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荟

【凯狐】围笼

现代AU。不甜。写得有点压抑难过。

可能像家庭伦理剧 

为想写的片段而扩充完全文的又一典型。

最近试着放松下来写东西,很遗憾又失败了一半……。


盛夏的阳光热得吓人,只有知了还不知疲倦地发出令人烦躁的鸣声。刚一放学,金就嗷嗷直叫地拖着凯莉去校门口的冷饮店。凯莉本来是没心情的,无奈紫堂有事提早回家,好学生格瑞被老师叫去帮忙。

和金独处的机会也难得,凯莉也就没拒绝好友的邀请。

 

冷饮店的冷气开得很足,隔着一层玻璃的街道曝晒在烈日下,与店内仿佛两个世界。金要了大份的冰淇淋,凯莉点了杯冰汽水,两人一边吃着一边聊七聊八的。

“说起来,”金抬起头,“我姐姐马上就生日了,送她什么礼物我还没想好。”

凯莉想着金那个热情开朗的姐姐的模样,随口回:“她喜欢什么你就送什么呗。”

“可那些东西她都有。”金苦恼地挠头。

“反正你是她最重要的弟弟。”凯莉轻飘飘地说,“你送什么她都会喜欢的。”

“虽然这么说啦……”

凯莉一手撑着脸,另一只手用吸管拨动着杯里的冰块。她垂下眼,看向杯沿上夹着装饰的柠檬片。这汽水不知道加了点什么,看起来是浅蓝色的,细小的气泡吸附在冰块上,或从底层悠悠地浮到水面。她盯着那些气泡,耳边是金逐渐融在四周人群喧哗里的声音。她没来由地觉得烦躁。

“有时候真羡慕你有这样的姐姐。”

金有些诧异,他停了一会儿:“凯莉有兄弟姐妹吗?”

——没有。

凯莉无数次这么回答过这个问题。金色的阳光洒满外面的街道,店里冷气的温度对她来说有点低了。她看着杯里的冰块,浅蓝色的汽水,杯沿上的柠檬。

“有。”她说,语气漫不经心地,蓝色的眼眸盯着被自己搅动的冰块,“我有个哥哥。”

 

 

鬼狐天冲比凯莉大一级,是学生会的会长。他成绩优秀,说话有分寸,办事能力强,在校人缘也很好。而凯莉是出了名的魔女,家境好,长得漂亮,性格乖张,能说会道,很难从她这儿讨得什么好。

不少同学知道他们认识,但没人知道他们是兄妹。

 

凯莉几乎没跟人提过她有个哥哥,她也很少承认这点。

他们没什么血缘关系,只不过是凯莉的父亲和鬼狐的母亲再婚了,她才不得不和他同住一个屋檐下,再加上他长了她几个月,她才不得不把他当哥哥。
家人或亲情,在她眼里都可笑得很。

 

凯莉早知道她的亲生父母都不喜欢她,母亲为了方便再嫁人不愿意拖她这个累赘,而父亲纯粹当她是个可以用来炫耀的娃娃。只要漂亮可爱就够了,他也不缺养个孩子的钱。

她家很大,但很空旷。她有很多很多的时间是一个人在家里走来走去,从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拖着一个和她差不多高的兔玩偶。

她八岁的时候父亲再婚,继母是个温婉的女人,待她不够亲热但客气。比凯莉大一岁的继母的儿子,她该称为“哥哥”的那个男孩,挂着凯莉常常能从镜子里看到的笑容,向她介绍自己。

他们是同类。区别不过是鬼狐比她更善于伪装罢了。

所以她讨厌他,如同有时她也憎恨自己的这一面。

 

 

凯莉打开家门,玄关放着另外一双运动鞋。她走进客厅,不出意外,又有些出乎意料地看到站在桌边的鬼狐。

“哟,会长大人,今天回来得那么早呀?”凯莉把自己的包扔开,笑着打招呼道。

鬼狐看了她一眼,又将目光重放到手中的纸张上,语气平平淡淡:“没事就回来得早。”

换做管家就该担心小姐回来迟了,但鬼狐向来不干涉凯莉的自由。他也懒得在凯莉面前摆出客气礼貌的姿态,反正对方也不会领情。

凯莉凑到他身边,看他手里拿的纸。是信,而且不用两行字,凯莉就能断定那是封情书。她心里的烦躁感莫名扩散开来。

“不就封情书,你看那么认真干什么?”凯莉冷笑,“还要认真琢磨怎么回信?你喜欢这女孩?”

鬼狐这次看都懒得看她:“和你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我们好歹是一家人,你喜欢上的人以后也会和我变成一家人。”

“照你这么说,你收到的那些情书我也该张张过问?”

“就那些信?你想要的话我送你都行。”

鬼狐转过他金色的眼瞳,半嘲笑半冷淡地看了她一眼:“可怜。”

凯莉不知道他这话针对的是她还是送她情书的人,但她最讨厌别人对她说这两个字。她抢过鬼狐手里的信撕成两片四片八片,鬼狐只是看着她把碎纸扔在地上,目光从始至终都很平静,甚至没有半分要阻止她的意思。

他大概习惯了。从小凯莉就会抢他喜欢的玩具,抢来后腻了就把它弄坏。她不会为此找任何借口,还会笑着嘲笑一下鬼狐的喜好。一家之主的父亲比起毫无血缘的鬼狐,多少是更向着凯莉的。凯莉装乖巧的本事也不亚于他,而他是哥哥,应当让着妹妹的。

凯莉觉得很可笑,于是她也笑了出来。她看着鬼狐:“喜欢你的人真是白瞎了。”

 

 

她家很大,家里只有她一个人。鬼狐搬进来后就成了两个。

起初她有点高兴,因为那么大那么空的房子里终于不只有她和那些毫无生气的玩具。有另外一个会和她说话能和她玩游戏的人了,能有一个或许会真心对她给她爱的人了。

但他对她笑,戴着面具,说着客套得体但疏远虚假的语言。

所以她抢来所有他在意的东西,然后毁掉它们。

她喜欢看见鬼狐对她露出愤怒的神情,就像狐狸被逼急了终于露出它尖利的爪牙。那样的鬼狐是真实的,不再戴着虚伪笑容装饰的面具,她觉得那样很好。

 

鬼狐并不是什么心胸宽广的人,只不过他很懂得忍耐。但年龄尚幼时控制力还不很好,而凯莉又是那样花样百出地挑战他的容忍度。

一开始他很容易生气,用各种他所能想到的尖利语言来指责她,而她也用同样的方式回击。他们吵架的声音响亮地回荡在整个房子里,从凯莉一个人看电视的客厅到她一个人玩玩具的房间。这里原来是死的,另一个人的存在让它活了过来。

到晚餐点的时候,凯莉就把自己闷在被窝里不出来。楼下的父亲听着鬼狐的说明,他对这小孩子过家家的麻烦没什么耐心,但在鬼狐母亲面前也不好显得太过不耐烦,就简单地说了两句让鬼狐让着点妹妹,让鬼狐叫她下来。

凯莉听见脚步声一下一下地靠近自己的门口,从被窝里探出脑袋。鬼狐打开门,脸上全是装作不在意,但还是不服气的模样。她很喜欢看鬼狐这对她妥协的样子,这样真实得近在咫尺。鬼狐说爸叫你下去吃饭,凯莉笑着说好啊,你抱我下去,鬼狐说你那么沉我抱不动的,凯莉冲下床一把把自己挂在他身上,笑着佯怒道你说谁沉啊!

她心安理得并喜悦地接受着鬼狐给出的一切陪伴与退让。她没有可以诉说真心话的好友,没有随心所欲玩耍的自由,没有人会给她爱。她除了房间里的玩具什么都没有,这个家的一切都不是她的,但鬼狐应该要是她的。

 

但鬼狐和她所有过的一切玩具都不一样。他是和她一样的人,他会长大。

他再不会因玩具被抢走而被凯莉激怒,更不会因此而再把目光停留在她身上了。

 

鬼狐从初中开始选择了住校,况且差了一个年级,放学时也很难碰见。家算不上很远,凯莉不喜欢学校的宿舍,所以照旧天天回家。周五放学鬼狐也不和凯莉一块儿坐司机的车回去,而是和他的同学一起去公交站。

回去后,家里又是她孤零零一个人。偶尔父亲和继母会在,对着他们做戏的也就她一个人。

鬼狐的房间在她房间的对门,周末回房间路过时他就向她打个招呼,就像他在学校里遇到她时那样平淡疏远。

她不难理解鬼狐想摆脱家里束缚的想法,但她讨厌鬼狐离开她控制的感觉。

 

那就继续去抢夺。那些玩具不再重要的话,抢夺朋友送他的礼物,占有他更多的时间。他应该看着她。

他应该是她重要的玩具,不该把视线放在除她以外的人身上。

可他毕竟是人。他何止会长大,或许终有一天他会长出翅膀再不回来。

 

鬼狐长得好看,右眼角有一点痣,白色的短发刚触脖颈。他笑起来的时候会稍稍眯起眼睛,眼瞳中黑色的星形也弯起。他声音好听,他也总用这声音和女生说些好听的话。喜欢他的女孩不少,凯莉还听过同班女生悄悄地议论他,说鬼狐学长人有多温柔,女生笑得羞涩而喜悦。

凯莉隔着窗户看另一栋教学楼那边的鬼狐,他是人群的中心,他笑着和那些人讲话。而她一个人靠在窗边远远地凝望他。

凯莉忽然觉得自己是栓不住他的,这是个总会发生的事实。没有她他反而更自在。鬼狐也从不曾向人提他有凯莉这个妹妹,他们的性格和处事方式是那样相似又相反。

她看着楼对面,只觉得心麻木得发痛,哭不出也笑不出,像是内里一片空荡。

他会长出翅膀,挣断她强加给他的束缚。所有梦和故事的结尾都只她一人。

 

 

凯莉推开鬼狐房间的门,他站在床边的书架前,半垂着头翻看着本书。他的神情很平静,像是他早就在那里一样。傍晚夕阳的光晕从他背后照来,将他金色的眸子显得更暗了点。

凯莉敲敲推在一旁的门板:“我饿了。你做饭吧。”

鬼狐翻了一页书,语气淡淡的:“不早了。出去吃吧。”

“还来得及。”凯莉说,“门口的菜我吃腻了。”

鬼狐皱眉看向凯莉,她向他走过来。

“你在生气刚才的事?”凯莉问他。

“你觉得呢?”

“好吧。”凯莉看起来很无奈,“你要情书的话,我给你写不就得了。”

鬼狐沉默地看了她两眼,最后转头走向床头柜,去放刚才手中的书。

“鬼狐。”

背后凯莉在叫他的名字,她总这么叫他。

鬼狐转过身,猝不及防地看着凯莉向他抱了过来,把他扑倒在床上。她趴在他身上,双手支在他脖颈两边,双膝陷在他身侧的被子里。他也陷在其中,金色的瞳孔因惊讶而微缩,细软的白色发丝在被单上散开。

凯莉俯在他身上看着他,夕阳的光在鬼狐脸边镀出柔和的轮廓,她低下的脸却在阴影里,宝石般的蓝眼睛在影里显得幽暗。她黑色的长发盖过耳边向下坠落,覆过他散乱的发丝。

“你想要情书的话,我可以给你写。”

她慢慢地说,声音轻而温柔,像是对恋人耳语。鬼狐很了解凯莉,也正因如此为她的认真而震惊困惑。

她看着鬼狐,然后又笑了,更低更低地向他俯下身去,直到他也被盖在她的影子里,那无数次看着远方的金色眼眸里全是她的样子。

“因为我爱你啊。”

她说,像是有微弱的光照进眼睛里,神情稍稍生动了些。

“因为我爱你。”

她的眼里和笑容带着孩子气,但声音和姿容却透出女性的魅惑。

凯莉向他贴近,直到他们之间的距离缩减到零。

她轻声笑着,轻声呼唤着,

“我亲爱的哥哥。”

 

 

 

 

END


还是稍微提一点自我解读吧。

全文包括旁白都主要是从凯莉视角写的,我不认为她理解鬼狐。他们或许了解彼此,但没有试过理解。

我本觉得把鬼狐忍耐度写得那么高还有表现得过于冷淡不太符合他人设,但想来想去这个背景下也只能如此。因为他聪明,所以他退让。

没想过再从鬼狐视角再捋一遍故事,难受。

凯莉不曾被爱,也不知道如何去爱。鬼狐对她足够特别,但她选择和他相处的方式明显自私而错误。结尾想表现的不知道能否感受到,她长大了,但很多方面的固执认识还像个孩子。

标题能理解就体会体会吧,不说了。


互怼兄妹的温馨日常多好,我为什么要折磨自己……。

评论(1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