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荟

世界真美。

【15】梦醒(END)

最想说的两个字是“终于”。


枪口抵在她的后脑。

“请放下你手里的东西,‘信使’小姐。”

晴站在小巷里,一手拎着箱子,一手持枪对准面前的人。

“二对一有点过分呐。”晴眼神向背后瞟了瞟,背后抵着她的枪管更用力地往前推了些。

“别耍花招。我们的人已经埋伏在附近了。”说话的人有些得意起来,“就算你能瞬间移动,在这个距离下,又和别人有接触,你是跑不了的。”

“我的异能情报已经被泄露到这个程度了吗?”晴放下枪,叹了口气,“政府的保密工作也太差了,回头要好好投诉一下。”

“如果你还想活着回去的话。”那人哼了一声,“你应该知道箱子的密码……”

“不不不,我就是个送东西的,密码这种重要机密怎么会告诉我呢。”晴真诚道。

“别开玩笑了。”对方皱起眉冷笑,“你可不是那种跑腿的小角色。”

“你这么相信我可真是让人头疼啊。”晴无奈地慢慢蹲下身,将箱子放到地上,“好吧好吧,我知道了。不过有件事情,我想先提醒一下两位。”

晴仰起脸微笑:“‘信使’不是一个人哦。”

两人一怔,还没能领会这句话的意思,在晴背后的袭击者已然倒下,下一刻晴已经站在另一个人的背后,枪口抵住对方的后颈。

织田作用手铐铐上刚刚被自己击中手臂的人。晴偏过头,向织田作背后穿着警服的人招呼:“辛苦了,接下来就麻烦你们啦。”

 

“被枪指着脑袋这种失误,没想到你会犯。”

“织田作好严格……啊,抱歉抱歉,毕竟出差十多天了有点累,这又是大半夜加班的。”晴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就算瞬移很方便,背地图也很辛苦,去不熟悉的城市出差这种事真想少做啊。”

“辛苦了。”

“我回去一定要跟社长讲,这种危险程度的任务,他们不把酬劳翻三倍绝对不要接,简直是亏本生意。”

“你知道社长一向不在意金钱这方面。”

“嗯……而且这次主要是为了卖人情。”晴叹气,“就算是什么高层的重要会议,这么使唤人也太过分了。明知道会受到袭击还要按规定路线行动,一边走一边担惊受怕的。”

“是吗?我觉得你还很从容的样子,有点太宰的架势了。”

晴摆摆手:“我是表面镇定内心慌张,太宰那种已经不是正常人类的境界了。”

“说起来,”织田作侧过头看她,“国木田君说太宰通过入社测验,正式成为社员了。”

“是好消息呢!”因为是意料之中的结果,晴没有很惊讶,但神情显得愉快了不少,“不过——这也就是说,国木田君和太宰会一直做搭档了?”

“觉得遗憾吗?”

晴笑起来,拍了拍织田作的背:“完全没有,最适合和我搭档的人是织田作啊!我们的异能合作效果好,默契度又高。织田作和太宰搭档的话,绝对会被他带到沟里去;我和太宰搭档的话,瞬移的意义就失去了一半。看来没人比国木田君更适合了。”

织田作点点头:“不过太宰大概会觉得很遗憾。”

“比起那个,我对国木田君比较愧疚。”晴对远方的社员露出了抱歉的神色,“他的胃日后是否能保持健康实在太让人担忧了。”

晴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转头看着织田作:“不过难得来趟京都,在后天回横滨之前,我们不是要去买手信吗?不如买些胃药送给国木田君吧。”

“有京都特产的胃药吗?”

“好像是没有,那就送笔记本聊表心意好了。”晴想着扳起了手指,“还有给孩子们的小礼物,乱步先生指名要的和果子。社长和太宰该送什么也没想好,还有……”

 

晴把牛皮纸包装的盒子放在办公桌上:“这是京都特产的茶,听说安神效果很好。安吾先生工作很辛苦,希望这个能缓解一点疲劳。”

“非常感谢。但是……虽然觉得说了也没什么用,但我还是想提一下。”安吾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已经有些没脾气了,“私自入侵特务科是犯法的。”

“因为想给安吾先生一个惊喜嘛。”带着织田作瞬移到安吾办公室来的晴解释道。

“同样的事情在每个月可能会发生三次以上的情况下,已经完全没有惊喜的感觉了。”

“不过接下来我们打算做‘绑走特务科成员’这样性质更严重的犯罪行为。”晴笑眯眯地,织田作摩拳擦掌,“准备好了吗?”

安吾丝毫不觉得惊讶,面无表情地拒绝道:“我还有工作没处理完,请等一会儿。”

晴将视频通话的手机摄像头转了转:“他这么说。”

“喂!安吾!”电话那头的太宰愤愤道,“俘虏哪有资格谈条件啊!”

“闭嘴。”安吾冷冷地看着手机,“你以为我为谁加了那么久的班?”

“看来是这样。”晴看向手机屏幕,“那我们先在这里等一会儿安吾先生,你去附近那家甜点店等我们吧。”

太宰像是不情愿地拉长了音调,最后还是妥协了:“但是超过两个小时的话,就必须采取强制行为了。”

织田作看了眼手表,认真地保证道没问题。

“那么,就是这样咯。”晴关掉手机通话,“要不要我现在泡一下这个茶试试看效果?”

“不用了,谢谢。”安吾低头在文件上写字,“我现在需要清醒点。”

晴走到办公室里的壁橱边,熟练地拿出杯子给自己和织田作倒水。织田作站在安吾的书架前思考着什么,晴站到他身边看了看。

“安吾先生。”晴抱怨道,“这些书怎么都是办公材料啊,织田作好像很难过呢。”

“难过倒是没有。”织田作盯着那些书以外一排排的文件夹,“失望确实有一点。”

“特务科探员办公室里的净是些正经资料还真是抱歉啊。”

晴目光扫过书脊上那些专业化的用语,忽然停住视线。一本名为《经济社会的失落》的书毫不突兀地放在那些办公用书之间。

晴回过头,安吾正皱着眉在认真地工作。虽然刚刚说了很多抱怨的话,又因为长时间的工作而显得有些神色疲惫,他的嘴角却上扬着。

 

冬季阴天傍晚的街头是偏暗的天空的颜色,有些模模糊糊像是会下雪的气氛。隔着一面玻璃的店内点着明亮的橙色灯光,太宰坐在靠窗的位置,一手撑脸看着街道,一手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手机摆在桌上随时方便拿起的位置。

甜品店里都是三三两两的人,一个人坐在那里看着窗外的太宰便显得特别,清秀的样貌似乎更添了几分忧郁美的气质。

“那个……请问?”有两个结伴的女生大着胆子过来搭话,太宰看向她们,礼貌地微笑起来。先开口问话的那个女生脸颊上的红色更重了些,“你是一个人来的吗?”

“嗯。”

“一个人来这里……会不会觉得挺寂寞的?”

太宰像是因为这问题有点惊讶,然后又笑起来:“不会啊,小姐你们误会了。我在等人。”

“可你好像已经在这儿坐了好一会儿了……”女生稍微有些泄气,又因为太宰可能是被放了鸽子而抱有期待。

太宰摇摇头,像是真有些受伤般叹了口气:“对吧?很过分吧?要让我在这里等那么久。”

“不过……”太宰看了一眼桌面上的手机,露出弧度柔和的微笑,“这种等待,我也不是很讨厌。”

“是很重要的人吧?”

“嗯。”太宰笑着答,“非常重要的人。”

 

“差不多了。”没等织田作掐到那两个小时,安吾就搁下笔,放松下神色。他理了理桌上的文件并放好,将晴带来的盒子塞进了自己的公文包。

“外面好像还挺冷的,西装会不会太薄了点?”

“啊,大概,需要换厚一点的衣服了。”安吾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回过头,“走吧。”

晴从椅子上站起来,拉住织田作的手臂,然后又自然地向安吾伸出了手。

“免了吧,晴桑。”安吾从包里拿出证件,“请让我正常地打卡下班。外面有监控记录,莫名其妙地从办公室里消失可不太好。”

“诶——那看来我们要莫名其妙地从办公室里出现了。”晴笑道,“不过啊,安吾先生,这不是难得的机会吗?我和织田作给别人当保镖可是要收费的。”

“是啊。‘信使’在政府内部可是很有名的。”安吾附和了两句,无奈地转过身,“晴桑你可真是被太宰带坏了,是因为住在一起吗?”

 

距Mimic的事件已经过去了两年。当时他们花了好大功夫才制定出对付那个有和织田作相似异能指挥官的计划。孩子们所在地址是港口黑手党的boss森鸥外泄露给对方的,为了以解决Mimic为条件,从异能特务科处换得“异能开业许可证”。

后一点是作为会议中间人的安吾透露给他们的,得到这个情报后所有线索都能拼成一个完整的结论。既然如此太宰也没有当面去跟他那位老师对证的心情,只是在对付Mimic时利用了一下黑手党的战力。这也大概是他在脱离黑手党前最后的回礼。

托安吾和特务科的福,晴和织田作找到了一个名为“武装侦探社”的民间异能武装集团。侦探社除了接私人委托,也会帮军队或警方处理一些灰色地带的事件,侦探社的核心是有超强推理能力的江户川乱步,社长福泽谕吉是据说在政界高层也有地位的大人物。

既然要去这样公开的组织任职,在官方的个人经历上就要花些心思。晴的履历本身就没什么问题,织田作也安分了很多年,杀手时期的事也较易掩盖,唯独太宰的履历让安吾头痛无比,称“洗白他的履历跟洗白煤球是一个难度”。

因为这个,太宰需要在地下潜伏两年,这段时间里每天的日常都是在抱怨“好无聊”。因为实在是被这个人骚扰得头痛,安吾只能更加头痛地加快工作进度。

晴和织田作先主动去找侦探社面试,一切都很顺利,并且很意外地,织田作和社长居然以前就认识。说是认识可能也不准确,只是曾因为某个事件有些渊源。社长很清楚他杀手时期的事迹,也就没什么好瞒的了。况且那时织田作还帮过社长和乱步的忙,如今既然在正道上,社长自然不会反对。

晴和织田作的搭档在护送重要人物和运送重要物品上有着特别突出的效果,因为异能而特别显眼的晴被送了个“信使”的代号。事实上那么高的任务成功率和安全系数有大半是织田作的功劳,但他本身就比较低调,又因为一些人刻意有所偏颇透露出的情报而让他完全成为了藏在影子里的杀手锏。

晴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日渐感觉压力重大,流言再传下去她就该有乱步的脑子织田作的身手,然而其实主要只是个辅助系异能者的晴深深觉得自己实在受不起,是时候找社长好好谈谈她的角色定位了。

至于太宰,在履历洗清后,经特务科种田长官的引荐,被社长交给国木田进行入社考核。联想起曾经听闻的太宰那位前搭档的不幸遭遇,晴只能默默地先为这位正直的同事点支蜡烛了。

 

“我们在废弃医院执行任务的时候,国木田君因为怕鬼而差点哭出来了哦。”太宰笑着这么说,织田作低下头吃着自己盘里的食物,安吾正在脑子里对国木田这个人进行记忆检索。

晴看着坐在身边的太宰,没来由地又感到了对国木田的深深愧疚。

“果然还是应该送国木田君一些胃药呢。”晴结论道,织田作点点头以示赞同。

“虽然以前还因为太宰不想来特务科觉得很遗憾,现在完全都是庆幸自己和同事逃过一劫的感觉了。”安吾也对这位未曾谋面的可怜人表示了同情。

“好过分啊你们。”太宰不满地用餐刀柄敲了敲桌子,“我可是一个人在甜品店里等了你们一个多小时。”

晴用叉子叉起沙拉里的小番茄递到他嘴边:“所以少说点话,好好吃东西吧。”

太宰转过头,张开嘴咬住叉子,抬眼对晴笑起来。

安吾对这种场景已经有些免疫了,这时看着倒是有点感慨:“以前真没想到你们会交往。”

“是吗?”太宰眨眨眼。

“国木田君知道你们在交往的时候下巴都快掉了。”织田作补充了例证。

“那是因为这家伙故意装作不认识我们,还当着国木田君的面叫我‘前辈’。”

“因为觉得这么叫晴很有趣嘛。”

“明显就是想戏弄他吧。之后还故意做出亲密举动的时候,国木田君差点没把你当做骚扰异性的变态送警。”

“送警不至于,被揍了倒是真的。”说着太宰还愉快地笑起来,“不过知道真相后国木田君的表情太有趣了。”

晴不想再继续这个让人于心不忍的话题:“说来,安吾先生也二十四岁了,不考虑找个照顾自己的人吗?”

安吾摇头苦笑:“我这么忙的工作,哪有想那个的精力。”

“不过织田作先生倒是,”安吾侧头看织田作,“虽然晴桑会帮忙,但还是再找个能照料孩子们的女性比较好吧?”

织田作没想到话题会转到自己身上来,认真地想了一下:“咲乐已经上小学了,幸介也快到国中。他们本身独立性就比较强,现在没有找保姆的必要吧。”

三人沉默了一会儿。

安吾解释道:“不,织田作先生,这个‘女性’指的是恋爱意味上的。”

“啊,那个吗?”织田作明白了,“没想过。”

“……”安吾转过头,“晴桑,有时候我怀疑你扼杀了织田作先生的恋爱情结。”

“诶?我?为什么?”

“织田作先生说不定已经无意识地把‘亲近的异性’和‘好友’画上等号了。”

“我觉得不是晴的问题。”太宰搭上晴的肩膀,认真地看着安吾,“织田作可是跳过了恋爱、结婚、生子,直接开始抚养孩子的人啊。”

餐桌上又沉默了。

但这一次安吾竟觉得太宰说的也有道理。

 

临近年末,这大概是新年来临前他们的最后一次聚会,夜晚的商场内部热闹又明亮。他们还是时常会去以前那家酒吧,不过现在见面的地点已经不仅仅局限于那里。

这次聊天直到深夜十一点多才结束,他们在商店门口分别,各自回家。

太宰总调侃安吾把办公室当家,估计把自己家里弄得乱糟糟的,不好意思请他们去作客。安吾说我又不是你。只是因为太忙了,下次有机会请你们来。晴有些小小的期待,不知道以安吾的品味会是怎样的房间陈设。

侦探社的工资不错,外派任务的福利也丰厚。织田作租了间靠海的公寓,比他原来住得宽敞些,好好地给孩子们预留了活动空间。洋食馆因为之前的事被袭击者给拆得乱七八糟,又因为织田作脱离黑手党,原本托庇于黑手党的洋食馆也有些危险。织田作深感歉意,极尽所能地为老板找了个新店址,态度之诚恳做事之用心,反倒让老板有点不好意思。在这些事上安吾又帮了不少的忙,织田作对于自己欠了太多人情感到不安,安吾半玩笑半认真地说没事,只要等孩子们长大后,你让他们考虑一下异能特务科就好了。

如今孩子们都已上学,他们本来就懂事,现在更是减轻了不少织田作的负担。这么以为的晴和太宰,在某天去织田作家拜访的时候,见到了准备出门扔垃圾的真嗣,叠着刚洗好的衣服的优,在厨房里踩着小板凳给织田作煎蛋的咲乐,和一边指导着的克巳。幸介正和织田作坐在桌边,严肃地讨论着一道数学题,正好见到太宰来,织田作于是向他求助。

天伦之乐。太宰最后这么点评道。

晴看着织田作书桌窗前漂亮的海景,问他什么时候打算动笔写小说,写完一定要给他们看啊。织田作嘴角的弧度向上弯了弯,说好。

 

夜晚街头的空气较冷。晴从包里拿出条针织围巾,跟她脖子上的款式相同,只是颜色花纹不一样。晴看着太宰,一圈圈地把围巾给他围上。

“是从京都带回来的,我觉得这款还挺好看。”晴打量了一番,“蛮适合你的。”

太宰调整了一下围巾的松紧顺便确认手感,眼神在晴和自己的围巾间转了两圈:“这算情侣款吗?”

“你想认为的话就算吧。”

太宰笑着拉起她的手,沿着街边向家的方向走。

 

“但是,说起来感觉好神奇啊。”太宰看着伸入夜空的高楼,灯光亮在窗口边。

“你指什么?”晴侧过头。

他们牵着手一边说一边走,穿过四周熙熙攘攘的人流。

“就是现在这样的生活,很神奇不是吗?”太宰笑着说,“安吾也好,织田作也好,晴也好,一切都太完满了,倒……也让人觉得有点不安。”

“是吗?”

他们转过弯,走进一条两侧悬挂着橙黄路灯的小巷,灯光将深夜衬得像傍晚或黎明。

“是啊。”太宰说,“该说以前经历过的不幸是梦呢,还是这些美好的事是梦呢?反而让人觉得有些虚幻了。”

晴忽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正对着他,太宰也跟着停住。

“这不是梦。”

她说的很清晰,语调柔和,完全是陈述的语气。

晴握着太宰的手,将它抬起,放到她脸边。太宰的掌心是温热的,但指尖和手背还带着夜晚的凉意。晴将自己的手心贴在他的手背上,另一手扣着他缠着绷带的手腕。

她仰着头看太宰,微笑起来。

“我在这里。”她说,“绝对不会离开。”

柔软的发丝蹭着他的手,彼此接触的地方传来的热度很真实。太宰看着那他从十四岁到二十岁都记在心里的模样,鸢色的眼瞳里映着女孩的笑颜。她金色的眼眸带着路灯的暖光,里头满满地装着他的影子。

他低下头亲吻她,将所有的光好好地收进眼底。

 

 

END



因为还有三篇番外以及想要把整篇文都修一遍出本,(本来打算大修,后来回头看觉得还可以就适当少修好了,但问题还有很多)总之起码要和它再相爱相杀一个月以上,所以完结感言什么的还太早了。

虽然是这样,这么久终于写完了正文还是有很多感慨。

大概是我心里最圆满最好的结局了。

评论(2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