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荟

写手。
学业繁忙,更新缓慢,但努力有始有终。
主食bg,偏爱亲情向、友情向。
头像by rella

【03】梦醒(太宰BG,黑时ver.)

织田作的脑回路,我喜欢。

-----------------------------------------------------------------------------------------

03.

澄澈的天空中日光耀眼,浅金色的光零零散散地洒落在横滨的街头。一个有着蓬松黑发的男孩坐在咖啡店的窗边,穿着一身黑西装,心情颇好地哼着歌。

“太宰。”

“嗯?”太宰移开放在手机上的视线,笑着抬起头看向对面的男人。

“你如果忙的话,可以不用管我。”

太宰笑着摇摇头:“没有啦,相反最近真是闲到爆炸——所以又把上吊、跳河、割腕什么的都试了一遍,结果只是进医院躺了半天。啊啊,是选的日子不对吗?”

“或许吧。”男人若有所思般点了点头。

店门口的风铃清脆地响了起来,太宰微眯起眼,含着笑转过头去。踏进店门的女孩扎着褐色的长马尾,环顾四周的金色眸里像是流动着阳光。

“晴桑——这边。”太宰笑着向她挥手。

 

晴看到太宰之前是很压抑的。

看到太宰之后更压抑了。

她稍垂下头,让视线放在身前的地面上,快步走到太宰面前,说了句“谢谢你的外套”,语速快到几乎听不清字词。太宰只是看了一眼女孩递到面前的纸袋,却没有接过。他看着女孩的表情,忍不住苦笑:“晴桑你一脸的不情愿呢。”

哪个正常人摊上这种事会情愿啊。晴在心里啧了声,把袋子直接放在太宰身边,然后抬高视线。

她第一次在这么明亮的日光里看太宰,男孩鸢色的眸里摇曳着金色的光点,唇角挑着浅浅的笑意。

这时候晴才注意到还有人正看着她。她转过目光,正撞进对方平静如水的褐色眼眸。

那人有着一头稍显凌乱的红色短发,穿着一件棕色的条纹衬衫,手扶着桌上的咖啡杯。他看起来才二十岁左右,却已经带了种遍经风浪的成熟气息。男人的脸说不上清秀或俊美,但却有着双吸引人的眼睛。眼神平静,眸光深邃——是一种与太宰不同的深邃,深得有些空洞,却又矛盾地蕴着暖光,比太宰多了份生气与人情味。

太宰笑着扭过头说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这是前天救了我的晴桑——”太宰是这么介绍的,介绍得有够模糊。

晴礼貌地向对方躬身:“你好,我叫日向晴。”

太宰拍拍红发男人的肩膀,对晴介绍道:“这是织田作,我的朋友。”

织田作不方便站起来,只是坐着向晴点了点头:“你好。”

“来,晴桑,坐这边。”太宰殷勤地拉开圆桌边的另一把椅子招呼晴来坐。

晴看着笑容明媚的太宰,忽然想起自己只是来还件外套的,立刻挥手推辞:“不不我……”

太宰拉过她就按到椅子上,打断了晴的拒绝:“服务员,点单。”

当菜单被放在晴面前时,她沉默地低下头,发现自从认识太宰以来,自己就被逼学会了“认命”这个词。

 

“刚睁开眼睛的时候,”太宰伤感的叹了口气,“我还以为自己这次终于自杀成功了呢。不仅又被别人说教了一番,现在手腕又痛,真是太讨厌了。”

织田作看向太宰手腕上紧紧缠着的绷带:“那下次不要割腕了。”

太宰吃了一口刚端上来的蛋糕,皱着眉严肃的思考着:“嗯——说的也是。那织田作觉得吃安眠药怎么样?不过跳河也很让人着迷呢。啊啊,到底要选择哪种与死亡女神相见的方式,真是让人难以抉择啊。”

“是啊。”织田作似乎是赞同地这么说。

“织田作先生,”在听了五分钟足以吓跑邻桌正常人的谈话后,晴终于将目光从已经被她切割成无数小块的牛排上移开。她带着已经格式化的表情第一次插入对话,“您被别人说过‘很不会吐槽’吗?

主动挑起话题的是晴,这让织田作有些惊讶。

他看着晴,认真地想了想:“经常被这么说。”

晴一脸的“啊果然如此”。

“什么叫吐槽?”从直觉来判断,晴觉得织田作这个问题应该是认真的。

“大概……就是……”她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说,“反驳别人一些不靠谱的言论?”

太宰立刻端正坐姿一脸正色,用严肃的语气说着:“织田作是个大叔。”

“嗯。”织田作又点了点头。

“反驳啊织田作先生!!”

“啊……是吗,在这里反驳的话就叫做‘吐槽’?”织田作于是转过头看向太宰,用他同样严肃的语气,“太宰,我只比你大四岁,用‘大叔’这种叫法可能不太适合。”

晴趴倒在了桌上。

太宰没绷住,原地狂笑起来。

脸上从来只有一种表情的织田作波澜不惊地看看晴,又看看太宰:“不对吗?”

“那是陈述事实不是吐槽啊织田作先生!!”

太宰抹掉眼角的泪水,声音也笑得有点发颤:“放弃吧晴桑,织田作是学不会吐槽的。”

“他可是个跟我完——全——不一样的人哦。虽然是个港口黑手党,却从来不杀人什么的,很让人难以置信吧。”太宰提到黑手党时丝毫没有压低音量,语气依旧轻松欢快,“而且啊,织田作说话一直非常直接,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话里有话’。刚开始都会觉得难以接受,不过习惯后,会觉得非常治愈哦。”

“除了‘治愈’以外,其他的我想都是事实。”织田作补充说明。

晴表情复杂地看向太宰:“当着当事人的面这么说真的好吗?”

太宰打了个响指:“对!这就是‘吐槽’。虽然和织田作聊天很高兴,不过有时候我也希望有人能吐我的槽。太好了,晴桑。”

太宰向她微笑,鸢色的眸仿佛阳光照耀下波光粼粼的海面。晴感到心里某根紧绷着的弦忽然松了松。

“嗯,太好了。”她说。

 

从时间来说,这一餐可以算是午饭了。酒足饭饱且不用自己付账,还能和别人开开心心地聊天,晴少有这么惬意的体验。

“所以说织田作啊——”太宰的叹息语重心长,“下次有那种有趣的事一定要叫我去啊!”

织田作想了想:“你是指追踪走私贩子,还是解决地盘上的恶性绑架案件?”

这谈话一点都不愉快。

晴看了眼手表,拎起自己带来的斜挎包站起身来。

“诶,要走了吗?”太宰诧异地看着晴,“才聊了没多久呢。”

“足足有一个多小时了。”晴晃了晃自己带着手表的手,“我周六有兼职,上午还是请了假来的,现在去起码还有半天的工钱。”

“唔——那真可惜呢。”太宰一脸的遗憾,“说起来,晴桑在做什么工作呢?”

“私人书店的营业员。把客人放错地方的书放回原处,把新来的书登记入库之类的。”晴答,“书店的生意还不错,规模在同类书店里也算大的了,所以一般都有两三个服务员,我就请人代了班。”

织田作的眼神闪动了一下:“书店吗……因为最近很忙,好久没去了。”

太宰笑着也站起身来:“那正好,我们就一起去看看吧!”

“你们要是想聊的话可以继续,我……”

“不是啦,织田作喜欢看书,所以很想去那个书店看看吧。晴桑你还不了解他,织田作刚刚那个表情是很心动的意思哦!”

刚刚他明明连眼角都没动一下啊太宰。

 

所以最后,三个人就一起走在了横滨的街上。织田作走在中间,晴和太宰在他两边,按太宰的说法是晴可以多和织田作交流交流。晴心说不,我怕,和织田作聊天太容易冷场了。

虽然这么想,但他们还是聊了起来。太宰没有再提一些奇奇怪怪的话题,织田作虽然不善言辞,但每个回答都真诚地发自内心。或许是受到织田作的影响,虽然是在太宰面前,晴也更放得开了,于是三人聊得相当融洽。

正午的太阳炽烈,所幸建筑物挡住了街边的部分阳光。风流过他们的身侧,拂乱发丝或扬起衣角。他们时而穿过阴影,时而走进光里,谈话声与笑声在路边的小巷中回荡。

--------------------------------------------------------------------------------


不是一章比一章少,真的。虽然本来还想再写长点,但我分章节一般是根据剧情的进度来……所以只好再一次推翻自己的章节计划。

我很喜欢这一章结尾的场景,写的时候临时想到然后补完的。气氛很好,就在这里把它作为了这章的结尾。


从这章开始我准备还是每次都多打点tag……太冷了,真的太冷了,冷得我都伤心了。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