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荟

一段正文删掉的内容

因为手生虽然当晚修过不过好像还是这样……算了。


深夜十一点,织田作走在空无一人的街头。路灯的灯光犹如浮在空中的幽灵,使夜晚的寒气无端更重了几分。他加快脚步走到熟悉的酒吧前,推开门,沿着楼梯走进令人安心的暖色灯光里。

吧台前有两个人并排坐着,沉默地盯着放在台面上的酒杯。

“呀,织田作。”太宰向他招手。坐在他身边的女孩转过头,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跟了一句:“晚上好。”

“晚上好。”织田作回道,视线在太宰和晴之间来回转了两圈,“你们在干什么?”

“进行哲学性的思考。”

“猜想太宰又在想些什么奇怪的自杀方法。”

两人同时回答。

织田作一言不发地将外套搭在椅背上,拉开晴身边的椅子坐下。

“直接,精准,一针见血。”太宰率先鼓起掌来,打破了酒吧中弥漫开的无声沉默,“不愧是晴,真是了解我。可是这样我不就没法调戏织田作了吗?”

“你也知道是‘调戏’啊?”晴端起面前的酒杯“呵”了一声。

太宰痛心疾首:“晴你变了,你以前应该更加单纯可爱一点的。”

“我一直这样。”

“确实有点变了。”织田作附和太宰的意见,“比如打扮上。”

晴看了看自己的衣裙,犹疑地伸手划过披在肩头的褐色长发:“我觉得……还好。女生到了一定年纪之后,很自然地会想要打扮吧。”

“哦。”织田作点头。

“我们聊的真的是一个话题吗?虽然打扮上的变化是也很明显啦,不过是好的发展方向呢,感觉显得晴更加可爱了,比如那个超少女的发卡——”

“你可以闭嘴了,太宰。”晴冷冷地打断他,无视了太宰委屈的眼神,转过头,“说到打扮,我很担心咲乐,织田作。我听优说了,你完全不会扎辫子,咲乐看到你非常辛苦地给她扎头发,感觉很不忍心,甚至想把头发剪短。”

“可她的头发本来就不长。”

“问题不在那里。”晴揉揉自己的太阳穴,“啊——是说,作为孩子们里唯一的女孩子,我觉得咲乐起码应该培养一点女孩子的审美观……不,我是说……呃……”

“这不是有你吗。”织田作回答道。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