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荟

世界真美。

【胜茶】平行时空论

很不擅长掐着日子写文,这也是我的第一篇情人节贺文,致我第一次如此喜爱的cp。

十杰paro+原作paro

十杰ed很可爱,可我想来想去只想出了这一个相关梗,没有具体一点的设定对我来说太难了。结果这个梗还是很难写(。)就故事内容本身已经不想再多说什么了,我选择逃避

时间紧张还是写出来了,写到一半差点放弃(。

状态很差,故事详略节奏等等掌握得不太好,文笔一如既往让我悲伤,ooc努力挽救了,最后还是在崩溃边缘。我选择爆炸。

最后,新年快乐!以后想更多地写他们w


失重感。

远方隐约传来缥缈的呼唤声,不知方向,不知来源,虚幻似一触即碎。

胸口像是压着重物般呼吸困难,视线忽而清晰忽而模糊。她感觉自己在下坠,一直下坠。包围着她的宇宙浩瀚渺远,身边数以亿计的星辰闪烁。她想伸手抓住其中任何一点亮光,可那些光点像泡影从指缝间溜走破灭。

——是终点吗?

——这样坠落下去的话,会到达哪里呢?

-

丽日睁开眼睛。

-

在第一束光穿透视野里的长久黑暗时,四周响起谈论声、笑声、泣声。空气很温暖,有微风携着阳光的气味扫过她的脸颊。五感随着意识的醒来而复苏。

附近有很多人在,是同学们吧。她大概正躺在病床上,让大家担心了。有人坐在她的床边,紧紧握着她的手。他的掌心炽热,指尖却微微发冷。

那是谁?她转动视线,模模糊糊地看到他背后阳光给他镀上的一圈轮廓。

“……丽日?”他开口叫她的名字,嗓音沙哑,比平时都来得低沉,像是还在发愣,带着不确定和一点点从僵硬里挣扎出的讶然。

这声音穿透了四周所有的混乱到她耳边,清晰到她能听得清这发音的每一个细节。

“丽日。”他又重复了一次,带着如释重负的喜悦,同时将她的手握得更紧了,“太好了……”

绝对是认识的人,声音很耳熟,可又让她觉得莫名陌生。丽日努力眯起眼,试图再看得更清楚点。

泛着特殊光泽的三四串颈饰,羽毛簇拥成的领子,耳垂上红色的勾玉。再往上是比那对勾玉耳饰还要鲜明的、血红的眼眸,爆炸式的浅金短发。平日里桀骜锋利的神气带着点疲倦收敛了些,是难得温和的表情。

那个紧紧握着她的手的人,那个呼唤着她的名字的人。

丽日愣愣地看着他,不知是惊吓还是惶恐。

“爆豪……同学?”

-

周围的阳光朦朦胧胧的,但对于刚从黑暗视野里脱出的她来说,仍旧显得过分刺眼。在睁眼的同时,她听到伙伴们惊喜的声音,有人慌慌张张地跑动远去的声音。

“小茶子,还好吗?还感觉不舒服吗?”是梅雨啊。丽日转过视线,看到友人关切的眼神。她想回应对方的关心,想笑着回答说没事,但身体沉重得很,她控制不了自己的表情。

她在自己目之所及范围内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下意识地叫出了自己此刻最想见的人的名字:“……胜己。”

刚刚因她的醒来而有些活动的周遭人群忽然安静下来。

会不会是叫错了啊?这是众人的第一反应。

“胜己。”丽日又重复了一次。声音很轻,因为她刚醒而透着种虚弱。

在场众人登时怀疑起了自己的听力,把目光投向了听力最好的耳郎,又从耳郎同样呆愣的眼神中受到了惊吓。

于是他们齐刷刷地把目光对准了靠在病房门框上的爆豪。因为门离病床不远,安静下来后的第二声呼唤他也听了个清楚。此时爆豪也一脸活见鬼地透过同学给他让出的空隙瞪着丽日,不明白这家伙是不是被战斗中的冲击波给弄傻了。

丽日看着爆豪,却虚弱地微笑起来:“太好了……”

-

这是梦。

丽日御茶子看着眼前的帐篷,和帐篷里充满异域风情的装饰,还有穿着各式奇特服装、持剑的同学,如此告诉自己。

可是手中的触感和温度太过真实,连身上的伤口因为移动而带来的痛感也在告诉她这是现实。

“‘爆豪君’?”站在一旁的轰感觉到了不对,他看了看爆豪,又看了看丽日,“你们吵架了吗?”

“才没有!”爆豪朝他吼道,这种说话方式倒是给了丽日难以言说的熟悉和安心感。

“可能是因为受了伤有点记忆混乱吧。”梅雨担忧地看着她。

“那个混蛋魔王……”爆豪咬牙切齿,“下次再见到,我一定宰了他!”

“可是,预言说会杀了魔王的是绿谷呢。”

绿谷意识到这绝对会让爆豪更生气,赶忙想要解释:“预言说是勇者,不一定……”

“那个……”丽日开口说话,有些尴尬地打断了他们,“请问……这是哪里?”

-

经过医生的检查,确定了丽日并没有大碍,只要好好休息就行。在检查过程中她一直很安静,没有说话。

病房里只有几个同学在,毕竟事发突然,只有共同执行任务的人知道情况。按理说爆豪是不会为了同学受伤这种事而呆在医院等她醒的,但丽日这次受伤是因为,在爆豪正忙于对付敌人时帮他挡了一次攻击,于情于理他都该留着。

丽日刚才那莫名其妙的叫法和她不似作假的眼神让爆豪感到很烦躁。他本想等她醒来道个谢就走掉,这下却想等医生走后问她个清楚。

医生刚离开,丽日就在梅雨的帮助下在床上半坐起来。爆豪手插在兜里,皱着眉走过去。

丽日捧着杯水,上下左右打量了一下周围环境和同学的打扮,眨了眨眼:“这是哪里?”

-

在那个魔法世界里,有一个传说。

在整个宇宙中,有无数对应存在的平行世界。不同的平行世界中却可能有一模一样的人,他们会有同一副样貌、同样的性格,甚至可能共一个灵魂。

-

丽日确定了,这不是她的世界。

这个世界像童话一样,有各种魔法和传说。所以伙伴们虽然有点吃惊,却很快地根据传说找到了合理解释。

故事主线是正义的勇者为了世界和平想要打败魔王。她是勇者小分队的一员,队里的伙伴中会有一位是预言中能斩杀魔王的勇者。他们目前正在去讨伐魔王的路上,而她因为之前收到了魔王的伏击而受了伤。

这个世界的她,丽日御茶子,是个巫女,而且还是那个爆豪胜己的……

-

丽日把手中的茶杯浮在空中,用诧异的眼神打量着:“感觉,你们所说的‘个性’,和我的世界的魔法很像。”

丽日双手合十解除了个性,一边的梅雨伸出舌头卷住了掉落的水杯。

“不过,我会很多魔法呢,这个世界的我只会一种吗?”丽日低头看着自己指端的肉球,“呀——不过,传说是传说,真的到了另一个世界这种事,还真是让人吃惊呢。”

“在那个世界里,我们也都认识,是吗?”绿谷问道。

“对哦,大家都是为了打败魔王而集结起来的伙伴。”丽日挥了挥拳头。

绿谷看了看爆豪那因为得到了一部分解释而缓和了点,但仍不好看的脸色。

“那丽日……同学。”不知该不该继续如此称呼,绿谷犹豫着问道,“你和那个世界的小胜……我是说胜己……”

“啊,我知道,那个世界的你也是这么叫他的啦。”丽日眼光流转,笑着看向爆豪。

“我和胜己是恋人哦。”

在丽日的微笑里,整个病房一片寂静。绿谷出久觉得再数三秒,室内烟花就要爆炸了。

-

“不知道怎么回去吗?”丽日失望地看着八百万,看起来非常伤心。

“毕竟是‘传说’,而且在这事之前,我们都不确定是不是真的。”八百万安慰道,“嘛……总之,先适应下来,没事的。既然你也认识那个世界的我们,那这里的大家也都是一样的,平常地看待就好。”

“其他人倒……还好啦。”丽日慢慢地扶着额头往下趴,“只是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爆豪君……”

“你们不是恋人吗?”

“不是啊!”丽日连忙不好意思地解释,“那个世界的我们只是普通同学而已!”

八百万显得有些理解了:“这样确实很难办呢。”

此时爆豪正好和伙伴们商量好了计划,向丽日走过来。她下意识地摆手打了个招呼:“啊!爆豪君……”

爆豪脚步一顿。

看那表情,丽日觉得自己大概做错了什么。

“你……”爆豪皱着眉看她,“叫我胜己。”

-

“就算你这么说,”爆豪强行压抑怒气,“不许叫我胜己!”

“诶——可是,”丽日一脸委屈,“我平时一直是这么叫你的!”

“那个世界是那个世界!我又不是你男友!”

丽日看着爆豪,眼里泛起点点泪光,伸手去抹眼睛:“抱歉,可是我……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又刚刚受了伤从噩梦里醒过来……我真的很想胜己,我……”说着就像是哭了起来。

爆豪觉得病房里的空气一下子就不对了。

“小胜太过分了!”上鸣第一个跳出来打抱不平,“不就是叫个名字嘛!你这么差劲的性格要是能交到小丽日这么可爱的女朋友,是你运气好!”

“敢这么叫我,你是做好了受死的觉悟吧白痴脸?”爆豪语气森森,上鸣被吓得顿时一怂。

“就是啊爆豪!”切岛向来是不怕他的,此时勇敢地站了出来支持上鸣,“丽日这种特殊情况,身为男子汉应该照顾她的心情啊!”

身边附和的同学更多了。

爆豪寡不敌众,虽然很有把这些人一一炸一遍的冲动,但理智告诉他医院并不是个合适动手的场合。他带着怒意把视线投向罪魁祸首,丽日向他灿烂地微笑,然后伸出手:“那么,能多陪我一会儿吗?胜己。”

-

“没事啦,你就叫他胜己吧。”芦户无奈道,“你不这么叫,现在大家才觉得不适应呢。”

丽日讪笑着挠挠头:“这样吗……”

“是啊。”芦户整理着晒在挂绳上的被褥,“叫法生疏了,还刻意保持距离,简直像是夫妻吵架了一样。明明你们连晚上睡觉都是在一起的。”

“哈……哈?!等等!”丽日悚然一惊,“睡……睡一起?!”

芦户意外地看看她:“对啊,怎么了,很奇怪吗?”

“我和……爆豪君……我……”丽日吓得都不会说话了。

芦户不明白她震惊的点在哪里:“以前,晚上都是爆豪抱着你睡的啊,还用那个披风盖……”

“别说了!我不想听细节!!我不是要听细节!!!”丽日捂着自己发烧的脸蹲下身,“这……太不好意思了啊!”

芦户依旧很纳闷:“可是大家都习惯了啊?”

丽日把自己的脸深深埋在双膝间,觉得是真的没有胆子回去见爆豪了。

-

看到丽日状况还可以,同学们就陆陆续续地离开了。在其他人全部走后,单人病房里就只剩坐在床上的丽日,和坐在椅子上,满脸阴沉随时都可能爆炸的爆豪。

丽日用新奇的眼光四下打量,终于爆豪忍不住开口:“喂!你叫我留下来什么意思!”

丽日低头,戳了戳手上的肉球:“这个穿越只是意识的改变,身体还是这个世界原本的那个,可能只是意外产生的意识错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纠正回来。”

“所以啊。”丽日笑着抬起手摆了摆,“当然要趁着这个机会,去更多地看看这个世界啦。”

-

她在草坡上找到了爆豪,他正坐在草地上看着远方,不知想些什么。看到是她来,也没有露出常见的怒气,显得相当平和……可以说是温柔。

“分开睡?”爆豪皱眉,“为什么?”

丽日看对方像是对于要改变理所当然的事而觉得不解一样,一时间更加说不出理由了。

“身体还是原来那个,又没什么关系。只是躺在一起,我不会碰你的。”爆豪似乎也不太懂她担心的缘由,“还是说,你信不过我?”

“不是信不过!”丽日双颊绯红,“可是……没有成年吧!”

爆豪愣了愣,难得露出了困惑的眼神。

-

“哦,你已经二十岁了啊。”爆豪挑眉,“老阿姨。”

“真过分。”虽然这么说,丽日却笑得相当开心,没有半分生气的意思。

因为伤势并不是那么严重,主要是冲击影响到了脑部,才需要进一步的住院观察。丽日在有爆豪陪同的前提下,出来走一走这样的事还是很容易就得到了许可。她从衣柜里找出件白色的连衣裙,再穿了件咖啡色的短外套,走在同样穿着便装的爆豪身边莫名和谐。

“说起称呼啊。”丽日眯起眼,笑得有些促狭地看向爆豪,“胜己可是会叫我‘御茶子’的呢。”

“呵,感情真好。”爆豪不看她的表情,持续冷漠。

“那可也是你诶!就算不是同一个世界,外貌、性格,甚至灵魂也该是相似至共通的。”丽日噘嘴,走上前两步挽上爆豪的手臂。

爆豪一惊,立刻抽开自己的手:“你!”

“啊啊,真过分。”丽日摇摇头,“虽然在我跟你交往以前你确实也是这副德行……但是一时间又恢复成了这样,就觉得很不适应。”

-

“因为……我和爆豪同学只是朋友,平时没什么交集,更不要说表现得多亲密。”丽日犹豫着措辞,手指有些紧张的拉扯着衣角。她戴着一双皮质的手套,身上的巫女服也不是她平日可能做出的打扮。

“这里的爆豪君……胜己,是和那个世界的爆豪同学不一样的。虽然,其实我理解你的心情,可是这样太奇怪了。忽然间就要像恋人一样相处了什么的……觉得很不适应。”

 

“我知道。”爆豪看着她,语气平静,他的眼神很清醒,“我知道,你们是不一样的。”

-

“就算有一样的外形、一样的性格,甚至同样的灵魂,但是所拥有的记忆是不一样的。”

“正因为共同度过的时间里所得到的特别的记忆,所以她独一无二。”

“就算再像,我也不会把你当成她。”

-

爆豪胜己一字一句地说,语气肯定。

丽日御茶子站在他面前几步远,看着他认真的表情,然后笑起来。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真是像啊。”

-

“是吗……胜己是这么想的啊。”丽日拉了拉自己的巫女帽,将视线又移回爆豪脸上,像是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起来,“因为,如果是我的话——”

-

丽日看着爆豪微笑,街头的风吹动她茶色的短发,带着她的裙角在风里舞蹈。她双手背在身后,逆着阳光,眼里闪着温柔而明亮的光影,倒映着他的样子。

“可是,我啊——”

-

“不管哪个时空的他,在我眼里一样是他。”

“我爱的人就在我眼前,让我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

-

 

 

夜色降临。晨光破晓。

-

醒来时,原本空荡荡的怀抱又填满了熟悉的温度与质量。爆豪微微睁眼,入目曦光明亮而温暖。

少女在他颈窝蹭了蹭,声音因刚睡醒还带着点迷糊:“早安……胜己。”

“……嗯。”他复又合上双目,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欢迎回来。”

-

丽日睁开眼,看到的是熟悉的空白天花板,这样现代式的感觉让她安下心来。

“醒了?”爆豪的声音吓了丽日一跳,让她又产生了一种时空混乱的错觉,不明白何以她会在这样一个美好的清晨,睁眼就听到爆豪的声音。

丽日确认自己穿着病服,手指是熟悉的手指,这才有些战战兢兢地从床上坐起来,同时拉高了被沿盖住大半身。她转过头,就看到坐在床边椅上的爆豪。

果然是时空错乱了。丽日忽然冷静下来。这场景一定是因为她穿越到了其他世界。

爆豪见她迟迟不说话,但看样子也没什么问题:“没事我就走了。”

“等一下!那个……”丽日看着爆豪站起身,“你……在这里呆了多久?”

“哈?”爆豪站住脚步,皱着眉看她,“是你让我在这儿陪你一晚上的。”

我说了你就那么乖吗?这不是爆豪的风格,果然还是世界不对。丽日继续冷静分析。

“你脑子有问题吗?我去帮你叫一下医生?”

“不不不没有。”丽日尴尬道,“那个……我是……因为什么入院的?”

爆豪准备转身:“我看还是去叫一下医生比较好。”

“我是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地要去叫医生啊!”爆豪怒道。

丽日被爆豪一吼,忽然安心下来:“嗯,是爆豪同学呢。”

“……”爆豪面向她,“你,恢复正常了?”

“嗯?……大概。”丽日握紧拳头,再张开,“我是因为战斗受伤而入院的吧?”

爆豪肯定地应了一声,神情忽然有些不悦。

丽日立刻想到了什么,慌忙辩解起来:“啊!那个,当时是因为你正在对付敌人,那个攻击角度你对付起来很不利!不是因为不相信你!只是我刚好离得比较近,所以下意识就……”

“你干嘛这么着急,我又没生气。”

“我……诶?”丽日愣了愣,眨眨眼。

“不管怎么说,你是因为我受伤的。”爆豪用手压了压自己的后颈,转过身去,“你没事就好了。”

“诶?那个,”丽日还没有习惯爆豪那么好说话,“辛苦你在这里陪我,胜己……”

正握住门把手的爆豪动作一顿。话刚出口丽日就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正想做些补救,就听到爆豪的回答:“啊——那个,不客气。还有,这次……”

“谢谢你了。”爆豪半回头,眼角眉梢仍是熟悉的桀骜锋利,“御茶子。”

最后一个名字他刻意念得重了几分,像是在和某人较劲似的。说完后他就拉开门走了出去。

随着门嘭的一声关上,清晨的病房和走廊一片安静。

丽日抬起手,掩住脸,脸上灼热的温度从手指掌心一点点渗入全身。

爆豪背靠门站着,冰凉的手背贴着像是要整个烧起来的脸颊。他却嘴角扯出了带着几分骄傲的胜利笑容来。

“赢了。”

 

 

END



爆豪同学,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与自己斗,其乐无穷。

评论(7)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