下的黑暗里,朝夕与蛇相伴,是怎样的心情?

他是否恨着她呢?她觉得可以理解,甚至不需要理由的。

 

七月曾诧异地问过紫薇,怎么知道她喜欢吃什么样的点心?紫薇冷笑道,笨蛋的喜好还不好猜?你可小心着别人给你下毒吧。

七月在镇上的店里对着一堆衣裳快花了眼睛,紫薇皱着眉过来,在衣堆里扒拉了两下,就扔给她一件既适合她尺码也分毫不差的裙子。七月的眼里满是惊奇,紫薇在她开口之前就解释说这是直觉,等你挑完衣服天该黑了还赶什么路。

七月每次做着噩梦醒来,出门总能看见紫薇挺拔的背影,于是主动过去担忧地问他,紫薇你又睡不着啊?紫薇说月色挺好的,我来这儿看看风景。你大半夜散着头发出门别吓死人了。

 

一些她忘记了的,而他还记得的事情。

他总是轻描淡写地提起,然后一笔带过。

 

偶尔她大着胆子对紫薇任性了一把,却意外地没有收到对方的嘲讽。紫薇只是微微皱着眉,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淡淡地说随你吧。

 

那样隐约还在的温柔与放纵,熟悉怀念得让人想哭泣。

 

 

她沉陷在梦与现实交界的幻境里,直到一声急促而响亮的呼唤穿透她的耳膜。

“七月!”

四周的混沌像是被投入石子的湖泊,卷起层层涟漪。混沌中裂开的缝隙里,有人向她伸出手来,呼唤着她现在的名字,神情急切不安。

 

紫薇还是紫薇。一样漂亮柔顺的银色长发,一样惊艳的紫色眼眸,一如往昔的好听声线。

但他又不是以前的那个紫薇。束发的绸带换做蛇形的发冠,神情里总带着几分嘲讽,行为举止中都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他眼中总有几分身为利剑的锋锐杀气,有时却会悄然熄灭。

他会说出伤她的话,却依旧还护着她。

 

他还是他,也不再是他。

她不再是她,却也还是她。

 

梦境之间,虚虚实实,真真假假。

如同镜像,镜中人与眼前人再不同,却还是那个人。

 

没有人回得到过去,也没有人到得了未来。

 

 

七月看着紫薇,伸出手,慢慢慢慢地,将手覆上了他的掌心。

 

END


评论(5)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