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荟

【12】梦醒(太宰BG,黑时ver.)

如果我不乱推翻章节计划的话,大概还有三四章能写完正文。

这个月可能不怎么会再写了,因为下月初有考试。


“……然后,”织田作沉默了一会儿,用不太确定的语气复述,“你就走了?”

“不然要留下来陪他一晚吗?”晴摆手,“我一没有这个自信,二没有这个准备。”

织田作停了一阵子,干巴巴地发表了看法:“挺好的。”

“语气太不真诚了织田作。”

“不……我只是……”织田作措辞道,“有点意外。”

晴笑起来,带着无奈和其他分不清的复杂情绪。

“谁说不是呢。”

 

他们站在洋食馆侧面的梯台上,平台连着的走廊尽头是孩子们住的地方。晴靠着栏杆,织田作站在一边。雨后清晨的空气中水分过于饱和,使天气比平时显得更冷了。织田作看着晴略显单薄的衣衫在风里颤动,忍不住地有些担忧。

“虽然这么说像是在和你咨询恋爱烦恼,”晴抓头,“不过……真到了这种自己也有点混乱、找不到支撑点的时候,果然第一个想到的还是织田作啊。”

“不过我可能帮不上什么忙,很抱歉。”

“不会啊,‘织田作存在’这件事本身就让我觉得很安心了。”晴笑着说,然后笑容又褪下去,换上了苦恼的神色。她像是责怪自己不争气似的敲自己的额头:“啊啊——太丢脸了!居然直接跑掉了……唯一值得称赞的是我离开的时候还记得把自己的伞带上了。”

“是害怕听到回答吗?”织田作问。

“那是肯定的吧。先不论对象是太宰,我可是第一次向男生告白……”她说到这里停了停,“因为害怕得到的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如果失败,反而会连正常交流的机会也失去……不正是因为这样,才会害怕告白的吗。”

晴尽量自然地仰起头看天空,也希望能用这种动作避免让织田作看到她此刻的表情:“不过,其实这也是‘多余的事’吧,说不说都没有区别。太宰那么擅长观察人心,我这点小心思,他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或许因为是当事人,反而看不清楚。”

晴只是笑笑。一时间又没有人说话。

今天他们时常停顿沉默,似乎原本正常的机械有什么零件缺失或损坏了。分明看不到其内部的变化,却感觉得到仪器的运行变得艰涩困难。分明觉得很焦躁,可又有像是被宿命缠绕着一般的无力感。

“呐,织田作。”晴忽然开口叫他。她盯着织田作,偏暗的金眸底处流淌着明亮的光,“你一定想过的吧。”

她一字一句地认真地说着,目光直直地扎进那双褐眸中的无底空洞里去。

“如果有一天离开了黑手党,你想做什么呢?”

织田作愣住了。风拂过他偏褐的红发,同他原本平静的眼神般起了波澜。

“我……”他思考了好一会儿,最后慢慢地说,“想找一个看得见海的房间。”

 

织田作戒烟已经很久了,自从他收养了那些孩子后就再未抽过。可此刻他难得觉得紧张到想来一支,却又为自己的紧张而感到莫名好笑。

“我以前是个职业杀手。”织田作的音调一贯的平静,“嘛……像你能想象到的那样,每天都为钱而做着杀人的工作。除了漫无目的地活下去以外,不知道该做什么事。”

“有一次,我在工作现场看到了一本书——那以前我没有看书的习惯。不记得是出于什么原因,但总之,把它带了回去。每次工作结束后,我就在一家常去的茶馆里看它,来来回回看了好多遍。我觉得那故事非常有趣。”

“有一天,一个男人过来向我搭话,问我‘这书的下集你看过吗’。那本书我只有上集和中集,找遍了旧书店也找不到下集。他说那太好了,这小说的下集糟糕透顶,不看正好。我回答‘不行’。然后他说——”

织田作停顿了一下,转过视线,褐色的眼眸里映着浅蓝的天空,像是有清澈的光从他眼里溢出来。

“他说,”织田作这样讲道,“‘那就由你来写。’”

 

“如果能离开黑手党,我想找一个看得见海的房间。扔开枪支,只拿纸笔。”

“我想成为一个小说家。那个男人告诉我,‘写小说,就是写人’。夺走人命的我没有书写人生的资格。”

“所以我不再杀人了。”

 

织田作讲完,停下来,问晴:“无聊吗?”

“不。”晴微笑着摇头,眼神柔和,“是个很美的故事。谢谢你愿意告诉我。”

“其实,你说你喜欢太宰,我觉得还挺高兴的。”织田作说,“我第一次见到太宰的时候,觉得糟透了。他的眼神和我曾经在镜子里看到过的一样。”

“一个人会因为遇见另一个人而改变,就像我遇到那个男人。我希望也有那样一个人,能够改变太宰。”

“太宰真幸运啊。”晴笑了,“因为他已经遇见织田作你了。”

织田作愕了一下,似乎还想着该再说些什么,晴却从护栏上直起身来。

“时间差不多啦!不打扰你接下来的工作了。”晴的神色变得活泼了许多,“你该进去了,孩子们已经布置好陷阱等在里面,我只能说到这儿,他们不许我透露更多了。嘛,不过织田作的话,肯定没问题吧。”

“他们一直很喜欢你。”织田作有点无奈,“比起我,你跟他们更相处得来。”

“那是两码事,他们是相当重视你的。”晴笑着想了想,“看样子,织田作你最近会很忙,就让我陪老板一起照顾孩子们吧。旁边的书房里有沙发,我可以睡在那里。”

织田作一愣:“不……这样太麻烦你了。”

“没事没事,我放假呢。如果这么做能让织田作在执行任务时没有后顾之忧,我也会很高兴的。”晴说着想起了什么,表情有些无奈,“——我刚刚听他们抱怨了老板的菜单更新过于缓慢,太麻烦老板也不好,我来帮厨的话也能顺便改善一下。”

在孩子们的快乐面前,很多事都是要让步的。织田作点点头,有些抱歉:“那麻烦你了。”

“真的不麻烦。比起这些小事,织田作帮到我的地方太多了,我也要尽可能地回报啊。”晴摆摆手,走向楼梯口,“那我先回去收拾一下再过来,之后有事的话再联系。”

织田作目送着她走向楼梯,却意外地看到晴忽然停了下来,她转过头,褐色的长发扬在风里。她笑着,语气轻快:“谢谢织田作听我说了那么多,还告诉了我那么重要的事。果然能认识你真是太好了。”

“织田作还是原来的织田作,今天也一切正常,还可能是个很棒的晴天,什么问题都没有,所有的愿望都一定能实现。”

“所以,请一定要继续相信下去啊。”

 

晴打开家门,浅棕带花纹的窗帘紧拉着,将室内映得朦朦胧胧的亮。

她拿出行李箱收拾行李,像是换用的衣服和洗漱用品之类,一边想着不知道有没有错漏,移动的视线定格在床边的抽屉上。

她走过去,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沉重的黑色手提袋。袋里装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是比较古老的型号,所以价格也便宜,但好在耐用。

晴拎起袋子放入行李箱中,然后合上箱子。

“我也相信。”她低声说。

 

织田作家的孩子们并没有那么让人操心。虽然他们早早地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但自诩为大人的孩子多得很。孩子们里,最年长的幸介九岁,最小的咲乐四岁。相较其他几个男孩,晴对年幼可爱的咲乐明显更为偏爱,太宰听说后说没错,晴你果然是有性别歧视的。

晴不会过于干涉和掺和进孩子们的游戏里去,她觉得那是孩子们之间才会培养出的默契与信赖,是外人无法介入的关系,她不希望因为自己而让这份关系变得不稳定。

在孩子们中,除了领头的幸介,对他们最有影响力的该是织田作。晴觉得那样才是对的。

在孩子们的围观下做完饭,帮老板清洗完餐具,之后留给自己的时间里,晴坐在书房窗边的桌前。桌上放着那台笔记本电脑,黑色的接线长长的拖到地面,消失在房间阴暗的角落。

她敲击键盘,滑动鼠标,眉头一直皱着,偶尔松开。

晴断断续续地轻声念着屏幕上的某些文字,并在手边的本子里做上笔记。

在没有挣扎过之前谈不上绝望和失败,而她从没打算放弃尝试。

 

晚上晴给织田作发了条短信,还附上今日丰盛晚餐的照片。如果他还没吃过晚饭那就糟了,晴想,希望不会。

既然织田作还处于任务中,任何时候给他打电话都可能给他造成困扰。况且织田作回短信一向及时,晴发完后也就没多想。

直到第二天下午,织田作还是没有回信。

她试着拨了个电话过去,却收到机械音提示,对方已经关机。

晴觉得有些不安了。

应该还不至于是最糟糕的情况,否则他们很快会收到消息。但是这么长时间过去,如果没什么意外,织田作是一定会回讯的。

她拿着手机倚在栏杆边,看着通讯录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编辑了一条短信:“我联系不上织田作,发生了什么吗?”

发送对象,太宰治。

太宰很快就回了信:“织田作在医院,不是什么严重的伤。不用担心。”

既然太宰说不用担心,那应该是真的没什么事。晴放下悬起的心,又读了两遍这条信息,文字的语气很正常。

这个话题的开始是机会,她可以转移话题到前天晚上的事上,可以询问他的答复,或者随便讲点什么也好……她在回信页面来来回回编辑删改了多次,最终又停下手。

她把那些文字都删掉,换上了一个最简单的“好”,发送出去。

暂时这样就够了。晴关掉手机屏幕。在她能给出任何承诺以前,一切言语都是徒劳。

太阳开始西斜,天色已经染上了浓烈的橙红。傍晚的风还带着点阳光的余温,但因为入秋,毕竟渐冷。手中的手机忽然又滴咚地响了声,是条新短信。

晴打开信息,然后愣住了。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