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荟

随心随性

【08】梦醒(太宰BG,黑时ver.)

因为状态真的拖了很久,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在等着,非常感谢了!

这章是昨晚和今天努力写的,删掉了大概两千多字。现在的目标一直是力求精简(会不会太简了)结果还是没有写到自己最喜欢的情节……还差一点点……(哭笑不得)

再不发出来就要明年了,为了我的归档就先这样吧哈哈哈

我一定会写完这个故事的!新的一年会继续加油!谢谢愿意等我的人!



08.

夜晚的横滨有许多光照不到的角落。

穿着黑西装的少年身形单薄,阖上双眼倚在一条阴暗小巷的墙面上休憩。巷中只亮着一两盏闪闪烁烁的灯光,将他清秀的脸映得时明时暗。

“太宰。”

有熟悉的声音在叫他的名字。少年睁开眼,看到立在他面前的身影,她微微皱眉盯着他,背后是沉沉夜色。

他看着少女笑起来。

“晚上好,晴。”


“你加班了?”晴看着太宰疲惫地伸了个懒腰,于是这样猜测。

“正好相反。”太宰闭着眼睛长长叹气,“是没有工作——不,是‘没有有趣的工作’。我快无聊死了,真的无聊得快死了。”

“那算什么新型的自杀方法?”

“不……这样的话根本算不上自杀,是谋杀。”太宰苦着脸,“被无聊的工作谋杀致死。”

“那我该找谁报案呢?”晴配合道,“港口黑手党的首领会处决了这场暴行的犯案者吗?”

“他会给我更多犯人,让我死得更彻底些。”

“听起来真糟糕。”晴摇头,“那么,考虑从无良公司辞职吗?”

“其实我正有这个打算。”太宰一脸认真,“你说……有没有什么既有趣又危险,职场规矩又少的工作?”

“算了,你还是留在黑手党吧。”她啧声,“别去祸害社会了。”


晴刚过完她十八岁的生日,聚会的地点还是原来那个酒吧。安吾因为工作无法到场,这让晴做的蛋糕未免显得浪费了些。她偶尔会喝酒,那天喝得尤其多,等到意识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家里,床头是太宰贴的字条。

如果不是穿出去的那身衣服还好好呆在身上,晴一定会好好跟太宰探讨一下人生。

她快忘了自己来到横滨已经有多久,却清楚地记得认识了太宰多久。

偶尔在出门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晴会愣上好一会儿。

你说,女生会打扮了之后,变化真的那么大吗?晴一边搅拌着杯里的饮料一边向对面的芥川银感叹。

或许吧。银抬起细长的眼眸,微笑着说,但女生要是喜欢上一个人的话,变化一定会很大。

晴呛得咳了好几声,你怎么知道?你谈恋爱了?

银平静地说没有啊,我只是觉得你和太宰先生之间真的没点什么吗?

晴说没有没有我们就是朋友。

太宰先生身边那么多女人,你是我见过唯一一个待得那么久的。银语气里的淡和她哥哥有几分像,却更柔和些。

晴无奈地摇头,如果我不是他朋友,我也没法待得那么久。

其实晴见到太宰和陌生女人在一起的场面不多,而且似乎越来越少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许是他对于这种感情游戏终于觉得厌倦。

太宰很容易对事物感到厌倦。

她在几年里变了很多。会打扮了,变漂亮了,枪法更加精准了,异能范围也更大了。她时常会去一家织田作熟人开的餐馆,他收养的几个孩子就住在那边。时间碰巧的话会和太宰织田作安吾在酒吧聚会,在不妨碍学习工作的前提下也会驻留得久些。偶尔她会和银一起出去逛街聊天,就像两个要好的女高中生那样,甚至有人会过来和她们搭讪,她们温言拒绝对方,转头对视后忽然大笑起来。

她曾一个人孤独地缩进了自己的壳里,是太宰让她遇见了如今她珍视的这一切。

她因为遇见他改变了那么多,可每次她转头向身边看去时,少年却还是从前那个样子。除却更加分明的棱角和无可避免拔高的身高,深邃的眼神和似有似无的微笑不曾改分毫。

或许他的身体在成长,灵魂却早就静止在时光的哪个片段中了。


“呀,织田作!”太宰高兴地向楼梯口招呼,晴也简单表示了欢迎,眼睛却仍旧盯着太宰,眼里几分惊奇几分怀疑几分难以置信。

“怎么了?”织田作走到晴身边的位置坐下。

“太宰是不是给你打电话约你来了?”晴深沉地望着他。

“不,没有。”织田作坦然。

太宰促狭地笑着拍拍晴的肩膀:“愿赌服输哦!”

织田作猜到了几分,他看看晴欲言又止的表情,略感好奇地询问:“你们赌了什么?”

“高中毕业的舞会。”晴语气生硬,“太宰听说了之后一定要去当我的舞伴。”

“然后呢,赌约是‘在不事先约织田作和安吾的情况下,如果他们今天到场的话,晴就要答应我的要求’。”太宰笑眯眯地补充说明。

“安吾还没到。”织田作环顾四周,再看着晴一脸复杂。

“他已经算赢了。”晴不想去看太宰得意的神情,“你来不来赌的是我让不让他参加,安吾先生来不来赌的是我参加那天的打扮由不由他决定。”

“听起来玩得挺大。”织田作接过老板递来的酒,“那如果你赢了的话,太宰要做什么?”

“如果你们两个人中一个没来,他得听我的话半个月,两个都没来就一个月。”

“哦,很公平。”

晴揉揉自己的眉心:“不过安吾先生那么忙,应该不会来吧……因为时间对不上,我也经常错过……”

“比想象中安静呢。”一名学者般的男子出现在入口处,神色有些疲惫。他看向吧台,不出意外地看到了少女的身影,“果然,晴桑在的话太宰会安分一点。”

晴却沉默了,没有说话。织田作拍拍她的背,太宰大笑起来。

安吾感觉自己没有了解现在的状况。

“安吾先生,”晴真诚地说,“我从未像今天这样不想见到你。”

太宰笑得更厉害了。


“别擅自下这种让人为难的赌约啊,真是……”安吾了解了来龙去脉,接受了晴对于刚才唐突的道歉,“刚刚出差回来累得不行,还要被你们这么吓。”

“真的抱歉……”晴继续认错。

“不是晴桑你的问题,这很明显是太宰的错。”

“我只是想去参加符合我年龄的活动而已,织田作和安吾都已经老了,不能理解这种心情了吧。”十八岁的太宰表示理解。

二十二岁的安吾冷静回答:“你只是想去玩而已。”

二十三岁的织田作选择沉默。


安吾刚从东京结束了工作回来,疲惫的身心在接受了一番太宰的二次打击后更加疲惫,决定早点回去休息。

“安吾,我记得你带着工作用的相机?”安吾就要走的时候,太宰忽然这么询问。

“是啊。”安吾挑眉,“怎么了?”

太宰眨眨眼:“来拍照吧!”

“晴桑以前不是拍过吗?”安吾看向晴,再把视线转回太宰身上。

“手机上的照片不过是电子数据,如果删除了,就什么也不会留下。”他的视线掠过酒吧的陈设,和此刻处在这里的人,“我们应该留下一点能够作为纪念的……能够证明,我们在这里见过面的证据……对吧?”

安吾耸耸肩,放下公文包,从包里取出了相机。

太宰立刻摆出了习惯上镜的姿势,向摄像师安吾比划了一下:“要把我拍的帅一点哦!”


晴看着太宰露出时而兴奋时而狡黠的神情,一向深邃沉暗的鸢色眸子被吧台暖黄色的灯光点亮,终于透出了几分与他年龄相符的生气与活力来。

其实这样也挺好。她想。

友情是太宰迄今为止唯一不曾厌倦的感情。



第二天晴醒得还早。原本约了和织田作一起去看看孩子们,却收到他的短信,说是临时有事。只她自己去也行,不过今天却莫名提不起这样的兴致,于是回复说没事,改天吧。

晴本来为此留了大半天的时间,这下一时间没了安排。她翻了翻自己的通讯录,在看到“坂口安吾”这个名字时停下来。

他们认识没多久就互换了号码,平时也算常常见面,在对一些事物的看法上出奇的一致。安吾学识渊博,为人认真礼貌,其实晴有时也有想要去询问或麻烦他些什么事,但存着这个号码至今,却从来没有使用过。

她忽然意识到这点,又觉得自己似乎知道为什么。

晴点开短信,犹犹豫豫了一会儿,编辑了一段文字,“打扰了,安吾先生。我是晴,昨晚的照片能给我一份吗?”。她敲完最后一个标点,确认好对象,选择发送。

即将入秋,天气渐渐转凉,晴看着窗外透蓝的天空,寻思着该去添置一些新衣服了。

手机忽然发出的声响吓了她一跳,她下意识地以为安吾回信了,但对方工作那么忙,不像是会秒回信息的人。不过很快她就知道这是来电提醒的铃声,手机显示是太宰打来的。

晴接通电话,将听筒放到耳边:“喂?”

太宰的语气难得严肃,却还是很平静。声音混杂在风声里,显得更加轻飘。

他说:


“安吾失踪了。”


她听到了什么看不见的、但很重要的东西……崩裂的声音。

晴站在上午明亮温暖的阳光里,忽然觉得全身发冷。



“你其实没有必要来。”

太宰和晴站在横滨海口码头,正好笼在一幢建筑物的阴影里。他揪起眉毛看着晴,似乎是有点头疼。

“我很担心。”晴也知道以自己的立场,这种行为并不符合自己一贯的准则。但她压抑不住自己心里的强烈不安,如果不试着去做点什么……

“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而且好过我这么干等着。”她在太宰开口前又补充道。

“好吧。但是……”太宰想了想,答应下来,又上下打量了一番晴的打扮,“没想到你居然穿了裙子。”

晴愣了好一会儿,高度紧绷的神经一时间转不过弯来。

太宰点点头:“还挺好看的,如果把头发披下来就更好了。”

“……不是,等等,话题为什么到这个方面上来了?”

“因为晴以前不穿裙子的理由就是不方便运动啊。”太宰仿佛对晴的发问反而感到困惑。

“虽然我确实说过,但这和现在的事情有什么联系吗?”

“你做好让黑手党知道你存在的准备了吗?”太宰反问。

她愣住了:“我……”

太宰看着晴。

他背后是翻滚着破碎阳光的大海,咸涩的海风拂过他的衣角。他的右眼仍旧深深掩在重重苍白的绷带下,露出的鸢色左眸没有染上任何情绪,依旧深邃平静。

他看着她。


就像第一次她在那个雨天的小巷里见到他,就像第一次她在那个夜晚的酒吧中回答他。

她早就知道。

如果选择握住他的手,那么她从来就只有一种选择。


“没关系。”她说,意外的平静,“所有人都知道也没关系。”


评论(7)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