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荟

【09】梦醒(太宰BG,黑时ver.)

是的,我,还是没写到我最喜欢的剧情。

而且写出了一段很意料之外的过渡剧情,而且我居然把一段过渡剧情写了两千多字……那什么,原作也挺长的,是吧?(强颜欢笑)

脑子不太清醒,这段剧情合不合适修改时候要不要删掉我再考虑……。

我有点放弃控制自己的字数了。

写了一个下午好几个小时……章节字数历史新低()每次临时蹦剧情的时候字数都迷之超出预期结果独立成章大概是这样的。

我还是乐意开始练习以后多分分段更新的(欠打发言)



09.

“寻找安吾的任务不是由我负责。”太宰先和晴解释了一下自己呆在码头的理由,“我们的武器库被某个组织袭击了,我来这里调查情况。安吾的失踪可能和这个组织有关。他们之前声东击西分散了我们守卫武器库的人手,然后趁机从这儿拿走他们需要的东西。可惜没能从活捉的俘虏地方拷问到什么有用的情报——这外套意外的还挺适合你。”

“一点都不适合。”晴面无表情地披着太宰那件或许是用来增加气势的外套,外套的下摆垂到小腿。

太宰笑笑,继续讲正题:“那个组织的名字叫‘Mimic’,似乎是来自欧洲的犯罪组织,动机之类的还不知道。他们的成员是士兵,训练有素,共同特征是带有一把被称为‘灰色幽灵’的欧洲旧式手枪,大概是象征那样的东西。”

“对黑手党而言,情报匮乏到让人吃惊。”晴记着这段信息里的要点,但并没有什么对于寻找安吾有帮助的消息。

“没办法——谁叫他们的组织成员还有在臼齿里藏毒药的爱好呢。”

晴看向太宰,对上他正盯着她的视线。

“我没那么脆弱。”晴的语气平淡却肯定,她停了停,又挑起眉戏谑道,“要说死亡现场的话,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也目睹过。那时候可没见你这么关心我的心理健康呢?”

“啊啊,是吗?我想那一定是因为那时候的晴没有现在漂亮。”

“别随便秀自己的下限。”

“开玩笑啦——”太宰刚才故作认真的样子转眼被满面笑容取代,“因为是晴我才会关心的嘛。如果是陌生的漂亮小姐,即使下一秒横死街头,我也完全不会放在心上。”

他的语气轻快,内容却让人有些背后泛凉。晴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于是选择了沉默。

她低下头看着手机上最后发送的那条给安吾的信息,毫无任何意外的没有回复。

“不过,我很意外。”在一阵短暂的沉默后,太宰又开了口,“没想到你会那么担心安吾,我还以为你们不熟呢。”

“确实不熟,比起你和织田作的话,我跟安吾先生的交情也只有普通同学的那种程度。”晴放下手机,仰起头,“但是……他和你们一样,都是我重要的朋友。”

“‘一样’……吗?”太宰似乎在自言自语,将刚刚放空了的视线又凝到晴身上,然后勾起唇角,“那如果失踪的是我,晴的反应也是‘一样’的吗?”

太宰笑得很自然,但晴从他玩笑的语调里似乎听出了一点认真的意味来。

“真是让人不安的假设。”

“是吗?”太宰笑着歪了歪头,“我倒觉得是随时可能发生的事呢。比起安吾和织田作,明明我的工作比较危险,可先不见了的人却是安吾——”

“别拿这件事开玩笑。”晴打断他,“安吾先生也是你重要的朋友吧?”

“啊,确实——但是,”太宰眯起眼,唇角的弧度压了下去,“谁知道他是不是这么想呢?”

 

像是冰凉的水从血管里涌上来,携着纷乱的气泡,和压抑在心底的黑色的不安。

“你……”晴下意识想追问对方,开口的声线抖得她自己吓了一跳。

太宰看着她,像是轻声叹了口气。

“人类真的是很复杂呢。复杂到同类无法理解,复杂到自己难以理解。”他看向自己摊开的手掌,掌心的纹路交错纵横,“有些东西,从得到开始就是有问题存在的。就算没有被找出来,但它已经存在于那个地方了。就像靠着某种约定而奇妙地维系着的友情。划开界限,不过问任何隐私和伤痛,但它始终是依附于所有复杂的关系网而存在着的。这种脆弱的联系——只要关系里的一个角,被他所联系的网给牵拉一下……就会从内部开始崩裂。”

他轻轻拢起手指,声音始终淡淡的:“所以从一开始就不要抱有期待,轻易地重视什么。太美好的东西总是虚幻又奢侈,就像一个美梦。但梦总是要醒的。”

晴走近太宰,伸出手,掐上了太宰的脸。

“疼吗?”晴问,语气里毫无关切。

“疼。”太宰立刻坦然回答。

“所以你不是在做梦。”晴肯定道。

“我理解你的逻辑……真的很疼!”被扯着脸致于太宰说话的声音都显得含糊。晴松开手,太宰委屈地揉着被掐的地方。

晴深吸气,稳下心神,声音坚定而清晰:“我是真实存在的,安吾先生和织田作是真实存在的,我们一起度过的时间也是切切实实的存在的。就算‘友谊’看不见摸不着,我们还是能感受到。这些记忆不是你喝醉后产生的幻象,更不是一觉起来就会被忘得一干二净的梦。”

她呼气,放缓了调子说:“安吾先生会没事的,我们只要找到他就好了,在那之前一切都没有定论,别总是做那么丧气的猜测。既然是重视的关系,就更应该好好珍惜呵护不是吗?”

 

太宰像是发了会儿愣,然后半垂下眼眸。他们站得很近,这让晴更清晰地感受到了他们的身高差距。他一直比晴要高,几年下来更是拉开了距离,比她高出大半个头。

他放下刚刚按着自己的脸的手,手指穿过晴有些松散但还束着的长发,指腹擦过她的耳廓,手掌轻轻碰着她的脸。他低下头,将视线的距离拉得更近了些。

她本应立刻挣开这过于暧昧的触碰,却怔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愣愣地看着太宰鸢色的眼睛。她曾夸过那颜色很温柔,此刻他的眼神也一样温柔,认真的伤感的沉重的,笼着雾水一样的眼眸。她听见自己莫名紊乱了的心跳,一下一下,将震动从胸腔传到指尖末梢。

“晴,我啊……”他轻声说,“不喜欢把重要的东西捏在手里。”

“因为会碎掉的。”

 

他移开手,刚刚还扎着的长发散开落到她肩上。太宰不甚明显地向后退了一些,笑着抬起手,手指上挂着晴的发绳。

“披下来效果不错——啊,因为你那么扎着辫子真的太像女高中生了。再加上这件外套,应该可以勉强伪装成黑手党了吧。”太宰上下打量了一番,满意地点点头,“之后我还要去和部下会合,如果你决定了的话,可以跟着我一起去——就说是我的助理好了。”

晴缓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将阻碍视线的长发撩到耳后:“我还以为你要劝我‘放弃吧’。”

“感觉就算劝了也没什么用。既然你连坚持了那么久的隐藏都决定放弃,那肯定是下定决心了。”太宰笑道,“毕竟我很了解晴嘛。”

“我知道,太宰很厉害。”晴说,“厉害到我不知道我能帮上什么忙。我大概只是……不能眼看着失去自己重要的东西,却什么都不做。”

她看着太宰:“我会尽力的。作为你的‘部下’的话,就把我当做刀来使用。你很了解我的异能,需要我怎么做的时候可以直接命令我。”

“真帅啊。”太宰笑着说。

“第一次被你用这个形容词夸……感觉真微妙。”

太宰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提醒“啊”了一声:“是织田作诶——”

晴想到织田作早上的短信,莫名不安起来。

“喂,织田作?真难得啊,你居然会打电话给我,是忽然想到什么笑话——”太宰兴高采烈的声音戛然而止,“你是要我阻断他的逃脱路径吗?……好的,我马上过去。你别追得太紧了。”

太宰挂掉电话,晴立刻投去紧张的询问视线。

“织田作被狙击了。”



我觉得去年入了这篇坑的朋友很不幸()你们赶上了我状态很差的时候

啊我现在状态不算好不过好歹终于在好转了……啊……大概…………

以及我有点考前焦虑了,还有期末综合症吗

第一次发居然忘记打tag的我真是彻底傻了

评论(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