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荟

情歌(01)

【太宰治X日向晴(原创女主)】

【歌手paro/校园paro(回忆)】

【和《梦醒》没有联系,只是同一个女主人设。】

【所有东西都是我瞎掰。要是被业内人士看到求不打死()】



有时候缘分是一种很难说清楚的东西。你以为它有,其实没有;你以为它已经断了,却有什么不可抗力生生把线头又缠在了一起。

 

她看见那个男人的第一眼就觉得如此。他在花店门口停下脚步,店门前的枝藤带着露水,那种沁人心脾的绿色让她有那么一会儿以为自己在做梦。或许之前的是梦,或者现在的是梦。好像十年过去,那个住在她心里的少年却从未长大。

不会是错觉。晴和自己说。我又不想他。

但她觉得喉咙干涩,声带紧勒。凌晨空旷的异乡街道上飘着水雾,此刻更寂静得仿佛世上只有两人。

 

“真巧啊。”他先开口说话,语气轻松得让她觉得自己的紧张甚至有些可笑,“好久不见,晴。”

“好久不见,太宰。”她的语气比自己想象中要来得平静,“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是没想到。”他微笑着说,“毕业后就没联系过了。”

太宰摘下褐色的墨镜,露出一双温柔好看的鸢色眼眸,柔软蓬松的黑发沾染上水雾后带着点反光。他长得很清秀,却因打扮而露出几分全不突兀的妖冶来。

他右耳戴着耳环,不过式样和以前不同了。项链绕着他的脖颈缠了两圈,那黑色的链绳像是会随时勒断他白皙而脆弱的脖颈,绳上银色的十字挂坠垂在锁骨间。

晴看着他将墨镜夹在夹克胸前的口袋上,淡淡道:“是啊,你是明星,忙得很。”

“我可有去参加同学会呢,不过听说你提早走了。”

“我知道。那时候不巧有事。”

太宰无奈地揪起眉苦笑:“你是在躲着我吧?”

得出这样的结论并不难。晴面不改色地否认道:“没有啊。”

就着这个话题下去明显不会有什么结果,还会把天聊死,深谙社交之道的太宰当然不会不懂。他很快地把话题引开:“你怎么会来意大利?”

“来参加时装周。”晴答,犹豫了一下,“我是服装设计专业。倒是你……怎么会来?”

“跟着我们boss来谈合作的。”

晴一愣:“DET的福泽先生?”

太宰眯眼笑起来:“你还挺了解我的情况?”

“在报纸上看到过。”晴答得很快,不希望太宰对这回答有什么曲解,“那你忙,我先走了。”

她抬步就要走开,却被太宰横跨一步拦在身前。

“你对我‘来谈什么合作’一点都不关心吗?” 

晴稍仰起脸,看着太宰的眼睛。

太宰一直比她高,这些年下来这个差距也被拉大了。

“我应该关心吗?”她反问道,“以什么立场呢?”

太宰静静地看着她。他的眼神总是太深又太朦胧了,所以她永远看不懂那底下的是什么心情。而如今她不想懂了。

她转身从另一个方向绕开,手臂刚刚扬起就被人握住。

太宰的手指如从前一样凉凉的,不松不紧地扣在她手腕上。

“我们交往过。”他用陈述事实的语气说。

“‘过’。”晴狠狠咬了咬这个字,甩开太宰的手,然后直接离开。

太宰在原地站着看她。

 

晴回到宾馆后和客户发了邮件,确认完行程安排后修改起了设计图,不知不觉就折腾到了中午,逐渐浓烈的阳光从半掩的窗帘透进来。

那窗帘上染着绿色的树叶形状,算是相当雅致的设计,在阳光中还隐约有了几分真实感。那模模糊糊的绿光投射到晴手中的笔记本上,晴的动作一顿,捏紧了笔。少年的笑颜从她记忆中掠过,如同石子投进湖泊,搅得思绪顿时混乱起来。

她忽然泄了气,疲惫地闭上眼睛。

 

 

认识太宰也是高一的一个午后。

被日光烤干的树藤缠在教学楼间露天过道的栏杆上,巴掌形的绿叶在光晕里柔出充满生命气息的色彩。那个穿着白色校服的少年半靠在支柱边,正闭着眼休憩,碎光穿过叶隙打在他身上。

经过他身边时,晴忍不住停住了脚步。她先前就见过他几次,隔着人群偶尔能望见的挺拔的身影。太宰治的名字在开学后没多久就传遍学校,他成绩优秀,能言善辩,温柔的歌喉和吉他声征服了很多女生。而除去这些,他本人的样貌也无可挑剔。

这从同学口中的听来的传言太过完美,也太过虚幻而没有真实感。不过是隔壁班的一个男生,一个凡人,她想这类似的说法未免夸大。

过道上没有其他人,或许是出于好奇心的驱使,她趁这个偶然的机会,近距离细细打量这个风云人物。

他确实长得好看,肤色白净,短发微卷,白色衬衫的领口半敞,抱着的双臂纤细得有些像女孩。清秀的面容配上干净的校服,美好得像是高中女生日记里该留着的少年的样子。

晴注意到他半遮在短发中的右耳打着枚耳钉,黑曜石反射着太阳的亮光。

还以为好学生不打耳洞的。她想。不过他是学校乐队的成员,戴耳钉大概也不稀奇吧。

她正认真地欣赏着太宰的美貌,却看到对方的睫毛颤了颤。晴一愣,还没回过神来,就对上了他的视线。她看到那是双鸢色的眸子,是种温柔的颜色,可太宰的眼睛却莫名让她不适。但那感觉一闪而逝,像是错觉。

太宰看着她笑起来,声音和她想象中的矜持温和不一样,懒慵里带着几分勾人的魅惑:“你在看我吗?”

……糟糕,被发现了。晴轻咳一声,想着要不要扯开话题。

而太宰真的如传闻一般善解人意,仿佛看出了晴的窘迫,他主动略过了刚才的话:“我感觉好像见过你。”

晴也不管这话是真是假了,能赶紧摆脱之前的话题才好:“我是二班的,可能以前碰到过。”

“啊,说不定。是隔壁班嘛。”他笑着介绍自己,“我是一班的太宰治。”

“我叫日向晴。”

“日向晴……”他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微笑着眯起眼,“很高兴认识你。”

或许是当时阳光太亮,或许是当时吹过的风在窒闷里带来了一些凉意,或许是他的笑容太美好而具有蛊惑性。她对着那个对她微笑的干净的少年,心跳没来由地快了几拍。

“很高兴认识你。”她说。

 

 

手机铃声的喧嚣将她从半梦半醒的状态中惊醒。她有两台手机,一台负责工作,一台是私人的,此时那台私人机正欢快地唱着歌。

她坐起身,拿过手机。界面上并没有备注,是个陌生号码。她接通电话:“喂?”

“你好。”听声音是个中年男人,语气礼貌,“是日向晴小姐吗?”

“是的。”

“冒昧打扰非常抱歉。”他说话的语速不快也不慢,带着笑意的声音亲切得像邻家的叔叔伯伯,“我是MAFIA的董事森鸥外,或许你听过我的名字。”

晴吓了一跳。森鸥外她当然知道,在他们这辈人还是孩子的时候,他在演艺圈中如日中天,靠着出众的演技打拼出了一片天地。之后接手了MAFIA横滨娱乐有限公司,从台前转到了幕后。这样的大人物会给她打电话本身就让人吃惊。

“是的……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也不是什么大事。”森鸥外说,“我的妻子是意大利人,所以最近趁着假期,我带着她和女儿回她家乡看看。昨天在逛服装设计展时,小女爱丽丝见到您设计的洋装,对其十分喜爱。听闻您现在也正在意大利,如果不介意,能否光临寒舍喝杯茶呢?”

这意料之外的邀请让晴一时间不知作何反应:“这……”

“啊——对了。因为是茶会邀请,虽然也有些为小女而存的私心,我并没有用你留在展会的工作电话,而是向中也君要了你的私人号码,希望没有对你造成困扰。”森鸥外解释完,并没有等晴消化一下,就接着说,“我会将地址发到你的邮箱,希望能尽快得到你的回复。再见。”

“请等——”通话挂断了。

晴沉默了一会儿,觉得还是不要把电话拨回去了。

中原中也是MAFIA旗下的当家歌手,也是她高中的同学,森鸥外从他地方要到私人电话并不难。这份邀请虽然突兀,可也算得上十分客气,只是有些自说自话。不过早就听闻森鸥外爱女如命,这理由用在他身上,算得上十分充分。

晴打开邮箱,浏览完时间和地址。茶会就在明天,和行程表对照后并不冲突。

去也没什么害处。她想。

 

 

 

森鸥外家是气派而华丽的别墅,但晴也算是见过风浪的人,并没有对这感到过分惊叹而失态。门口的管家应该已经被打过了招呼,确认了晴的身份后就领她进了房子。

他们登上镌着青铜蔷薇的楼梯,穿过弯弯曲曲的走廊,最后在一间宽敞的房门前停步。管家说森先生就等在里面,行礼后离开。

晴站在门前,轻敲了几下门板。没等多久,有人拉开了门。

晴觉得自己看到了幻觉。

黑色短发的男生穿着随意的白衬衣和黑夹克,右耳带着耳环,颈上挂着银十字。他那如同笼着薄雾的鸢色眸子在对上她视线的那一瞬亮了起来,像是其中的雾被阳光驱开。

 

惊讶而尴尬的良久沉默之后,晴抽了抽嘴角:“嗯……真巧。”



【出发点是想看这样打扮的歌手太宰。

其实第一章什么也看不出来(。)完全没写出想要的感觉,状态不对,也有剧情进度关系。

我不想再纠结是不是玛丽苏了,想来想去太折磨自己。梦醒那边因为跟原作联系太紧密写得压力略大,希望这篇能放松心态随便写写,就,要求不要太高了。

太久不好好看书,感觉自己的词汇量枯竭,描述写得我十分烦躁而悲伤。

就是想写写谈恋爱。这篇按这个剧情下去我可能怕不是要开车(。

别太期待,真开起来应该是lof绝对不会屏蔽的程度……哦不对,lof的屏蔽标准太迷我就不随便说话了。

刚有灵感的时候觉得写完1W+撑死2W,现在我觉得要真写完,3W不是不可能……不,其实现在想得越来越全字数可能更……不,不要flag。不要。

横滨f4都会出场。其实我也想过写中也乙女,但是不想再新写个女主人设了。本篇含有中也x女主,部分,虽然这条线可以算是be……中也主场的话我绝对能写出很甜的he(可能)总之有点对不起他(。

会不会有02,会不会写完,都是谜,我不知道,看时间看心情。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