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荟

随心随性

【酷杰】交往吧

给阿纪的! @弧长交世纪 她是我的天使qwqq!!!

两月初写的,但是没公开发过。其实自己还挺喜欢这篇的w


01.

“酷拉皮卡!请和我交往!”

“我拒绝。”

吧台和舞池隔着一段距离,还有一面酒柜半堵墙的遮挡,把令人头痛的摇滚乐声和嘈杂的人声削弱了不少。在这样欲望肆意展露的地方,这样一句透着些少年青涩的告白显得十分突兀。更让人不知该如何反应的是,被告白的对象拒绝得十分熟练而冷漠。

酷拉皮卡站在吧台里镇定地擦着酒杯,眼皮都不抬。

刚刚告白的少年——还真是个少年,稚气未脱的脸上并没多少被拒绝的伤心,只是有些遗憾的样子。他个子不高,坐在吧台前的椅子上晃荡着腿,半仰着脸看着酷拉皮卡。

“酷拉皮卡真过分啊。”虽然这么说,他的语气里却没有伤心也没有委屈,“这可是你第七次拒绝我了。”

“数这个干什么?”酷拉皮卡皱眉,“还有,我说过很多次了——你还是个高中生,别来这种地方。”

“酷拉皮卡也只是个大学生而已吧?”少年困惑道,“一样没有成年,有区别吗?”

“……”19岁的酷拉皮卡选择了沉默。

少年熟练地从柜台上抽过一张新品单,目光扫过上面的花式酒名:“啊,我想喝这个!颜色看起来很好看!”

“不行。”酷拉皮卡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对你身体不好。”

“诶?可是——”少年拉长了音调。

酷拉皮卡仿佛要擦裂杯子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他舒展开眉心,闭上眼叹了口气,拿出玻璃杯倒入果汁,将杯子轻轻敲在少年面前。

“橙汁。”他说,“喝完赶快回去。”

“谢谢酷拉皮卡。”少年笑起来。

“明天别来了。”酷拉皮卡说道。

意外的,少年却没有立刻拒绝,而是抬起刚刚垂下看着橙汁的红棕色眼睛,眼睛亮闪闪的。

“如果我明天不来了,酷拉皮卡能告诉我你的手机号码吗?”

“……”

给还是不给,这是个问题。

酷拉皮卡看着眼前一脸期待的少年,觉得其实选哪条路都不会有什么区别。

要不还是辞职吧。

 

 

02.

那个少年叫小杰。

酷拉皮卡在小杰第一次进他打工的酒吧时就注意到他了。

他可能是在放学归家的路上偶然进了这里,所以身上还穿着校服,乖巧地背着一个双肩包。作为高中生,看起来也太年幼了点,但他认得那确实是一所高中的校服。

小杰走进酒吧,就看到了他,然后看起来颇为开心地向他走了过来。

酷拉皮卡放下手里的酒瓶,以为这个看来天真纯良的孩子是来问路的。直到小杰走到他面前,撑着吧台,踮起脚向前倾身靠近酷拉皮卡,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他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回答了自己的名字。

然后那个那时他还只是初次见到,不知姓名来历,只跟他说了一句话的少年,眼里闪烁起了更灿烂的亮光——

“酷拉皮卡!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酷拉皮卡低下头,从台面的反光里看了看自己的样貌,然后冷静地抬起头回答道:“我是男生。”

这大概是无数次不美好的误会所铸就的血与泪的经验。

但少年依旧高兴——酷拉皮卡不知道他在高兴什么——地说:“没关系啊!和我交往吧!”

“……”

酷拉皮卡,沉默了好一会儿,觉得把这位不清醒的同学请出门才是最好的选择。

 

小杰自此成了这家酒吧的常客,尽管由于酷拉皮卡的坚持而从未在这里喝过酒,但已经灌下了不知道多少杯酷拉皮卡请的饮料。

酷拉皮卡觉得这样不是办法。

“你放学到这里来方便吗?”

“谢谢酷拉皮卡关心——不麻烦,放学回家刚好路过这儿。”

——我没有想刻意关心你。我觉得很麻烦。

“回家太晚你父母不会担心吗?”

“他们都去长途旅行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这父母也太不靠谱了,快回来进行反思啊。

“你没有功课要做吗?”

“我是做完了来的呀!”

——好吧。

“我是男生,你也是。所以找一位女性交往才是你应该的选择。”

“啊,为什么?有什么区别吗?”

——这是最基础的常识吧同学。

“你还是把精力好好花在学习上吧,高中很重要。”

“可是……学校的课很简单啊!”

——听起来还挺聪明的,那怎么会做现在这么傻的事呢?

在这样无数个回合后,除却加深了对小杰的了解,酷拉皮卡没有找到任何突破口。

小杰的执着终于让酷拉皮卡成功相信,自己只有无视他和和他交往两种选择。

酷拉皮卡当然选择前者。

 

 

03.

小杰是个很活泼积极的男孩,除却时不时会忽然对酷拉皮卡冒出一句真诚的告白,和像“没常识”一样的一些让人头痛的点,其实他也不觉得很麻烦。那是一个像小太阳一样的少年,听他讲话、哪怕是和他谈论烦恼,一定也会变成愉快的事情。

这样发光发热的男孩,身边一定会有很多朋友。现在却时常花费掉一个晚上来这里,只是坐着陪他。每次想到这里,酷拉皮卡都觉得心里莫名触动。

大多时候基本都是小杰在单方面的叙述,酷拉皮卡会应几句,希望不至于过分冷场。在自己也有见地的方面,酷拉皮卡也会多讲一些。有时说得高兴,他甚至会停下手里的工作,直到被同事催促才回过神来,立刻意识到自己刚才“又”做出了愚蠢的举动。

小杰总是让他一贯冷静的他做出愚蠢的行为。

 

小杰的时常到来自然引起了同事的注意。

与酷拉皮卡关系较好的雷欧力私底下揶揄他道:“那孩子喜欢你吧?”

“……你管那么多,是太闲得慌吗。”

“我这不是关心你的终身大事……听我一句劝,该下手时就下手。”

酷拉皮卡对着门比了个“请”的手势:“那是犯罪的事。要是有那心思,您请。我只以朋友的身份保证我不报警。”

雷欧力啧啧道酷拉皮卡你也太无趣了——以后要是嫁不出去怎么办?

酷拉皮卡扔了他一盒纸巾,权当什么都没听到。

 

但是事实证明,无视这样一份朋友的心思是非常不正确的。

酷拉皮卡并不是整天呆在吧台,也偶尔会有小杰来了而他走开去的情况。那一次当他回到吧台时,看到的是玻璃杯里喝了一半的酒,和醉得趴在桌上的小杰。吧台里站着看着小杰睡颜的雷欧力。

酷拉皮卡镇定地放下托盘,镇定地从口袋里摸出手机,镇定地准备拨号。

“我知道你要打110快点住手了酷拉皮卡,你看我是这样的人吗。”

“事实在眼前。”

 

他也不去追究雷欧力给小杰提供酒这个行为背后的动机了——其实太过明显,雷欧力怂恿酷拉皮卡送他回家。

酷拉皮卡送了他一个写着“天真”的冷漠眼神。

小杰喜欢旅行和冒险,在和酷拉皮卡聊天时常常讲他去过的地方,和伙伴探险的经历。其中一位伙伴的名字他已听了相当多遍,差不多能从小杰的叙述里还原出这样一个男孩的形象来。

——“奇犽”。酷拉皮卡很快从小杰的手机通讯录里搜到了这个名字,简明扼要地说明了一下现况,对方承诺马上过来接他。

奇犽和酷拉皮卡想象得差不多,银色的头发蓬松,有着一双漂亮的蓝色眼睛,和一脸活泼张扬的神气。他并不显得特别着急,只是隐约有些担忧。

奇犽向酷拉皮卡道了谢,好奇的眼神却盯在他身上。

酷拉皮卡本以为今晚的麻烦事结束了,在收到奇犽的莫名视线后皱了皱眉有些疑惑。

奇犽看着他,挑眉问道:“你就是酷拉皮卡吧?”

“……小杰经常跟你提到我吗?”

“是啊,他喜欢你。”奇犽说,“小杰的很多朋友都知道——哎,真人确实挺漂亮的嘛。”

酷拉皮卡失去了表情。

还是辞职吧。他冷漠地如此想道。

 

 

04.

这可能是认识小杰以来,他做过最不理智的事之一。

酷拉皮卡站在街头,平安夜的气氛温馨和谐。店面装点着红的绿的饰物,还有诸如“节日特惠”之类的字幅。在三五成群的同伴和一组组的情侣之间,一个人站在圣诞树边等人的酷拉皮卡感到了冬夜更深的森森寒意。

但是也不怪小杰,是他来早了。

不过答应下这个像约会一样的邀请,他大概也是哪里不对了。

酷拉皮卡抬起头看看天上的月亮,想起小时候孤儿院里的阿姨给他们讲圣诞节的故事。圣诞老人会带着驯鹿、雪橇和礼物,降临在睡熟的小孩床头,将一份惊喜放进袜子里。他早就知道圣诞老人是不存在的,却不知是因为节日的气氛还是什么,忽然又有些相信了。

那他正等待着的小杰——是驯鹿、礼物,还是圣诞老人呢?

“酷拉皮卡!”是小杰的声音,酷拉皮卡回过神,看向声源,带着驯鹿角头箍的少年一边兴奋地向他挥手,一边朝他跑过来,红棕色的眸子里闪烁着明亮的光点。

嗯,驯鹿角呢。酷拉皮卡看着小杰的头箍,已然有不好的预感了。

很快这预感应验,小杰举起另一个同款式的头箍向酷拉皮卡比划:“我在来的路上看到有家店在卖这个,超可爱是吧!是情侣款的,这个给你!”

“我们又不是情侣。”

小杰一如既往地不听他此类说法,努力踮起脚尖,想把头箍戴到酷拉皮卡头上。酷拉皮卡本想直接拒绝这有些傻兮兮的装饰,但看到小杰那雀跃的样子和摇摇晃晃的动作,又有些心软起来,微微弯腰便于他戴上。

小杰心满意足地拍手:“果然——酷拉皮卡戴这个超可爱!”

酷拉皮卡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露出高兴的表情。

小杰说着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机会难得,我们拍个合照——”

“去吃饭吧。”酷拉皮卡立刻拉过小杰向商场走去,试图引开话题让他忘记他刚才想做的事。

 

用餐时的话题和平时差不多,小杰讲了来时看见的趣事,最近没见面时身边又发生了什么。酷拉皮卡也提了提自己的校园生活,和酒吧里的同事。

恍惚间他觉得他们还真像一对情侣,而且他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这想法让酷拉皮卡愣了有一会儿。

 

“我带你去个地方。”

小杰的声音让他回过神来。

他拉起酷拉皮卡的手向前小跑去,又向他回过头,眼神清澈,笑容里是少年独有的朝气。

酷拉皮卡握紧了那只牵着他的手。

 

 

05.

也许酷拉皮卡永远不会知道小杰为什么喜欢他吧。

要是能把自己这份喜欢的理由给说出来或许会好得多,可又要怎么描述呢?

 

他第一次见到酷拉皮卡时下着小雨。

虽然是傍晚,天色却显得阴沉,隐约还有光从云层里透出。他放学回家的路上经过那家他时常会路过的酒吧,半掩的玻璃门里透着暖黄色的灯光。

有个和他一样撑着伞的人单肩背着包站在门口,像是正准备要进去。

可能是小杰踩水花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于是他转过头来。

 

要如何描述那份感情呢?

 

他金色的、柔软的短发,衬得肤色更加白皙的酒红镜框,薄薄镜片下的一双绯红的眸子——他在雨天黯淡的街头向他转过头来,看着他,整个人都像是在发光那样。

一定是在发光吧。

 

他觉得心中莫名悸动起来,像是溪流淌过乱石滩惊起了波澜,像是从懵懂的梦里忽然惊醒,像是电流酥麻麻地击到心坎——这样的描述对吗?或者不对?

 

等少年走进店里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下意识地也走了进去。

他看到刚才那个干净的少年已经换了一身侍应生的衣服,站在吧台里。一部分金色的发丝撩到耳后,露出形状漂亮的左耳,耳垂上挂着像是红宝石的耳坠。没有带眼镜,那双漂亮的、绯红色的眸子,在酒吧温暖的灯光里暗了一些,却显得更柔和了。

少年看到了他走进来,停下手上的动作,看着他。

小杰向他走近,听到心跳声如鼓点如海潮。

 

大概是喜欢吧,可能是一见钟情吧,这样的说法足够表达那份心情之万一吗?——

酷拉皮卡。

 

该如何描述呢?这样的,这份心情。

 

 

06.

小杰带他在路边停下。

他看看身边——在到处装饰着彩灯、圣诞饰品的街头,一棵普通的圣诞树。

圣诞树有什么奇怪的?酷拉皮卡有些困惑地看向小杰,对方也正看着他,红褐色的眸子里盛着两个太阳。

他双手搭在酷拉皮卡肩上,踮起脚来靠近他。

他说酷拉皮卡,你看到了树上的装饰吗——对,就是在我们旁边,头顶的那个。

——那是槲寄生,你知道槲寄生吗?

小杰看着酷拉皮卡。他的目光是带着温度的,灼灼如日光。

——在槲寄生下的人不能拒绝亲吻。

他慢慢地说,清晰地说,语气肯定而愉快。

酷拉皮卡安静地看着他。

他又笑起来,说我喜欢你呀酷拉皮卡。

他说,我真喜欢你呀。

 

然后他吻了上去。

这次,酷拉皮卡没有拒绝。

 

小杰以为这会是个很浅的吻,浅到一如酷拉皮卡一次次拒绝他的态度。

他想这已经是有点贪心啦,某种程度上是很狡猾的做法。但或许酷拉皮卡会因为传说而愿意接受。

在他舔过酷拉皮卡的唇,准备离开的时候——酷拉皮卡揽住了他的腰,按住了他的后脑。

他主动亲吻了他。

 

酷拉皮卡放开扣在他后脑的手,小心地将他放下。

刚刚那个突然的亲吻让小杰觉得有些晕乎乎的,脚步也有点虚。酷拉皮卡于是还是不放心地揽着他。

酷拉皮卡的脸和耳尖都带着不自然的浅红,眼光也一时间不敢再与小杰对视。但小杰是第一次看到酷拉皮卡那样的眼神,像是平静的湖水被搅乱,将水中倒映的灯光碎成灿烂的星火。

愣怔过后是狂喜。小杰的眼神瞬间亮了起来,他想说酷拉皮卡你害羞了吗?他想说——

 

“我们交往吧。”

酷拉皮卡终于看着小杰的眼睛,声音很清晰,他的脸依旧很红。

“交往之后……我们就是……”他犹豫着,问了一个听起来很傻的问题,“恋人……了吧?”

小杰笑了,他跳起来圈住他的脖子,念着他觉得这个世界上最动听的名字:“当然啦酷拉皮卡!”

 

——在槲寄生下的人不得拒绝亲吻。

 

他们再次亲吻彼此,背后圣诞树上的彩灯明亮。

——在槲寄生下接吻的情侣将幸福终生。

 

 

END


评论(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