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荟

写手。
学业繁忙,更新缓慢,但努力有始有终。
主食bg,偏爱亲情向、友情向。
头像by rella

【01】梦醒 (太宰BG,黑时ver.)

-感觉自己写到了没看过原作也能懂的地步。

-女主自设,是个三观端正的异能力者,无原型。

-时间线从太宰十四岁开始。

-除了第一章,其实前几章是挺欢乐的日常。

-故事基础是文野的外传小说二,后期剧情将与外传二接轨,但经过和结局都会与原作有较大程度的不同,即使是一样的情节我也不会照抄原文,会用自己的语言来写。

-预计全文七万字左右,试着计划了一下章节数量最后我放弃了……

--------------------------------------------------------------------------------------


        ——让我从这个氧化世界的梦里醒来。

 

 

01.

       黯淡的天空中叠压着厚厚的铅灰色云层,三月还未消却寒意的空气里,温度比平时更低了几分。

       晴梳理了一下自己稍显凌乱的褐色长发,抬起头,金色的眸子因映着浅灰的天空而盖上了一层阴影。

       刚刚放学,附近还三三两两地走着和她穿着同样校服的学生。扎着马尾辫、衣着打扮整洁的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确定了这一点后,她垂下眼看着地上的石砖,迈着不急不慢的步子走到了路边小巷的入口,然后快速闪身进去。

 

       港口城市横滨,商业繁荣,游客络绎不绝。对于只是路过此地的人来说,横滨就是这样繁华热闹的景象,但真正了解它的人,称呼它为——

       “魔都”。

       利益促使黑暗滋长。在这里,走私、犯罪、暴力团体遍地都是,其中最为著名的犯罪走私组织港口黑手党,就连政府都束手无策。所以横滨的暗巷并不适合普通人瞎晃,一个运气不好或许就会撞见正在做枪支交易的走私贩子。

       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学生独自走这样的路,绝对不是勇气而是愚蠢。

       可是如果有人跟着晴走进了这条小巷,就会看到刚刚还在眼前的女孩,一瞬间就在原地消失,像梦一样。

 

       日向晴今年十四岁,初一。

       大概是去年的某一天,忽然学会了这个被她称为「瞬移」的能力。同这个能力的名字一样,晴可以瞬间从她的所在地消失,无视所有障碍物,立刻出现在她要去的地方。

       她试了很多次,已经大概摸清了使用规则。使用这个能力的时候,必须想清楚明确的移动方位和移动距离,距离限制是以她为圆心的半径一百多米以内,移动得越远、移动次数越多,对她体力消耗越大。

       为了更好地运用这个能力,晴把自己常去地点附近的路线都摸了个透。有这个看起来很适合逃命的能力在,晴感觉自己的生命在魔都里有了些保障。

       很长时间以来她都是一个人住,也没有特别亲近的朋友,所以她没告诉过别人有关这个能力的事。有这种特殊能力的自己和别人不同——她下意识地这么想。

       刻意强调这种不同会带来什么?总之不会是好结果。

       但是……

       不知道在横滨,是否也有和自己一样的异能力者呢?是否有机会遇见呢?

       即使遇见了……能够彼此理解,成为朋友吗?

 

       有好几个夜晚她坐在床上,靠着墙,透过玻璃窗凝望她生活的这座城市。有时候是晴夜,有时候是雨天,也有下雪的时候。光一直停留在横滨的行人上、街道上、店铺上,闪烁在高楼大厦和夜空里。夜晚的横滨处处亮着灯光,就像从来没有灭过。

       横滨很美。可她总觉得太冷了。

 

       “十点钟方向,一百三十二米。”晴在心中念了一遍。她记得这个坐标是个死胡同,胡同的出口是条离她家不远的街。只要走出去,之后步行一阵子就能到家了。

       她这么想着,熟练地发动异能力,眼前的场景在模糊了一瞬后迅速清晰。但当她看清眼前景象时,心中顿时一冷。

       本该空荡荡的小胡同里竟然有人在,而且是三个。不过准确来说,倒在血泊中的那两位大概已经没有呼吸了。唯一站在原地的是个表情淡漠的男孩,他刚刚松开手,让手里的枪随意地掉在尸体上。

       胡同并不长,晴和男孩只隔了几米。他们的视线在浮动着水汽的空气里交汇、停顿。

       男孩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和晴差不多大。他的右眼被盖在了绷带下,苍白的绷带在蓬松的黑发间露出一截,另一只鸢色的眸子仿佛遮着一层若隐若现的雾气。

       男孩身形偏瘦,脖颈和手臂上也都缠着绷带,里面穿着一件领口外翻的白色衬衫,系着黑色的领带,外面是一套纯黑的西装,蹬着一双黑色的皮鞋。他身上还披着另一件尺寸明显过大的西装外套,衣摆垂到膝盖,似乎只是具有装饰性作用。

       他那身装束就像是刚参加了一场葬礼。或是正要去谁的葬礼。

       那个漂亮的男孩看着她,脸上的冷漠还没来得及褪去,但死水般的眼神却稍微明亮起来,增添了几分生气。

       他有些惊诧地看着晴,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然后唇角扬起了开朗的笑容。

 

       晴僵在原地,脑内迅速思考着各种可能性。

       用瞬移立刻离开可能是最好的选择吧,运气好的话还会让对方误以为是幻觉。可是这么逼真的幻觉?对方不仅看到了校服还看到了脸……

       “这位忽然出现的小姐,如果你还要这样无声无息地忽然消失,我会感觉很困扰呢。”

       男孩眯起眼,语气轻松地笑着如是说。他向晴转过身子,抬起自己的两只手,展示了一下自己空空的手心:“如你所见,我刚刚把枪还给了这位先生,而且枪里已经没有子弹啦。”

       晴忍着反胃快速扫了一眼尸体,然后又将视线转到男孩身上。她向背后的墙退了两步,脸上满满的都是不信任。

       “别这么戒备嘛,那是我的工作。”他无奈地叹了口气,露出了友好的笑容,“我相信你出现在这里是个意外,所以不会伤害你的。但能向我说明一下吗?请不要担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只是想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为什么你认为我会相信你?”晴皱眉,犹疑着询问。

       男孩微微侧头,像是有些惊讶于晴问出了这样简单的问题:“可是,你没有选择吧?”

       他的脸上明明带着天使一样的笑容,但深邃的瞳里却毫无笑意。

       水汽逐渐浓重起来的空气里,只回荡着呼吸的声音。

       晴想说什么,可又闭了口。她挣扎了一会儿,最后犹豫着走近。这时男孩忽然“啊”了一声,吓得晴脚步一顿。他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满脸歉意:“对不起啊,刚才忘记作自我介绍了。”

       他微笑着向晴伸出手,似乎是希望对方来握住:“我是港口黑手党成员,太宰治。”

 

       “是这样啊……”太宰双臂环胸,一边走一边煞有介事地点着头,“那还真是一场时间不太巧妙的偶遇呢!”

       太宰并没有过度吃惊,这倒让晴有点意外:“这是……很常见的事吗?”

       “嗯……也没有那么常见,但说不上罕见吧。”太宰侧过头看她,“黑手党里也有很多异能力者哦,有很多奇奇怪怪的能力。虽然一般人都不知道这些。”

       晴心中一动,似乎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安心。

       “自己其实不是一个人”——好像在这么说着。

       “不过啊,小姐你的能力还挺有趣的。”太宰眨着亮闪闪的眼睛,还带着稚气的脸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要不要加入黑手党?”

       这意外的邀请又吓了她一跳,晴果决地摇头并又离太宰远了些。

       太宰满脸的遗憾:“哎——是吗,虽然被‘连名字都不愿意告诉我的小姐’你拒绝我已有心理准备,但实际听到还是觉得可惜呢。不过也不能强迫小姐啊。”

       “既然已经解释清楚了,我可以离开吗?”太宰似乎并不打算违反承诺。晴顶着会惹路人注目的压力愣是和看起来就像黑社会的太宰走了一阵子,此时终于松了口气。

       太宰停下脚步,像是有些苦恼的思考着什么:“嗯,也对。可是就这么让你走了的话……”

       雨点一滴两滴地掉在了地上,已经蓄势待发了许久的雨终于姗姗来迟。

       太宰忽然抬起刚刚低下沉思的头,一拳打在自己手心,眼里像闪着星光似的转头看晴:“对了!我有个好主意!”

       太宰笑着指向路边的一家店:“刚好我有点渴了,你请我喝杯饮料吧!”

 

       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明明只是想早点回家的,可是现在为什么她会和一个认识不到二十分钟的男生站在奶茶店门口,而且对方还要让她请客。

       虽然这不是绅士风度和钱包厚度的问题。

       晴看着密密的雨帘,站在奶茶店窗口前的屋檐下,认命般地叹气:“你想喝什么?”

       “咖啡。”男孩倚在柜台边左顾右盼,听到询问不假思索地回答。

       晴转头看向服务员:“请来一杯红豆奶茶,谢谢。”

       “咦,我说的是咖啡哦?”太宰满脸疑惑。

       “看看现在几点了,喝咖啡你想晚上睡不着……”晴说到一半忽然住了口。她想起了对方的职业,意识到自己做了件蠢事。

       太宰笑起来,语气一半揶揄一半好笑:“是吗?担心我晚上睡不着啊。小姐你真善良。”

       晴没有再说话,太宰安静地背靠柜台站在一边。能清晰地听到雨声,而雨里其他的声音都模糊了。

       晴忽然开口问他,他回答。

       “太宰,你几岁?”

       “十四。”

       “是吗……跟我一样。”

       他们没有转过头去看彼此。

 

       晴从包里拿出折叠伞,撑开。太宰依旧靠在柜台上,一边喝着奶茶一边看她。

       “再见。”晴犹豫了片刻后这么说。

       “嗯,再见。”太宰微笑着向她挥了挥手。

       晴顶着伞走进雨里,雨水撞在伞上的声响比在等待的时候更清晰。她想起太宰那身不合年龄却没有不合气质的黑西装,她想起太宰身上那些或许盖住了很多伤口的惨白的绷带,她想起太宰那种时而亲切时而疏离的微笑。

       她停下脚步,转过头。

       太宰还站在那里,或许刚刚还在看着她的背影,可她觉得又不像。他的目光没有焦点地落在这条下着大雨的街上,或许是看着匆匆来去的行人,又或者没有看着这些人中的任何一个,或许对他来说这些人都一样。

       伞在原地停留了一会儿,最后在雨里远去。


---------------------------------------------------------------------------------------

题记是外传小说二里太宰的台词。我看到大部分翻译的都是“腐化世界”,但我看的是台版翻译,台版翻的是“氧化”,我也更喜欢这个译本。

第一章里晴的性格表现得其实很片面,事实上她是开朗活泼但比较谨慎的性格。因为第一章跟太宰还不熟最后只剩谨慎了。之后这个形象会表现得更加立体的。


因为之前补了一个月的排球,然后又因为期末考试,最后停了将近两个月的笔……后果呢?后果就是手感完全弃我而去了……不手感你回来!

这一章我写了可能七八个小时……正常的话需要一半的时间还不到。因为每次开头总是特别难写的,这次有一大半的时间都在挣扎着修改上了……结果前半段还是有点不敢看。

再加上最近想调节自己的写作方式,但是看起来在手感回来之前这很难。文笔上……总之我会加油的?

评论(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