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荟

情歌(02)

太宰原女,歌手趴校园趴。

第一次写了中也,敦只给了个镜头芥连镜头都没有。这次不打他们的tag了。

请原谅一个既不追星也没有进入社会的孩子写出来的可能充满漏洞的东西。

昨晚写好的,本来今天还想改改,结果心情很差就算了。

本来就想这篇随便写写,结果还是一边写一边纠结手法,没救了。

其实只想写想写的部分,却写了好多无关。

……………………我想静下心看书……



晴很意外太宰一直记得她,在走廊碰见时,太宰总会率先和她打招呼。即使有很多人围着,他也会越过人群对她微笑。

“你们认识?”同学惊讶地问她。

“啊……算是吧。”晴放下刚刚举起打招呼的手,“讲过两句话。”

他们没那么熟。

但她在不好意思之外,却莫名为之欣喜。

 

 

“森先生。”晴端正地坐在长桌边,盯着放在面前的文件苦笑,“这可真是……别开生面的茶会。”

“茶会有很多种形式。”坐在首位的森鸥外微笑着举起自己的咖啡杯示意,“今天的甜点是一场友好的合作会议。”

“这甜点太过丰盛……”晴轻轻摇头,“我并未准备好一个能装下它们的胃口。”

“请不要妄自菲薄,日向小姐你有这个实力。”森鸥外说得肯定,带着长辈般的鼓励,“请你来这里是经过很多考虑的。”

晴拿钢笔抵着自己的下巴,目光再次浏览过面前的合同。

这份文件的内容如果公开到外界,势必会引起乐坛的轰动。她很清楚这是笔大生意,更清楚自己有没有做到的实力。

但是接下这个单子,她所要考虑的可不仅仅是自己的工作能力。

“是时间表有冲突吗?”身边有人问她。

晴转过头,那个男生正看着她。

他橙色的柔软短发在阳光下泛出一层浅金的光彩,有一缕垂在肩上。男人的眼眸如从前一般,是有些深却依旧很明亮的蓝,像是浪花翻涌的无边大海。

中原中也这么多年来没变多少,仍旧是那样张扬狂气,却美得夺人心魄。转头的那一瞬,她几乎又要以为时间错乱了。仿佛身边还是那个半趴在课桌上,支着脸叹着气把笔记推给她的少年。

但她知道不是。

“没有。”晴摇头,“这个时间我还没接过其他工作。”

“那还有什么顾虑吗?比如……”中也看向坐在晴对面的太宰,太宰也正把目光对向他。中也眯起自己漂亮的蓝眼睛,用故作轻松却暗含杀意的语气说道,“不想见到什么人的话,我也可以让他从你视线里彻底消失。”

在场的都不是傻子,中也这满含针对性的说法大家自然心领神会。但太宰从不吝于回击中也的挑衅:“哇,这可真是过分呢中也。踢掉我,你是想演独角戏吗?”

“总比留着你毁掉整场活动来得强。”中也冷冷道。

太宰还想再反驳回去,坐在他身边穿着和服的银发男人咳嗽了一声。太宰看了看自家上司,按下了和中也对吵的心情,扭过头向另一边的少年吐了吐舌头。白发的少年无奈地叫了声“太宰先生”,随即就感觉到来自自己对面的一道冰冷凌厉的视线。

森鸥外将状况尽收眼底,却依旧当做无事发生地笑着拍了拍手:“好啦,我们是来谈合作的,不要把气氛弄得那么僵嘛。这次的活动,在场的每一位都是重要的一部分,缺了谁都不行。而日向小姐——我真诚的希望您能加入我们,共同完成这场盛大的演出。”

所有人又看着她了,这种情况总会让她有些紧张。

她抬起头,将视线从文件向上移,擦过桌板,划过他的衣领,掠过他的脸,停留在他鸢色的眼里。那是温柔而期待的眼神,但晴知道他的眼神都会骗人。

“是的。”她将视线移开,对向森鸥外,笑着承应到,“很感谢您能给我这次珍贵的机会——”

她逃避了那双眼睛很多年,更逃避了那个人很多年。

“我会努力回应各位的期待的。”

可是如果不直接面对的话,过去的伤口可能永远都不会好转。

 

 

高二分班的时候,太宰成了她的同学。

减少的距离好像只是一面墙,但又好像是什么其它阻碍着他们交流的东西消失了。

打招呼很自然,一起聊天很自然,他对她笑很自然。

 

“你啊——”同桌中原中也敲敲晴的桌板,将她的视线从课本上移到他身上,“跟太宰少讲话吧。跟那种混蛋接触太深,半点好处都没有。”

面对这种话题,晴眨眨眼,选择笑而不答。

“晴你不傻啊!”中也很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其他女生不长眼看上他也就算了,你可别啊!别人不了解他,我还不清楚吗?从小到大他做过的缺德事我能给你列十本笔记本——”

一本作业本啪地拍在了中也头顶,毫不留情,用了十成的力道,差点没把作业本给拍折了。中也被拍得一懵,头顶传来的声音更让他火冒三丈。

“背后说别人坏话可不好哦,中也。”太宰声音幽幽。

中也蹭地站了起来,拿起作业本就回拍到太宰身上,一米五七身高的气势丝毫不比太宰那一米七八的差。

 

这种戏码在班里是司空见惯,全校都知道中原中也和太宰治是命里的冤家对头,一言不合就切换成战斗模式,在发展成动手以前常常被同学怂恿来一场battle。这种对决非常精彩,而且错过一场绝对还会有下一场,完全不用惋惜。

晴去音乐教室听过,这两人虽然不对路,但是歌喉却都是同样的出众。他们都是学校乐队的主力,虽然习惯唱的根本是不同风格的歌,但针锋相对的对唱却和谐、动听而震撼。

 

在对唱结束中也回到教室后,晴递给他瓶水。中也笑着回了声谢谢,将身子向背后的墙一靠,仰头喝水。

“你和太宰总看对方不顺眼,天天battle,只是在折磨嗓子吧?何必呢。”

“直接动手揍他果然更一劳永逸。”中也点点头。

“不不,那个还是算了。”晴无奈地摇头,“你们认识那么久,就……一点和平共处的可能性都没有?你们在同一个班级,又是同一个社团,关系太糟对双方都不好。”

中也耸肩表示无所谓:“我不需要他的好感。”

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就那么讨厌他?”

“是。我讨厌他。”中也毫不迟疑,“我从来没见过那么恶心的家伙。”

“这说法,糟糕程度一下子就上升了。”

“我是认真的。”中也侧过头看她,蓝色的眼睛装进了整个夏天的阳光,在冷色调里带出暖意来。他唱歌好听,不仅因为扎实的唱功和技巧,更是那生来就让人沉醉的、带着一点沙哑却动人的声线。

他用这声音,一字一字,清晰地重复道:“我讨厌他。”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