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荟

写手。
学业繁忙,更新缓慢,但努力有始有终。
主食bg,偏爱亲情向、友情向。
头像by rella

【02】梦醒(太宰BG,黑时ver.)

太宰才十四岁就这么会撩,等他大了整个横滨岂不是都很危险(深沉)

这整话晴的心情都是“???exm?”

---------------------------------------------------------------------------------------------

02.

八月的某个艳阳天的傍晚,在书店打工结束的晴脱掉了相对厚重的工作服,炎热的感觉才减缓了些,于是一时兴起地选了一条经过河流的回家路线。

河岸边是柔软的草地,绵延着铺上连接路与河岸的斜坡。晴坐到草地上,看着流动的粼粼河水反射着夕阳的暖光,一天的疲惫与燥热都渐渐淡去。

河边的这条路较窄,不适合汽车行驶,离居民区也有点距离,所以是个很安静的地方。晴喜欢安静。这里只有一个人的时候,就像她的一个秘密基地。

抱着膝盖休息了一会儿的晴起身,正想离开时,忽然听到身后有人说话的声音。

“哇——果然没错。”男孩的声音喜悦又带着赞叹,“这真是一条不错的河啊。”

莫名耳熟的声音。晴转过身,微仰起头向路上看去。

她看到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孩从原地跳起,那一瞬间他们的眼神相接,停顿。男孩身上披着的黑西装外套被风卷得脱离了身体。她看到男孩惊愕的神情,男孩头上缠着的绷带,男孩耳边黑色的碎发……

身前传来巨大的冲力,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她躺在那条她熟悉的河岸上,后脑和耳背是草地湿润的触感,而她身上趴着一个莫名其妙从路上跳下来的男孩。

“呜哇,对不起啊,难得看见这么一条好河,周围又没有碍事的人,心情太激动了。”男孩的声音里沮丧多过歉意,他双手撑在晴脖颈两边的空地上,稍微抬起身子。男孩黑色的短发柔软蓬松,右眼缠着惨白的绷带,鸢色的左眸里浮着一层朦胧的雾气。

男孩看着她,唇角挑着温暖的笑意,语气欢快如呼唤朋友的名字:“不愿意告诉我名字的小姐?”

和四五个月前一样,不过这么短暂的时间,一个人应该也不会改变多少。所以她不需要费力思考就立刻想起遇见他的全部经历,尽管几个月来她一直莫名地抗拒回忆。

“真是太巧了,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与小姐你重逢,我想这就是命运吧。”

太宰深情地看着她,语气温柔得像春天的一汪江水。

晴默默地看着他半晌,最终情感战胜了理智,她语气阴森地开口:“下来。”

不知道太宰是刻意还是真的忘记了自己趴在晴身上这个重要的事实,但经过提点,太宰立刻从善如流地站了起来。

晴坐起身子,心里安慰自己,对方和自己一样十四岁他没有成年,这不是性骚扰这是意外,而且他是个黑手党叫警察也没什么用。

正在晴努力给自己做心理建树说不要报警不要揍他的时候,刚刚用满怀深意的目光眺望着河水的太宰蹲下身,单膝跪在晴面前。他捧起晴的一只手一副吻手礼的架势,然后又用满怀深意的眼神看着晴,语气诚恳。

“小姐。”

“如果我现在跳进这条河里自杀……你会跳下来救我吗?”

“不会。”晴打开太宰的手,语气比太宰的还要诚恳而且异常果决。

太宰笑了,是那种真正喜悦的、发自内心的笑容,笑得晴一愣一愣的。

他说:“太好了。”

然后太宰转过身子走向河边,然后太宰解开身上那件西装外套的扣子,然后他脱下外套扔在河岸上,然后纵身一跃跳进了河里。

整套动作一气呵成不带停顿,太宰甚至连头都没回一个。

晴愣愣的看着太宰连扑腾都没扑腾,水面上浮起的一连串的气泡由多到少,然后慢慢向着河流流动的方向飘走。

很好他应该不会游泳!

晴冲到前方跳进了河里,溅起巨大的水花。冷得有些刺骨的河水触着她的脸,她的身子,然后带着她沉向下方的黑暗。

夕阳还没有下山,映得水里泛起一层闪动的红光。太宰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袖衬衫,黑色的领带尾巴斜着指向水面,脖子上还是缠着绷带。

她在水里刚睁开眼睛,就又一次对上了太宰的视线。太宰那只鸢色的眸丝毫没有被水光映亮,反而是其中的某种东西,盖住了眼里仅有的几分亮光,显得越发晦暗不明。

真讨厌啊那个眼神,她想,就好像世界上再没有什么东西值得留恋一样。

太宰口中吐出的气泡越来越少,同时渐渐浮向水面,而晴还正在下沉。他看到晴,不知道是下意识还是有意的,向晴伸出了手。太宰挥动手臂的时候,缠在手上的绷带被水流搅动,一圈圈地散了开来。

晴毫不迟疑的握住了太宰那只向她伸出的手,即使在水里她也能感觉到太宰的手有多冷,就连本应有点温热的手心都感觉不到热度。

她捏紧太宰的手,太宰挣动了一下。

她告诉自己是啊,眼前这个人是活着的恒温动物。恒温动物是有温度的。

 

晴浑身湿答答地趴在草地上的时候已经累得动都不想动一下了。可是被那冷风一吹,再加上她瞟了一眼刚刚那个被自己推上岸的祸害,就又清醒过来。

那个祸害躺在草地上吐了几口水,然后不动了。晴坐起身,看着太宰黑色的发丝湿漉漉地贴在额头上,眸子紧闭,清秀漂亮的脸上带着痛苦的神情。

晴平静地说:“人工呼吸你想都不要想。”

“哦。”太宰平静地睁开眼坐起身。

“还有,再盯着我看就把笔扎进你眼睛里。”

“哦。”太宰平静地移开放在晴因沾了水而具有模糊透视效果的衣服上的目光。

 

太宰拿起之前飘到斜坡上的那件黑外套,贴心地披在晴身上。

晴想拒绝的,但是太宰一脸歉意地说着“已经给小姐造成麻烦了,要是小姐再感冒我就只能再跳一次河来谢罪了”这样的话,晴看着太宰那一提到“跳河”就开始飘花的背景,默默地拉紧了那件过大的外套。

太宰睁开眼睛后就生龙活虎的,给晴披了外套后又捡起自己扔在岸边的外套穿上,然后把自己散开的绷带缠好。晴认真地回忆了一下,自己应该是跳下河去救这个人的……自己应该是救人的一方没错。

“小姐真是口是心非呢,明明说不会救我的。”太宰遗憾地叹了口气。

“因为……夏天。”晴努力地想着借口,“太热了,你来之前我就想下河的,救你是顺便。”听起来好扯的理由。晴硬撑着说完,太宰眯起眼“哦——”了一声。

“是吗——我还以为是怕因为目睹了自杀现场而被警察盘问呢。”

可恶!这么好的理由刚才没想到。晴咬牙切齿。

 

上岸几分钟后,经过一番激烈的心理斗争,晴放弃了给对方做个“不要放弃人生”的心理辅导。想来他们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太宰是想上吊还是投河都跟她没什么关系。和他讲的越多不过是徒增麻烦罢了。她觉得没有再呆着的必要:“那么,我就先走了。”

晴犹豫了一下,还是准备脱下身上那件外套,但被太宰一把按住了。

“这样会着凉的。”太宰认真地说着,水珠从他发梢坠落,眸中映着夕阳的暖光,连一身沉重的黑色都显得柔和了些。这种环境自带特效越发衬得面前的少年如落入凡间的天使。

太宰那种关心的态度多少让她有点感动。她想了想,从扔在地上的包里摸出自己的手机,打开备忘录:“那……你给我记个地址吧,改天我寄……”

晴的手机默认来电铃声响了起来,页面显示是不认识的号码。她刚想按接听,对方就挂了电话。晴抬起头,看见太宰手里正拿着他自己的手机,手指还停留在按键上。

太宰看着晴,笑容灿烂:“我都把小姐的手机号码存到通讯录里了,小姐真的还是不打算告诉我名字吗?”

太宰停顿了一下,鸢色的眸里一派狡黠的神情:“不过有手机号码的话,只要想,很容易就能把名字查出来吧。”

刚才在心里还把他想成天使过真是抱歉。

“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号码?”

“哇,好长的名字耶。”太宰看着晴仿佛被重击的表情,笑着晃了晃自己的手机,“其实就是刚才啦,我偷偷地从小姐包里找出手机看了一眼号码哦。不过我没有看小姐的隐私,只是因为小姐把自己的包扔在那里半天有点担心而已。真是太不小心了,如果我是坏人怎么办呢?”

太宰在最后用了种语重心长的说教式口吻。还“如果”,晴心说你就是坏人啊。

“为什么要记我的号码?”晴还想挣扎一下,语气非常僵硬。

太宰疑惑地看着晴,语气理所当然:“因为小姐刚刚救了我,而我给小姐添了麻烦。留下联系方式以后才有报答的机会啊。”

“你上次放过了我,这不是刚好扯平吗?”

“上次小姐已经请我喝过奶茶了(虽然有点太甜),已经还完了人情哦。”

……你认真的吗?

“那么,小姐,你的名字是?”太宰向她伸出手,表情和动作都一如几个月前,在那个弥漫着水汽的狭窄小巷里。

但这次晴也向他伸出了手,虽然迟疑,虽然缓慢,但最后她握住了眼前男孩缠着绷带的手,看着他的眼睛。

“我叫日向晴。”

“嗯,是个好名字呢。”太宰微微一笑,“那么,晴桑,今后请多指教。”

啊,晴想,她从未像现在这样觉得“今后”这个词有那么让人绝望。


--------------------------------------------------------------------------------------------


和上一更都快差上一个月而且还是寒假实在对不起(土下座)

因为我实在没想到我会有这么忙的寒假……忙到我差点写不完作业……开学以后我会尽量抽时间写然后更新的,会比较慢,但是会尽量不坑的。


最近掉进了刀乱的坑,这篇写完好想写它的同人!……之前写完这个想写小排球的。啊我的翻墙速度也让人绝望。相信我这只是意外,真的。

评论(7)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