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荟

世界真美。

【穆莎】荣光

大概是我对这对cp的全部看法和理解了。

放了大半个月才捡起来写完,因为觉得思路很乱。不知道是否表达清楚了呢。


穆第一次见到莎赫扎德那年七岁。

他听说过无数这位最高祭司的事迹,一直对这位支撑帝国两百多年的传奇女性感到敬畏与好奇。因此在得到召见时,心里满是忐忑与期待。

那位大人,是怎样的人呢?

士兵引他穿过走廊,抵达花园,明媚的阳光穿过喷泉映在如茵绿草上。一个娇小的女孩站在那里,士兵向她下跪行礼。她听到道安回过头来——

那一瞬,穆以为是童话里的天使降临人间。

她的长发是金色的,带着起伏的波浪长长垂到地面,头上带着绿色的藤叶和红色的葡萄形装饰,白纱长裙的腰部束着粉色的饰带。她回过头来,睁开眼,眸子是晴日天空那样漂亮的蓝色,在阳光里显得更透明了些。

穆呆呆地看着她,抵在胸前行礼的拳头触碰着加快的心跳。他本该自我介绍,这时却一句话也说不出。但女孩看着他微笑了一下,开口的声音清冽如冷泉。

“欢迎你,穆·阿勒奇乌斯。”她的眼神是柔和的,脸上带着与这副年幼模样所不符的慈爱神情,“初次见面,我是莎赫扎德。”

他第一次将那个娇小的身影与传说划上等号,从此刻在心中一生一世。

 

“你很奇怪我看起来为什么那么年幼吧?”

穆被说中了所想,带着好奇不好意思地点头。

“我的本体太过年迈了,已经无法再走动,现在你看到的只是分身。我把本体藏起来了,很少有人知道在哪里……你想去看一看吗?”

“诶?”穆愣了一下,“我……可以吗?”

“你是阿勒奇乌斯家的子嗣,身上流着……他,和法纳利斯的血,一定会成为雷姆强大的战士。”莎赫扎德看着他,又像是透过他缅怀着谁,眼角隐约流露出悲伤的神色,但那哀色又很快为某种坚决所取代,“你会肩负起,雷姆的未来。”

 

通向那个隐秘藏匿地点的路曲折难行,越走越暗,像是要走向地心。穆不安地看着前方那个撑着法杖向前走的女孩,即使被告知那位大人并不像外貌这般年幼,他却仍忍不住担忧。

“莎赫扎德大人。”穆叫她,莎赫扎德停下脚步,回过头。

“怎么了?穆。”

穆向她伸出手,心里怀着对那份青涩爱慕的喜悦与不安:“这里太暗了……让我带着您走吧。”

莎赫扎德默默地看着他,时间漫长,只剩狂乱的心跳声。穆不知道她是否会在这片黑暗里看见他发烫的脸颊。可最后她伸出手,搭在他手上,像是笑了笑。

“那就拜托你了,穆。”

穆的眼神立刻亮起来,握紧了那双柔软的手,雀跃地应道是。

彼时他尚敢牵起她的手,怀着那大过尊敬的纯粹的喜爱。女孩在他伸手可及之处,看起来与他并无不同。

 

 

外国的使节前来会谈,由莎赫扎德接见他们,穆一方面是学习,一方面也作为护卫随侍。他感到有些紧张,莎赫扎德的神色却一如既往的平和镇定,带着某种安抚人心的力量。

对方使节就关税问题提出了刁难,穆对于那些复杂的词汇只是一知半解,但对方咄咄逼人的语气却让人听得分明。在嘈杂的、令人烦乱的极速话语声中,女孩清冽的声音坚定不容置疑地响起,微微振动空气。

“我拒绝。”莎赫扎德的语速平缓,“雷姆帝国有自己的规矩。”

穆看着端正地坐在石椅上的莎赫扎德。她还是那么漂亮。不曾长大,不曾老去。

他想起雷姆地底的密室,那具像是被禁锢在床上的瘦小的躯体。她的呼吸那么轻那么轻,是在那么安静的地底也听不清的声音。

“我累了,穆。”使节已经离开,莎赫扎德方才强硬的语气缓和下来,“辛苦你了,先回去吧。我在这里一个人待会儿。”

穆向她行礼告别,合上门前又从缝隙间看了她一眼。她闭着双眸,身子微斜,倚在扶手上,看起来脆弱而疲倦。

或许她确实是早该逝去了,沉眠在她还能够大声笑着的时代,而不是这样坐在这里,美丽却悲伤。

 

其实是不一样的。他们其实是不一样的。

他早知道。

 

“你知道金属器吗?”

“是在各地出现的迷宫里的,有着特殊力量的武器吧?”

“是的。雷姆也需要这份力量。”

莎赫扎德停下脚步,穆也跟着停下。她举起自己的魔杖,指向前方的空地。光河向她流去,她看着前方,将杖端一点点地向上提。地面震动摇晃中,高塔在他眼前拔地而起。

“去攻略迷宫吧,穆·阿勒奇乌斯。”

莎赫扎德转过身,看着他:“是你的话一定能做到。就像我最初选定的那位王一样。”

他迎着对方的视线,抬起拳头抵在心口。

“如您所愿。”

 

 

她总是看着远方,看着他看不到的东西。他们之间的距离从来都是不可触碰。

但那不会顾惜自己,全心全意地爱着雷姆的身姿,又是那样耀眼得让他移不开视线。

那是穆见过最优秀的,他唯一爱慕的女性,而今后不会再有别人。

 

在那张床边围着好几个人,慌乱的、哭泣的、急切的。穆站在那他无数次和她谈话的地方,空气是冰冷的温度。

“穆大人……”有人对他说话,穆向他们摆了摆手。

“你们先下去吧。”他低声说,“让我……和莎赫扎德大人单独待一会儿。”

人群离开了,留下熟悉的寂静。但是和以往不一样,这次他知道,寂静后不会再有那熟悉的清冽声音响起。

“……莎赫扎德大人。”

过了很久,他轻声叫她,声音在这空旷的房间里很清晰。

他慢慢地开始讲,开始很生涩,但几句话后又恢复了自己平时的语速。

他不停地讲,讲刚刚过去的灾难的结局,讲缇特斯现在的情况,讲这个国家将会有的一样自由的、崭新的未来。寂静被他的声音填满。

他讲着讲着停下来,抬起无神的眼眸,看向床上那具瘦小的身躯。

“莎赫扎德大人。”他向她走过去,站在那床边,低下头问她,“您现在……听得到吗?”

他看向莎赫扎德的脸,苍老却熟悉,安详地闭着双眸。

“rufu之类的事……我不太懂。您现在应该……已经汇入到那伟大的洪流里了吧。这样的话……听得到吗?”

他喃喃道,声音开始发抖:“我……果然还是很不安,不知道失去您的引导的今后,是否还能……真对不起……露出这么软弱的样子。”

莎赫扎德需要的是最锋利的剑,所以穆从不曾在她面前露出脆弱的的样子。他想让那个人安心一点,能放心地多依靠他一点……哪怕一点都好。

“可是……我……莎赫扎德大人……”

他是雷姆最强的战士,可此刻他觉得连站在这个人的遗体边都做不到了。浑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走了一样,他按着床沿跪下来,跪在她身边。

他看着莎赫扎德垂到地面的长发。同样的金色,却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失去光彩,枯干得像是稻草。她的手放在身侧,满是皱纹的皮肤干巴巴地贴在骨节上。

他伸向那只手,慢慢地握住它。

那手是冰冷的,枯瘦而僵硬,和那双温暖又柔软的手完全不同。

 

“又该换身体了……”莎赫扎德低声说,“不惜做这么难看的事情也要粘着这个国家,我……真是……”

 

“不。”

穆握着那只已经失去温度的手,他想更用力地握住它给予哪怕一丝温度,又害怕地觉得那脆弱如随时会碎裂消失。

他紧紧地、又小心翼翼地握着那只手,额头贴着她的手腕,红色的长发垂到她手臂上。

“不,您……”穆颤抖着,眼泪滴落下来,“您……”

“您……非常美……”

 

 

END


莎赫扎德把自己的全部献给了雷姆,而穆把自己的爱给了这样的她。

刻意尽量不去写其他人物的名字,这份爱意从始至终是穆一个人的事。

他的爱从恋慕到后来与尊敬难以分别,应该是对这份感情认识得更清醒,却埋得更深了。不会有结果,也不会去奢望什么。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