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荟

【裘阿拉】拜访(上)

-辛德利亚magi裘x煌神官丁

-没有八芳星的理想世界。

-经历不同性格会有一定的区别。

-cp要素很淡没超过友情

 

 

“煌帝国的使团很快就要到了。”

辛巴德点头,环视了一圈周围的人:“那我们也该去港口准备——等等,裘达尔呢?”

人群里并没有少年的身影。迦尔鲁卡扯了扯嘴角:“我确定我昨天提醒过他今早会有使节来访。”

“裘达尔一向不喜欢这些礼节……估计是根本没放在心上。”

众人对于自家magi的脾性都清楚得很,对于这句话全无异议。

贾法尔叹了口气:“看这时间,他还睡着……我去叫他。你们先去港口吧。”

 

贾法尔省略一切敲门问好的礼节,直接推开房门:“起床,裘达尔。”

窗帘还拉着,光线暗淡。床上的人听到声音,卷着被子翻了个身背对门口。

贾法尔走到窗边拉开帘子,明亮的光线照在少年脸上,让他不太舒服地皱起眉,不悦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来。他伸手摸向枕边的位置,却摸了个空。

贾法尔拿着刚刚经过时就从他身边拿走的魔杖,目光冷漠:“我不想在这里跟你打,造成的损失还得我们来处理。别增加这种无谓的开销。”

“吵死了……麻子脸。”裘达尔用手支着枕边撑起身来,声音因睡意有些模糊。他掀开被子,撩起自己散开的黑色长发,“是那个什么——煌帝国使团的拜访?”

“你记得?”

“这种麻烦的表面功夫能不带上我吗?”裘达尔用发带束上头发,慢悠悠地开始编辫子,“会谈无聊到让人想睡觉。”

“煌帝国是东方新兴起的大国,跟他们建立友好关系对我们很重要。作为我国重要的magi,你当然得在场。”贾法尔无奈地叹气,“他们这次还派来了皇子皇女和我们商谈表示诚意……”

“还有那个‘神官’——据说是本该不存在于世界上的第四个magi。”

裘达尔咬着发带,闻言惊诧地抬起眼:“magi?”

 

辛巴德看看已经出现在视线里的船队影子,又抬头看看天色。

“哟!”少年熟悉的声音从上方传来,辛巴德转身看去,裘达尔在魔毯上笑着向他招手,“早上好啊笨蛋殿下!”

周围的人让出一块空地,毯子放缓速度降落下来。贾法尔从毯上跳下向辛巴德行礼,裘达尔也轻快地跳下来,收起魔毯系到腰上。

“来得太晚了,裘达尔。”

“毕竟我比较年轻嘛,需要更多的睡眠。”

被裘达尔反捅了一刀的辛巴德嘴角抽动:“你已经十八岁了,又不是小孩子。”

“嘿,二十九岁的大叔是不能理解的吧。”

不行,话题不利。辛巴德决定闭嘴。

裘达尔将手遮在额前以免被强光晃伤眼睛,踮起脚尖兴奋地远眺,“他们还没到吗?”

“你很少这么积极。”

“因为贾法尔说那个煌帝国的神官也是‘magi’。”裘达尔转过头,“真的假的?之前听说过出现了第四个magi,我都以为是谣传。”

“嘛……”辛巴德耸肩,“我也持怀疑态度。不过这不是正好?传言是不是真的,你来鉴定一下吧。”

“好啊!”裘达尔踌躇满志,“如果是个冒牌货的话,我就把他打进海里!”

“……别给我们添不必要的麻烦。”

 

船靠到了岸边。

船员放下船梯,大家都打起了精神。最先走下船的女人面容秀丽,黑色的长发束在脑后。她穿着一身简洁的长裙,腰间挂着把羽扇,整个人看起来优雅而端庄。

“哦——是我喜欢的类型。”裘达尔低声说。

辛巴德赞同地点了点头,随即听到身边传来的充满杀意的咳嗽声。贾法尔用警告的眼神盯着辛巴德:“这可不是你能随便下手的对象。”

“我有分寸啦,更相信我一点啊贾法尔君?”

“在这个方面对你毫无信心。”

女人身后跟着个与她面容相似的少年,从气度看来也绝非常人。辛巴德上前两步笑着表示欢迎,两人在他面前停住脚步微微躬身行礼。

“煌帝国第一皇女,练白瑛,第三皇子,练白龙,参见辛巴德王。”

“欢迎两位来到辛德利亚。”辛巴德的目光越过他们肩膀,“两位身后的是?”

他们身后站着个矮小的男孩,穿着繁复的礼服,正看着辛巴德,露出了稍微有些吃惊的表情,但很快克制下去,露出礼貌的微笑。

练白瑛侧过身向辛巴德介绍男孩:“这是我国的神官殿下,阿拉丁。”

“哦,这位就是传说中煌帝国的magi吗?”辛巴德惊讶地打量男孩,笑着侧过身,“说不定会和裘达尔聊得来呢,同为magi……裘达尔?”

裘达尔的目光正锁在男孩身上,快步走到阿拉丁身边。阿拉丁被他的突然靠近吓了一跳,裘达尔插着腰半俯身看他:“你这小不点也是magi吗?”

“嗯、嗯。”

裘达尔皱着眉上上下下地打量他:“你……该不会也有几百岁了什么的吧?”

“没有啊。”阿拉丁愣了下,“大概……十岁。”

“喂!裘达尔!”呼唤无效,辛巴德无奈地向白瑛道歉,“抱歉,裘达尔他……”

“喂,小不点,用魔法跟我打一场吧。”还没等辛巴德道完歉,裘达尔就说出了更让人头痛的台词,贾法尔捏紧了袖子里的双蛇镖,马斯鲁尔按着他的肩膀希望他冷静。

“诶?”阿拉丁对于对方忽然提出这种要求感觉意外又不安。

“你周围的rufu确实和普通人不一样——但要证明你是magi的话还不够!”裘达尔从背后抽出魔杖,“不过,只要你用魔法的话,是不是magi就很清楚了。”

阿拉丁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也就是说,只要我使出魔法就可以了?”

“就是这样!不管什么样的攻击我都会接下来的。”

“那么……”阿拉丁从腰间拿出魔杖,举到额头的高度。

rufu涌动的声音窸窸窣窣传来,裘达尔睁大双眼,看到白色的鸟群如同溪流涌向男孩,将那个小小的身影包裹在明亮的白光里。

裘达尔没有摆出防御态势。他经历过很多次战斗,但他并没有从男孩身上感到半点杀气。

水汽聚集而来,在魔杖前端红色的菱形宝石前凝结。阿拉丁伸手握住凝结的水汽,将它举起,递到裘达尔眼前。

——由水汽凝成的冰花。

“这样就可以了吧?”

裘达尔看着那朵花,目光越过花朵,投入男孩水蓝色的眸子里。然后他笑起来,“啊啊,没错,rufu把力量借给你了,只有magi能做到这个。”

裘达尔收起魔杖笑着看他。

“你还挺有趣的嘛,阿拉丁。”

 

“就这么让他们俩待在一起真的好吗?”贾法尔感到很不安。

“没关系的。”白瑛微笑道,“阿拉丁殿下是第一次离开煌帝国,也是第一次见到其他magi,想必有很多话可以聊。父皇的本意也是想让他看一看辛德利亚这个富饶的国家,外交方面的事由我和白龙来负责就好。”

“嘛……而且裘达尔看起来也格外的高兴。”

“他不是见过莎赫扎德小姐吗?”

“根本聊不起来。裘达尔还趁着别人没注意,偷偷给莎赫扎德小姐绑了麻花辫。”辛巴德头痛地捏了捏眉心,“不是莎赫扎德小姐拦着的话,那位穆团长怕是不会让他活着走出雷姆了。”

“难得碰到和自己年龄相近的magi……裘达尔应该很高兴吧。”

 

“我老家在极东平原,那地方一成不变的,所以我从小就想出去旅行。因为碰到了笨蛋殿下,后来和伙伴们去过很多地方,一起在这里建立了国家。”

“‘笨蛋殿下’是指辛巴德王吗?”阿拉丁像是有点羡慕,“他是你的王之器吧?”

“是啊。”裘达尔好奇道,“你没有选过王吗?我看今天来的皇子和皇女就不错啊?”

“我也很喜欢白龙哥哥,但还没有想清楚要不要选他当王呢。”阿拉丁苦恼地扳起手指,“白德叔叔不算的话,白雄哥哥、白莲哥哥也都很好,还有……唔,王之器太多了,感觉选不出来。”

“听起来不是挺好?”裘达尔指了指后面,“这里到处都是眷属之器,我半点选择空间都没有。”

他们坐在宫殿阳台的石栏上,双腿挂在外头晃荡着。两人都会浮游魔法,这个高度并不让人害怕。

“你是第一次出国?”裘达尔诧异道。

“我有在努力学习魔法!不过……”阿拉丁看着低处的景象,刚刚晃荡的腿停了下来,情绪显得低落,“其实也很想出去旅行。”

他向下方伸出手,像是想要去触摸底下的山峦屋脊,眼底沉淀着黯淡的寂寞。

“真好啊。”他说,“能去旅行,去冒险,去结识朋友……”

他的声音更加地轻了下去,最后完全沉默,双唇抿成一条下滑的弧线。伸出的手臂慢慢曲起收回,手掌拢起来。

“那就去看看吧。”

阿拉丁一怔,转头看向身边的人。

裘达尔解开腰上的魔毯扔向空中,魔毯浮在阳台边。他跳到毯子上,还没有站稳就转过身来,轻快而摇晃的碎步像是踩着鼓点的舞蹈,长长的辫子在空气中划出漂亮的曲线。

他怔怔地看着那个神采飞扬的少年,少年向他伸出手来。

“来吧,阿拉丁!”裘达尔笑着说,红色的眼眸里有明亮的光彩闪烁,“我带你去看看——这个辛德利亚!”



如果最后一个镜头用漫画来表现的话,大概会在“辛德利亚”旁边注上一行小字——“我的国家”。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