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荟

世界真美。

【13】梦醒(太宰BG,黑时ver.)

夕阳的光斜斜地洒在水泥脱落的砖墙上,狭窄的小巷笼在傍晚的夕光和阴影里。晴曾无数次从这里走过,和他们一起或是一个人,带着或轻快或沉重的心情,笑着或沉默着。

她推开酒吧的门,沿着昏暗的楼梯间向下走。木板做的楼梯是空心的,脚步声咚咚作响,像是投射到外界的心跳。晴在楼梯口停下脚步,看着坐在吧台前的人。

“好久不见。”她笑着说,“虽然前几天才见过……但我忍不住想这么说。”

“是啊,我也有同样的感慨。因为发生了很多事呢。”安吾放下手里的酒杯,侧过头对她微笑,“要喝点什么吗,晴桑?”

 

“刚刚恢复手机卡的记录,就看到了晴桑你发来的短信。照片我带来了。”

“因为这个特意来的吗?”

“倒也不是。”安吾的笑容固了一瞬,染上了点苦涩的无奈意味,“我约了太宰君和织田作先生,他们应该不久就会来吧。”

晴看着安吾的表情,移开了视线。她像是打量着周遭的环境,开口时语调轻快:“说起来,虽然认识也有些时间了,但和安吾先生单独谈话,这还是第一次。”

“是呢。晴桑给我发短信也是头一回。”

“因为安吾先生太客气了,总觉得……很有距离感。”晴握着玻璃杯的手更用力了些,“如果说太宰和织田作不谈自己的事,是因为觉得‘没必要’‘无所谓’的话,安吾先生就像是……在刻意隐瞒着些什么。”

安吾笑了笑,垂下视线:“晴桑真是一如既往的敏锐。”

“安吾先生。”晴转头定定地看着安吾,“你到底是什么人?”

安吾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笑起来:“也是,已经失去隐瞒的意义了。以太宰君的聪慧,想必已经全部猜出来了吧。”

“我是间谍。”安吾看着自己放在吧台上的手,“港口黑手党的间谍,‘Mimic’的间谍……内务省异能特务科的探员。”

“……如何?”安吾看向晴,“觉得重新认识我了吗?”

“多多少少猜到了一点,但还真是复杂的身份……”晴停顿了一下,“不过,我和太宰他们的立场不一样,不从属于任何一方,所以安吾先生是哪个组织的人对我都没有区别。”

她看着安吾的眼睛,一字一句地:“我只害怕,我所认识的‘安吾先生’是假的。”

“是真的。”安吾笑了笑,“除掉那些身份以外,我就是我,并没有什么改变。不过……”

安吾沉默下来,过了好久才苦笑着摇头:“啊啊,我可真是……在晴桑面前都这样的话,等太宰君他们来了,就更加无言以对了吧。”

“既然是这么微妙又相对的立场,为什么还要特意来这里呢?”

“……谁知道。”安吾低声说。

晴仰着头看天花板。厅里一片寂静。

“安吾先生。”晴叫他,却并没有看他,“对你来说……‘正义’是什么呢?”

这突然的发问让人诧异,安吾愣了愣,困惑地看着晴:“正义?”

“听起来好像很幼稚,但每个人都是为了自己的‘正义’而活吧。”晴盯着空气中某个并不存在的点,语气幽幽的。

“我啊,以前觉得社会的公理和道德就是正义。所以犯罪是错的,黑手党也是错的。我不想做错的事情。”

“可现在……我已经不这么想了。”

晴转回头,看着他。

“安吾先生。”她问,“你愿意帮我吗?”

 

太宰停住脚步。

安吾如他所料地来到了这里,如他所能预想到的一般举杯跟他和织田作打招呼。但他没有想到的是晴也在这儿。她坐在安吾身边的位置,那是平时太宰的座位。

太宰先织田作一步走过去,和晴隔着一个位子坐下,那么织田作自然只好坐在他们之间。这种细节并不会逃过洞察力出色的安吾的眼睛,但他只是礼貌地笑笑,又看了一眼太宰的表情。

太宰看着安吾微笑。

他为了获取“Mimic”的情报来到这里。在Mimic卧底、又是异能特务科成员的安吾自然是提供情报的第一选择。

晴没有干涉他们的任何对话,除了开始的一句招呼后就一直捧着杯子沉默,视线总错开到太宰以外的任何地方。但谈话进行得并不顺利。安吾努力地想要活跃气氛,但太宰明显并不想回应。织田作本就不善言辞,在如今的局面和立场下也不能再说些什么。

即使是和平时一样的场所,所有东西也早就都不一样了。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明白这点。

 

安吾停下讲述,无力地叹了口气,摇摇头:“我们会面的事要是被内务省高层知道,也会形成大问题。暂时我也得销声匿迹才行。”

太宰看着安吾,微笑里带着诧异:“哎呀,听你的口气,你还以为自己能够活着离开这里啊,安吾。”

气氛完全凝固。

晴眼皮一跳,捏紧了手里的杯子看向太宰。

“你想在这里动手吗?”织田作盯着太宰问。

安吾沉默地看着太宰,笑容从他脸上褪去:“……是我的错。我误以为只有在这里,我们还能超越立场见面。也不能给店长添麻烦,我不会抵抗,就随你高兴好了。”

所有人都看着太宰,太宰只是盯着自己的手。

“安吾。”太宰说,“我的部下还没有包围这里。在我改变心意以前消失吧。”

“我并不难过,一开始就知道会是这样。”太宰面无表情,“凡是不想失去的事物必定还是会失去,想要追求的事物总是会在得到的瞬间消失。没有任何事物值得延长痛苦的人生去追求。”

安吾看着太宰。他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走向楼梯口。

“安吾先生,我送你。”晴站起身就向安吾走过去。

“等一下,晴。”太宰叫住她,晴停下脚步,背对着太宰。

“你不是黑手党,我们的事和你没有关系。”太宰说,“别再牵扯进来了。”

“我说过无所谓。”晴冷冷道,“而且你刚才的话实在太让人火大了,所以这之后的话我也不想听。”

“Mimic盯上了织田作。我听说你在照顾孩子们。”太宰皱眉,回头看她,“我会转移他们去更安全的地方,在这期间,你还是离得远点比较好。”

“哦,好啊,那带着我一起就好了。”晴耸肩,“多一个人也不碍事吧。”

“可你没有必要……”

“太宰。”晴忽然叫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我不知道一个人的异能和他本身有什么具体的联系,但确实就像我的异能一样,我总在试图逃避一些东西。想逃跑,想消失,对自己撒谎……可令我害怕的东西还是会在那里,不去面对的话什么都不会改变。”

“就算你觉得这是天真也好妄想也好,我谁都不想失去,谁都不要失去……谁都不能失去。”

 

“太宰。”晴说,回过头,看着他笑了笑,“我不会再逃了。”


评论(1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