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荟

写手。
学业繁忙,更新缓慢,但努力有始有终。
主食bg,偏爱亲情向、友情向。

头像by阿纪

排球in除妖师paro

终于写完了……字数一万四,一不小心写多了片段。想了想还是都写完了才放上来。

突如其来的脑洞,觉得还挺有意思的。

因为估计没有时间,世界观和剧情线也没有设定好,就写几个设定和片段过过瘾w怎么说呢,字数多少真的取决于一时间有没有灵感,各种设定都比较贴近原作,也用了很多原作梗。

 

 

 

-乌野

 

-日向翔阳

-刚入门的除妖师新手,总是元气十足。很有毅力,讨厌输。因为性格开朗毫无心机,交际能力和感染力都不自觉的达到了max。速度和体力都像个怪物,总被前辈们甩去当吸引妖怪的诱饵。有他在的任务成功率都非常高,被称为“最强诱饵”。憧憬着乌野传说中的除妖师“小巨人”(不行我要出戏了)。

-式神:影山飞雄

-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成为日向的式神。实力很强,罕见的几乎全能型式神(能力上),控场能力是式神中罕见的强。弱点大概是单细胞和情商负值。因为和日向实力差距太大不能被很好地控制,偶尔会暴走。和日向的关系,比起主人和式神,更像是朋友(天天吵的那种)。

-以前是某个北方山头的鬼王,因为过度自我中心而被朋友孤立。

 

(初次见面)

“我要到外面的世界去。如果呆在这里很寂寞的话,那和我一起来吧!”日向向他伸出手,笑容纯粹,明亮如日光,“不管是什么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们一定能在外面的世界里找到新的伙伴!”

影山看着那个人类男孩向他伸出手,耳边只有风拂动山上枝叶的窸窣声响,盛满了足够让他发疯的寂寥。眼前的人为他指明了一条新的路径,通向一个他从未到过的、新的世界。

他伸出手,握住眼前的阳光,声音仿佛风在山谷中回响。

他说,好。

 

(练习)

日向第N次被影山打趴在地上。

影山忍不住叹了口气,放下刚刚举起准备施法的手,语气里有点疲惫:“喂日向,差不多了吧。你那三脚猫的法术功夫又不是一下子就能练上去的。坚持不下去了就直说。”

日向嘭的捶了下地:“还没完呢!”

男孩抬起头,橙色刘海打下的阴影中,琥珀般的眸里闪烁着让人胆寒的明光。

“再来。”

 

 

-月岛萤

-除妖师新手,比起毫无基础的日向,入门前了解过很多。腹黑,任何情况下都冷静得可怕,对战局时机把握得很准。毒舌攻击不分敌我。对单细胞没辙,却偏偏呆在盛产单细胞的乌野,心情之复杂难以言说。

-式神:月岛明光

-萤的亲生哥哥,因故去世,变成了式神。(没成为怨灵还是让萤松了口气)萤成为除妖师的主要理由。很关心弟弟,却从来都是被教育的那一方。

-式神:山口忠

-在明光还活着的时候就认识了萤的式神,和萤是好朋友。原本个性胆小,但慢慢变得坚强,有时候会爆发出让人惊讶的战斗力。对谷地仁花抱有好感。

 

(幻觉)

月岛带着耳机,支着脑袋,浅黄色的短发在日光里晕染出淡淡的柔光。中午的阳光太舒服了,从窗户打到书桌上,半个人都罩在光里。他翻书的速度原来越慢,最后停了下来。

“月!月!”迷迷糊糊的,有人好像在这么叫他。语气和声音都分外耳熟。

他想说真吵啊,然后睁开了眼睛,眼中映出绿发男孩焦急的神情。

“是山口啊。”他明明没有回神,身体却下意识地开口这么说,“怎么了?”

男孩身体一僵,刚刚焦急的语气缓了下来,右手有些紧张地触着脸颊,眼神飘忽开始犹豫:“啊……那个……是……”

强烈的不安从心底升起,从过去一直通到现在的那种,让人记忆犹新的恐慌。

山口悄悄看着月岛的神色,身子微微颤抖着,一副要哭出来的神情:“明光哥哥他……”

“明光哥哥他——”

他猛的从梦里惊醒,睁开眼就看到哥哥关切的眼神。

明光忧虑地看着月岛,语气关切:“萤,怎么了?你好像睡得很不安稳,做噩梦了吗?”

月岛默默地看着哥哥好一会儿,想伸出手去触摸,感受一下他是否真实存在,可最后又收回了手。他早就知道那是什么样的触感。向他表明哥哥不再是人类的触感。

“没什么。”他转过头去,淡淡地回答,“只是个噩梦而已。”

 

(理由)

“我听说,有些除妖师能把式神变成真正的人类。”月岛犹豫了一会儿,缓缓地开口。

“所以你是……为了哥哥才做除妖师的吗?”日向没想到平时一脸冷淡且毒舌的月岛居然这样的为家人着想,顿时一阵感动。
    “嗯……可以这么说吧。”月岛推了推眼镜,“但是看到你和影山之后,就觉得这果然是个错误的决定。”

 

 

-菅原孝支

-乌野元老。温柔细心体贴后辈,非常称职的指导者和前辈。观察力敏锐,乌野里最擅长预测、制定战术的人。友好的外交担当,很有气量。了解自己的伙伴,能最大程度发挥出队员的力量。喜欢清水洁子。

-式神:西谷夕

-乌野防御最强,被称为“守护神”。乐观开朗,和日向很聊得来。坦诚直率、敢想敢做。是队友的坚实后盾,在气氛紧张的时候总能鼓舞士气。

-式神:田中龙之介

-乌野攻击输出第二。单细胞,容易被激怒。但非常明白队友团结的重要性。(以暴制暴)阻止打架小能手(x)

 

大地:菅那么细心耐心的人……为什么两个式神都是单细胞。

旭:啊哈哈……大概是……缘分吧?

 

 

【队长】

-泽村大地

-稳重可靠的队长。生起气来很可怕。

-式神:东峰旭

-乌野攻击力最强。外表粗犷,却意外是个敏感细心有点胆小的人。(大地:心好累。)

-式神:缘下力

-腹黑。平时是稳重型,希望能像大地一样支撑队友。

 

 

-清水洁子

-业界以美貌闻名的女神(并不是花瓶)。体力和速度都很厉害。平时看起来比较冷淡,但很关心队员,是个很温柔的人。

-式神:谷地仁花

-可爱的女孩子,刚开始比较胆小,和队员混熟了后表现出开朗的一面。动作看起来笨拙实际很灵活。

 

-【领队】乌养繁心

-【顾问】武田一铁

 

 

(乌野执行任务的日常)

“左拐!右!左!左!右……日向白痴!刚才那里不用转弯的!”

“是你说右拐的!说那么快就算是我也不知道啊!”

“既然反应力那么好就不要浪费,提高点智商啊白痴!”

“还不是因为你飞在天上啊影山混蛋!要不我们换一下我来指路?”

正在准备捕妖法阵的月岛忍无可忍地切断了公共频道,转通菅原的私频道:“菅原前辈,我很认真的想要配合他们,但他们再这么吵我很难估计情势。”

“对不起……真是辛苦你了月岛,毕竟他们还在磨合期,你……”

“跟你们说过多少次不要在公共频道乱吼!!”大地的咆哮隔着菅原的通话系统直击月岛的耳膜,然后世界安静了好一会儿,月岛才再次听见菅原的声音。

“……咳,抱歉,我想现在公共频道该安静多了。”

 

 

 

-音驹

 

【队长】

-孤爪研磨

-音驹的核心与灵魂。平时总是半垂着眼,懒懒散散的样子。不擅长人际交往,害怕麻烦和引人注目。虽然有多收几只式神的实力,却觉得“一只式神就很麻烦了再多我还是转行当家里蹲”然后果断放弃。执行任务的时候会稍微认真点。喜欢游戏。认真起来会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对事物缺乏热情与好奇心,但是对日向却很有好感。

-式神:黑尾铁朗

-心机深沉,善于伪装和挑衅他人。因为平时总是把气息掩藏的很好,乍看会以为是人类。擅长制定战略、攻击预判,战斗经验丰富。明明是研磨的式神,第一次见到的人却都会认反。很了解研磨(还能从研磨的面瘫脸中读出其情绪变化)。

 

 

-夜久卫辅

-音驹防守担当,视力很好,不会错放任何需要被捕捉的妖。刚开始和黑尾的关系不太好。和西谷很投缘。性格和菅原有些相似,平时温和稳重。最大的痛点是矮,被提到会生气,然而收了个一直都没有智商和情商(也可能只是没有脑子)的式神。

-式神:灰羽列夫

-个字很高,有天赋战斗优势,可惜经验太浅难以发挥。潜力很强,被攻击力薄弱的音驹所看重。由夜久、黑尾、研磨轮流训练,因为总是不长记性而一直被研磨嫌弃。性子非常直,想到什么说什么。因为提到身高问题而被夜久揍过的次数数不过来。

 

 

(音驹的任务日常)

研磨:今天的任务分配是这样的。阿黑负责指挥和制定战略,夜久负责侦查和执行指挥,列夫负责给夜久好好帮忙不要犯傻(列:我才没?!……夜:闭嘴安静听着),其他人要做什么就问阿黑。

黑尾:那你呢?

研磨(认真地晃了晃手里的游戏机):我负责在你们回来之前把这关游戏打通。

黑尾:听我说研磨,我们不能这样。你是队长,不能坐在这里动都不动。

夜久(笑):看起来这次的任务难度还是太低了,所以研磨毫无干劲啊。

研磨:正解。

黑尾:夜久你也是!不能这么宠研磨!不要帮他找借口,要借口也要让研磨自己去想!

研磨:想借口太累了……你是老妈子吗。

夜久(一脸鄙夷):你有什么立场说我,最宠研磨的是你吧。

 

(见面)

“你也迷路了吗?”日向很高兴能在这里遇见同类,但对面金发的少年却没答话,只是尴尬的拉着自己的包带,眼神飘移。

“看你的衣服,你也是除妖师吗?最近这一带除妖师还真多呢!”日向没有对方不想理他的自觉,依旧高高兴兴,甚至开始自我介绍,“我叫日向翔阳。刚才跟队友走散了,你也是吗?”

日向又说了一次“也”。男孩终于把目光聚焦到日向身上,轻轻地嗯了一声。他看了看日向的四周,第一次开口问话:“你的式神呢?”

“他啊——跟我赛跑的时候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日向无奈而有些生气的抓了抓头,“谁叫影山比我厉害那么多,想用召唤术叫他过来也失败了。你呢?”

“因为他太吵了,就把他扔在同伴那里先走了。”男孩的声音比较低,像是不喜欢开口说话一样,语气也懒懒散散的毫无起伏。“这里树林太密集,他一下子也很难找到我。”

“这样啊……”日向好像完全没有感觉哪里不对,“那我们就先呆在这里等他们来找吧!”

日向于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无视男孩满脸的拒绝,拍了拍身边的空地邀请对方。男孩犹豫了好一阵子,大概是真的也有点累了,最后还是坐了下来,但离日向有点远。

日向依旧没感受到对方的拒绝。

“我们是来A区找一个叫‘音驹’的队伍打竞技赛的。听说他们的领队跟我们领队很有交情。你知道这个队吗?”

“嗯,知道。”男孩淡淡地应答,眼光扫过日向衣服上振翅欲飞的乌鸦队徽。

“是吧!他们在这里很有名吗?很厉害吗?真是迫不及待想和他们比试啊!”

“厉害……起码现在,”男孩第一次抬起眼正视日向,暗金色的瞳孔完全打开,像是漂亮的猫眼,“我认为,很厉害。”

“那太好了!”日向非常高兴,自动挪得离他近了些。

他不是很习惯和陌生人距离太近,稍有些不自在地垂下头,侧着眼看日向,眼神里却比之前多了几分兴趣:“你叫日向翔阳……是吗?”

“是啊。啊,说起来,我还没问过你的名字呢!”日向大大方方地向他伸出手,“我来自G区的乌野,你是哪个队的?”

男孩抬起头,风吹动他金色的短发,吹乱他金色眼眸中的阳光。他向日向伸出手,刚刚一直牢牢挂在肩上的包带滑落,露出红色队服上绣着的猫形队徽。

“我是音驹的队长,孤爪研磨。”他握住日向的手,看着对方的眼睛说。

“请多指教。”

 

(no zuo no die)

“研磨,你认识乌野的那个小不点?”夜久有些意外的指着日向问研磨。

“唔。”研磨点点头,“之前迷路的时候碰到的。”

列夫听着他们的对话笑起来,语气自然毫无自觉地说:“夜久桑只比他高一点点吧?”

世界安静了几秒。

“列夫,做好受死的觉悟了吗?”夜久咬牙切齿地揉着自己的手腕,眼神冰冷。

“诶?诶……等等,一会儿就要打竞技赛了哦夜久桑、等、研磨前辈救命啊啊啊啊啊啊!”

“我好像跟他说过很多次不要叫我前辈。”研磨面无表情的背过身向前走,完全忽视身后的惨叫。

黑尾无奈地叹了口气,揉揉眉心,语气有点疲惫:“真是的,和他说过多少次啊,在夜久面前提身高就是找死。这下我也救不了他。”

“不用救。让他长长记性。走了阿黑。”

“哦,好。”黑尾回过头招呼了一声,“夜久——揍完他记得带上跟过来啊!”

夜久比了个“明白”的手势。

 

(把研磨拖出家门的日常)

“研磨,不要再窝在家里了,出去走走吧。”黑尾和蔼可亲(?)地摸着研磨的头,眼神慈祥(?),“再不多晒晒太阳要更加长不高了哦?”

“闭嘴。”研磨正低头专注于手上的游戏,没法分出一只手去打开他,所以只是盯着游戏机皱了皱眉。

“研磨你再这么窝下去都要长出蘑菇来了。”

“正好作晚饭食材不用出门了。”研磨知道接下来黑尾又要开各种威逼利诱引他出门,说到这里就截住话题自退一步,“这关还有十分钟就能通,之后我就出去。”

黑尾有些意外,似笑非笑地看着研磨:“诶——研磨最近意外的好说话呢。自从听说最近要和乌野组队打任务开始,就一直很有干劲呢。”

“什么叫很有干劲……并没有。”

“没有吗?不是对乌野里的那个菜鸟除妖师很感兴趣吗?叫太阳什么的。”

“是日向翔阳。”研磨再次皱了皱眉,发音清晰地纠正。

“看!记那么清楚,就是对他很感兴趣嘛。”

“……没有。”

“有。”

“没有。”

“有。”

“……吵死了,阿黑。”

 

(赌约)

很少有和研磨单独相处的机会。收拾完刚才的练习场地,日向就坐到研磨身边的草地上,看见对方早就闭上了眼睛。

“研磨你在干嘛?”

“补充养分。”研磨睁开眼,将下巴埋在双膝间,“阿黑说晒太阳能长高。”

“诶?!真的吗?”日向一副就要信了的样子。

“不知道。你改天去问阿黑吧。”研磨干脆利落地甩锅。

(上文不接下文的缓冲线)

“因为翔阳很有趣,所以我想和翔阳来一场比赛。”研磨转过脸时刚好背着太阳,暗金色的眸中却流动着某种让人害怕的光。仿佛猫正盯着自己的猎物,一呼一吸间的每个音节都透着种危险的气息,“一场输一次,就game over的比赛。”

日向看着他。

研磨直视着他的眼睛。

日向笑起来,褐色眼眸里的两个小太阳闪烁着比平日里更明亮的光彩。他伸出拳头,和研磨的拳头轻轻一碰,像他们第一次握手那样自然。

“好啊。”他说,“那就比吧。”

 

 

 

-枭谷

 

【队长】

-赤苇京治

-冷静的面瘫,双商都很高。谦虚细心。看起来稳健谨慎,实际作战风格却是走猛攻的路子(虽然跟他的式神也有很大关系)。很了解木兔,应该是能发挥出木兔最大实力的除妖师。平时还担任吐槽役。

-式神:木兔(光太郎)(感觉还是不要括号里的全名更有气氛)

-攻击力(在业界)全国前五,状态好的时候稳进前三。最大的弱点是状态强烈受到情绪的影响,时好时坏,为此坑过队友无数次。因赤苇完全了解其性格特点,80%的时候能及时补救他的情绪。虽然是赤苇的式神,赤苇却对他很敬重。是个单细胞,很欣赏日向。

-式神:木叶秋纪

-攻击力、防御力、预判等等都能力平平,没有特别强的方面,也没有特别弱的方面。比拼单项能力并不强,但综合能力十分稳定,仿佛是木兔的反面。是个很难攻破的式神。

 

 

(选择)

枭谷是个强队,在全国也排得上号的那种强队。

木兔一直在枭谷,从枭谷建立开始,就一直是枭谷队长的式神。每一任主人去世后,他都继续呆在枭谷。等几天,几个月,甚至是几年,从枭谷的队员里再找出一个自己中意的认作主人。每个能被他认可的人都作了枭谷的队长,尽职尽责。有时候这也让人感到奇怪,或许是木兔某种单纯而又意外可靠的直觉。

久而久之,“木兔选定的主人就是枭谷的队长”成了一个不成文的约定。

木兔的强大为枭谷吸引了众多成员,赤苇也是其中之一。不过赤苇入队前并没多想什么,选择枭谷,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在A区长大,枭谷又是A区最著名的队伍之一。他只是个不起眼的除妖师,没什么大的野心,对自己的式神木叶秋纪也很满意,虽然对自己的能力有几分自信,却从没想过会被这种传说级的式神所青睐。

 

那时候他还进入枭谷没多久,也没认识几个队友。因为不太了解总部的布局,想着自己毕竟是枭谷的成员了,总不能以后进自家总部还要迷路,就带着木叶去总部大楼里瞎转悠。

任务区是人最多的地方。赤苇暂时没想接任务,打算穿过任务区到另一边去看看。他一边低头看着地图一边向前走,同时还注意着四周,确认自己不会撞到人——但有人主动撞到了他。

赤苇被撞得后退了两三步,被身后的木叶扶住了。他抬起头,看到眼前一个穿着枭谷队服的青年,发色灰黑相间,金眸竖曈,神采奕奕。

“嗯?你很眼生啊。”那人上上下下打量了赤苇一遍,语气张扬,“新人吗?”

刚才他撞到赤苇后愣了好一会儿,大概不是故意的。赤苇点了点头,虽然明知不是自己的错,还是吐音清晰地说了句“抱歉”,微微一鞠躬想要走开,却不想被青年拉住了。不仅仅是拉住,对方还极其自来熟地伸手揽住他的肩膀,自然到木叶都愣愣地不知作何反应。

如果对方不是队友,那一瞬间赤苇真的十分想报警。

“那你来枭谷算是来对了!很有眼光啊小子!我跟你说,枭谷在全国都是前几的队伍啊!实力超强的!”青年一脸的骄傲,夸起枭谷来像是什么传销组织的头目。赤苇心说我已经是枭谷的成员了,这些话还是拿去招揽那些自由除妖师吧。

“怎么,新人,你是来接任务的吗?”这语气又变成了游戏里的npc。

“接任务的机器在那边,你走的方向是出口。”青年指着人群聚集的地方对他说。赤苇刚刚摇头想解释说不不不我只是来走走——还没开口就被青年拉去了任务机的方向。

“我不是——”赤苇还想试着解释一下。

“喂喂喂,你们太挤了!让一让让一让,急什么!”青年对着人群大呼小叫,“任务又接不完,自己回去先多练练组好小队,任务都会自动上门来的!”

赤苇一惊,这话说得也太大胆了,插队还插得这么理直气壮、不,已经不能算插队了,完全就是扰乱秩序吧!这种人居然还没被赶出枭谷?

赤苇有些心惊地看着一旁管理秩序的治安人员,却看到他们对于青年这么响亮的声音,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更让他震惊的是任务机前的人群纷纷避开,偶有几个愤愤不平、看起来新人模样的,也都被前辈拉开吞回了抱怨。

“好像碰上了不得了的人啊……”木叶低声道出了赤苇的心声。

青年极其自然地走到机器前,要来赤苇的ID卡刷好,赤苇在他的注视下默默地输入密码。

青年点开他账号的档案,一边看还一边大声地读出声来:“赤苇京治,哦,不错的名字嘛!我看看。诶,没组过队啊。”

赤苇以为会被当做不负责任地来凑个热闹,已经做好了吞锅的准备,却不想青年“哦——”了一声,转过头,看着赤苇的眼神里居然充满欣赏:“不错嘛!小子!很有志气啊!想挑战单人任务吗!”

不,我什么任务都不想挑战。我想回家。

赤苇站在原地沉默,青年依旧兴高采烈地自说自话。

“以前执行的几个任务都完成得很漂亮嘛,虽然都是临时队伍。嗯嗯,不错不错,我很看好你哦赤苇!”青年已经开始直呼其名了。赤苇迎着周遭未来队友的视线,开始认真的思考有没有退队的必要,思考要是不退以后在这儿还混得下去吗。

“已经有一个式神了啊,你后面那个吗?看起来真普通啊。像你这样的初级除妖师,平时只能带一个式神出任务吧。”青年看向木叶,忽然皱起眉,语气莫名有点失望,“喂赤苇,这式神你就不要了行吧?”

这人在说什么啊?

周遭人群忽然间有些喧闹起来,连一边的保安也终于被惊动了。

幸好赤苇定力还可以,强自冷静下来,语气坚定地回答:“对不起,恕我拒绝。木叶是一直以来和我战斗的伙伴、好友,不管什么原因,我都不能抛弃他。”

“嗯!很讲义气!这点我也喜欢!”青年点点头,刚刚高兴起来的语气却又消沉下去,抱着双臂皱着眉,语气苦恼地思考着,“总的来说条件都很不错啊,就是——唔,可恶,我还从来没有被谁当成第二式神呢!”

……他刚才说什么?他是式神?

一直把对方当作除妖师的赤苇愣住了。

“算了!不管了!等了三年好不容易碰到个能看得上眼的!”青年自暴自弃般地摇摇头大声说着,仿佛这么决定以后就轻松下来,心情立刻像是万里无云的晴天般明朗。

“那以后我就是你的式神了!还有那边那个,叫秋木——什么的吧,以后就是朋友啦!”青年向他伸出手,笑容是他从未见过的灿烂。仍是那么自说自话,语气坚定得像是根本没想过赤苇会拒绝。

“我叫木兔,以后就多指教啦,赤苇。”

 

(枭谷任务日常)

木兔:我刚刚居然就那么放跑了那个小妖……从我面前过去的……

木叶:你知道就好。

木兔(悲痛欲绝):对不起!赤苇!今天的任务还是交给别人吧!

赤苇:……(又来)

枭谷众人(关爱智障的眼神.jpg)(我们已经习惯了.jpg)

 

(任务结束)

“你也真是辛苦啊,赤苇。”刚结束了任务,又目睹了一次赤苇让木兔振作的全过程,木叶啧啧感慨着拍拍赤苇的肩膀。

刚用过法术有点疲惫,赤苇摇了摇头:“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现在为止也只能引出木兔一小部分的力量,但这还不够。木兔桑选择了我,我不能辜负他和枭谷的期待。”

“这话真是,别那么看轻自己啊。”木叶无奈地摇摇头,“先不说木兔,虽然他确实很厉害,但我也不是那么弱的式神啊!我也选择了你。不管是我还是木兔,我们选择了你,也是被你所选择。你很厉害,赤苇,这一点你要记住啊,不管什么时候。”

“……谢谢。”

 

“不过你也不用次次任务都费尽心思调整木兔的状态啦,看着都超累的。没有他我们还是能完成任务。嘛,虽然会比较难……”

“没有特意去那么做,只是……”赤苇唇角扬起一个浅浅的弧度,“状态好的木兔桑,只是看着也很开心啊。”

“呜啊……感觉又输给木兔了,有点不甘心啊。”木叶仿佛受伤地捂着自己的心脏,“刚才这话被木兔听见,一定会连尾巴都翘到天上去的。”

木叶仿佛忽然想到什么,转头看着赤苇:“要不赤苇你再说一遍?我录下来,下次木兔又消沉的时候放给他听,包管他状态立刻回来!”

“背着我在说什么啊木叶,我好像听到了我的名字还有‘录音’什么的。”木兔忽然出现在他们中间,一手揽着木叶的脖子一手揽着赤苇的脖子,因为刚才的任务又是由他最后一击,心情十分的好。木叶都还没想出要回他什么话,木兔自己就先扯开了话题。

“赤苇你看见了吧!我最后那一击!超厉害的是吧!哈哈哈,那家伙都吓到了!”

“嗯,很厉害。”

“哈哈哈我果然是最强的!”

“是——木兔大人最厉害啦。”

 

 

 

-青城

 

【队长】

-及川彻

-全能型除妖师。(大部分(指挥型)除妖师都依靠于式神的力量,及川是少部分通过强化除妖师自身来作为队伍主力的成员。)

-能力优秀,努力坚韧,执着于胜利。长相帅气,女人缘很好,平时看起来有些轻浮,认真起来很可靠,对敌人来说是可怕。善于分析,看透人心,敌我缺点都看得很清楚,能很好地发挥出队友的实力。自尊心出人意料的强。因为每次竞技赛都输给白鸟泽,跟牛岛若利的关系很不友好。

-三年前在找式神的时候到过影山的领地,打败了影山,但出于影山自身的强烈反对意识契约失败,对于没能把影山收为式神感到遗憾。仗着身高优势一直叫日向“小不点”,对影山做了日向式神这一点有些在意。

-式神:国见英

-冷静的头脑派。讨厌麻烦事,懂得适当的偷懒保存体力。影山曾经的伙伴,看得很开,已经放下了以前和影山间的不愉快。

-式神:金田一(勇太郎)(全名或许真的不需要)

-攻击型式神。性格单纯(不算单细胞)所以显得有点傻。对于曾经孤立过影山从心底里感到抱歉,但是一直放不下面子道歉。

-式神:京谷贤太郎

-自从及川给他起了个“狂犬”的外号后,几乎所有人都忘了他的真名。

-讨厌团队合作,长期以来一直喜欢单打独斗,进入青城后渐渐好转。攻击力强,攻击欲旺盛,难以驾驭。对及川有些本能的畏惧,佩服岩泉的实力。

 

 

-岩泉一

-和及川一起长大,彼此十分了解同时互相信任的伙伴。青城的主攻成员。情商很高,看事透彻,能在必要的时候点醒及川,受挫时振作队伍士气。很容易被及川激怒,平时是个稳重可靠的前辈。

-式神:松川一静

-头脑清晰,判断迅速而准确,平时不太起眼。以前是及川的式神,因为及川说“我看小松和小卷比起我都更喜欢小岩吧,既然如此就去做小岩的式神好了”而被推给岩泉。

-实际上是因为及川想带狂犬,觉得放给岩泉会让狂犬更难以和人类交流(慢慢走向用暴力解决一切的方向),虽然狂犬至今还是经常无视及川。

-式神:花卷贵大

-基础稳,和松川一样战斗经验丰富。攻击力可观。

 

 

-矢巾秀

-接替及川的青城第二指挥。乍看下比较轻浮,但很尊敬前辈。刚开始和狂犬不合,后来关系变好了还能打配合攻击。

-式神:渡(对不起,这我是真忘了全名)

 

(青城的任务日常)

矢巾:是的……我收到消息了。辛苦了,请继续沿这个路线走。(系统杂音)嗯?是金田一,怎么了?

金田一:狂犬他!!刚才!!他!!!

矢巾:诶?等等,请冷静一点,不要急。怎么了?

国见(冷静地通入频道):喂,他太激动了,我来说吧。狂犬一看见任务目标就冲上去了,目前正在ACF片区和目标进行耐力持久战。我们在原地待命,请求队伍支援。

矢巾(我应该说什么呢)(一脸懵.jpg)

国见:先确认松川前辈和花卷前辈的位置吧。另外,及川桑和岩泉桑在哪里?

矢巾(无力的打开另一频道,把对话接入公共频道并表示自己不想再说话)

岩泉:及川混蛋你听到了吗!任务区域现在出状况了啊!快去管管狂犬!

及川(避开岩泉攻击的声音,树枝被折断的声音):那有什么办法!我们现在在任务边缘区,ACF是中心区,在过去之前就有一方完蛋了吧!

岩泉:还不是你说要从这边给敌人一个奇袭!结果刚才还走出边缘区跟女生搭讪合影!

国见:……好的,我懂了,还有什么事再叫我吧。

及川:是她们先叫我的!小岩你是嫉妒吧,没有女人缘不是你的错……住手!骨头要断了!

岩泉:你丫要么现在就接管控制系统,要么我就在这儿掐死你算了!

及川:好好好好……咳咳、咳。喂矢巾,你还好吗?

矢巾:对不起,及川前辈……

及川:好啦好啦,没事,刚刚开始主指挥不习惯嘛,这只是小问题啦。以前我还有不小心把目标赶出任务区的情况呢。别担心,接下来交给我吧。

 

“喂,我是及川,现在整个战场的指挥由我负责。不管情况怎么样都不用慌,好好地开着公共频道,一定要听好怎么行动哦?”刚刚玩笑的语气完全褪去,男生的声线平缓仿佛安抚队友,声音柔和却带着威严,最后一句带上了点威胁的意义,“尤其是小狂犬,再乱跑回去就关你禁闭。”

 

“是——队长。”

话筒的那一边,及川缓缓露出了镇定而自信的微笑。

“那么,开始咯?”

 

 

(重逢)

“哟!这不是小飞雄吗?”对面青城队伍里,一个个子高挑的男生忽然向他们走了过来,语气有几分惊喜,“好久不见啊~”

“你们认识……”日向疑惑地转头看向身边的影山,话还没说完就被影山一脸的阴沉与凝重给吓到了,“影山你没事吧?”

“哎呀,这表情是很不高兴见到我的样子呢。”男人走到他们面前站定,无奈地耸了耸肩膀,对日向自我介绍起来,“你好,我是青城的队长及川彻。你有个很不错的式神呢。”

影山皱着眉,眼神一直紧紧锁在那个笑眯眯的男人身上。或许是考虑到是竞技赛,不能把关系弄得那么僵,他还算有礼貌的向对方打了个招呼:“及川桑……好久不见。”

“嗯,是很久不见了呢。有……三年了吧!”及川捏着下巴,歪头思考着,“你当时拒绝我拒绝得那么坚决,我还以为你是怎么都不会当人类的式神,要在那座山上呆一辈子呢!”

被强制回想起以前不愉快的经历,影山的脸色更难看了。

“啊抱歉抱歉,我说了让你不高兴的事吧。”及川立刻笑着向影山摆摆手,“总之,看起来你现在也过得不错嘛,皆大欢喜,我也收到了不错的式神哦。”

“说起式神……飞雄你也好久没见小国见和金田一了吧?”及川仿佛忽然想起了什么,笑着建议道,还转身把队伍里的两个人给叫过来了,“你们这么久没见面,应该有很多话想说吧!不打扰你们了,慢慢聊。”

及川转过身子就搭上日向的肩膀,在刚才一系列安排之后,成功让影山失去了在回过神前阻止他的机会:“嘿小不点,我们去外面转转吧,我可以教你几个法术哦。放心,我不会做什么奇怪的事啦。”

刚刚还在懵逼于状况的日向秒速回神,立刻兴致高昂。

及川扔下国见金田一和影山在一起,笑眯眯地推着日向离开了影山的视线。

三个式神面面相觑,场面极度尴尬。

“呃……好久不见啊。”“嗯……”

“……”“……”

你们两个还是回来吧。

 

(追忆)

“飞雄那时候根本出不了那座山,因为那里下着结界呢。要么他成为式神,要么他强到能把结界打碎,否则就会一直被困在那里。”及川喝着饮料,叹了口气,“小国见和金田一在和他闹别扭,当然很高兴有人能带他们走啦。因为潜力也不错还是带上了。但论能力,果然还是飞雄最厉害了。”

及川惋惜地思考并感慨着:“是不是想通过打败他然后把他收为式神的手段太强硬了呢……导致现在飞雄都很讨厌我。”

“不会吧。”日向喝着及川递给他的饮料,忘记了及川说要教他法术的事,也认真地融入了话题,“虽然影山看到你露出的表情确实很稀奇……也没有那么讨厌吧。”大概。

“不过确实有我的不对。”及川偏紫褐眸里的光亮忽然沉了沉,语气有些故作轻松地说道,“因为那段时间心情不太好,又太迫切地想要找到优秀的式神了,有些把握不好分寸。”

及川大概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但很快地带开了话题:“我之前一直觉得因为他性子太傲了,想等自己变强以后一个人出结界,没想到会成为你的式神。你是怎么说动他的?”

日向抓了抓头,努力地开始回忆:“好像也没说什么啊。就是问他,那么大的山上只有他一个人,是不是觉得太寂寞了。当时我也一个人,就想找个伙伴一起去找除妖师的组织,问他要不要一起,他说好。然后我们握了个手……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契约就订好了。”

及川沉默了。

“嗯,前辈们听说了以后也是这种表情。”日向平静地点点头。

“不不不,其实我明白了一点。”及川摆摆手,“可能是因为,那时候,飞雄其实非常想走出那座山吧。所以在有人邀请他的时候,这种心情就更加强烈了,或许你那个时候也是强烈的希望要有一个伙伴。式神契约的签订是双向的,在你们都有强烈意愿的前提下,就这么订下来了也是很可能的。不过这种例子比较少……一般都有很复杂的仪式。”

“这样啊。”觉得这说法非常合理,日向很快地接受了,“那也没什么关系嘛!反正现在也挺好的。影山很厉害,能和他一起战斗挺开心的……这句话别告诉影山啊。”

及川笑着晃了晃饮料瓶应和:“好好,不会说的。”

他起身,又侧过身子看着日向,微微眯起眼睛,语气似笑非笑的:“不过……你也很有趣啊,小不点。”

 

(中场休息)

“感觉如何?”岩泉看向旁边的及川,出声问道。

“你说乌野吗?还不错啊。”及川用毛巾擦着脸,也没有看岩泉,“攻击力,防御力,指挥,预判。系统都很完善。给他们足够的时间,能发展到不错的高度吧。”

“我是说影山啊。”岩泉指了指乌野的队伍,“你之前不是一直念叨着那个式神吗,说他很厉害,没收到很可惜什么的。今天见识了他的实力,确实很厉害。”

“那个啊~确实呢~”及川拧开水瓶,闭着眼仰头喝水,“那个小不点和影山的实力差了那么多,就能配合到这种程度,非常的让人期待啊。”

“……表情很恶心啊,及川。”岩泉看着及川皱起眉,“你可别想什么奇怪的事。”

“是吗?小岩你这么说我会伤心的啊。”及川开朗地笑起来,但笑容里慢慢泛出一股寒意,“不过我确实觉得他很有趣啊。小岩你知道的吧?有种方法,能让刚死去不久的人类变成式神。如果主人死了,式神也会恢复自由。感觉是个相当一举两得的方法呢。”

岩泉的神色有些严肃了:“喂及川,你不会真的想那么做吧?”

“哇!我在小岩心目中是个那么阴险、不择手段的人吗!”及川吃惊而受伤的捂着自己的心口,“这我是真的伤心了!”

看起来他是在开玩笑。岩泉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无奈地回道:“也是,交给你的话,在变成式神以前就成为怨灵了吧。”

“别这么说啊,小岩。”及川眨了眨眼,“不过我确实对他们能发展成怎样非常感兴趣……别再用奇怪的眼神看我了。总的来说,我是个好人啊。”

“就算是事实,由你来说就很不可信。混蛋及川。”

“好过分!刚才那句话真的好过分!”

“吵死了,闭嘴。垃圾川。”

“这更过分了啊!”

 

 

 

-白鸟泽

【队长】

-牛岛若利

-和及川一样强化自身的除妖师,攻击力非常强,甚至强过作为式神的木兔。

-性格耿直而坦诚,一根筋。对除了自己职业以外的事不感兴趣。难以领会别人的话中深意,所以向他挑衅的一方总会在收到其真诚的回复后无比尴尬。行事直接,光明正大。是值得队友信任的好队长。

-欣赏及川的能力,想邀请对方加入(却总是被当做挑衅)(及川:其实我已经习惯了。)

-惊讶于日向的决心和潜力,视其为平等的对手。

-式神:白布贤二郎

-乍看之下普普通通的控场型式神。能力不突出,但在配合个体能力强的除妖师上胜过很多式神。很崇敬牛岛,懂得如何好好调配牛岛的能力。

-式神:五色工

-在白鸟泽攻击力仅次于牛岛。傻愣愣(bu)热血青年,一旦被夸就会燃起来。憧憬牛岛的强大,认真的向对方宣(tiao)言(xin)要超越他,却收获了一句同样认真的“哦,你加油。”

(五色,我和你没仇,真的。)

 

-天童觉

-牛岛若利的好友。心机深心眼多,状态好的时候第六感准得像个怪物。因为自己超常的直觉,小时候就被周围的人所排斥。看透人心,性格古怪难以捉摸,脑电波和正常人不在一个频道上。喜欢逗队友(五色深受其害)。大概是唯一一个能和牛岛愉快地聊天的人(其实并不愉快)。

-式神:濑见英太

-攻击力较强。对白布以前辈自居,却总被嫌弃。努力尝试想要跟上天童的思路,却每次被甩十条街。(我或许不适合白鸟泽,深思的濑见.jpg)

-式神:川西太一

 

(第N次的任务前宣言)

五色:牛岛桑!今天我一定会第一个找到任务目标,完成任务给你看的!

牛岛:哦,好。小心点,加油。

五色:……

川西:嘛,他真的是很认真的在给你加油。

天童:工这么说,很有一种狗狗叼回飞盘,然后摇着尾巴求主人夸奖的感觉呢。

五色:诶是措辞的问题吗?我并没有……

白布:好了白痴,走了。每次都要说一遍,你累不累啊。

 

(聊天)

“嘿,若利君!”天童拍拍牛岛的肩膀,在他身边坐下,“你在看什么呢?”

“杂志。”看到是天童,牛岛习惯性地点了点头,拿起手上的书给他看。

“若利君,这不是杂志吧。这是广告册吧,附近那个商店要促销来着。”

“是吗。”

“说起来啊!昨天晚上的那个节目超好看的,你看过吗?”

牛岛认真地想了想:“我昨天没看过电视。”

“那个女孩子超可爱的对吧!”

“我不认识。”

“啊,比起短发,若利君会更喜欢长发的女孩子吗?”

“感觉没什么区别。”

 

“他们聊得……挺开心嘛。”窝在墙角围观的濑见干巴巴地评价。

“你从哪里感觉到开心的。”川西扶着脑袋,“我该从什么地方开始吐槽比较好呢?”

“不过,这种根本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也真亏他们都能继续下去啊。”

“是啊……”

 

 

(态度)

白布:听说青城的及川是个很圆滑的人呢,可是在牛岛桑面前,毫不犹豫地露出那么讨厌的表情啊。

天童:嘛,没办法的吧。毕竟若利君是那种性格,就算是装给他看的态度,也完全没有用啊。这我倒是很能理解。

 

(自尊)

“及川,再奉劝你一次。”牛岛的声线一如往常低沉厚重,“你选择了错误的道路。”

“哦——是吗。”及川停下脚步,回过头,眼神里带着罕见的、不加掩饰的强烈敌意和厌恶。他挑起唇角,带着笑的语气里却藏着怒意,“那我应该抛弃队友选择白鸟泽吗?输了我就应该不再反抗直接认命吗?被你牛若大人欣赏的一定要为你效命吗?别逗了。”

牛岛看着及川,皱起眉,语气带着种理所当然:“及川你很强,也憧憬胜利,既然如此,完全可以选择更强的队伍。此时此刻,我所在的白鸟泽就是这里最强的。如果只是因为曾经输给过我,为了那些微不足道的自尊,就这么抗拒和我合作,那不是太幼稚了吗。”

“微不足道的自尊……吗?”

及川愣愣地看着牛岛半晌,却忽然狂笑起来,笑声由轻到响,最后慢慢停歇。他看着牛若,眼神清澈而锐利,语气仿佛忽然间轻松下来,但坚定而不容置疑:“听着,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我所有的选择。就算在你眼里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就算我确实一次都没有赢过你……都无所谓。”

“我这份‘微不足道的自尊’,你给我好好记着。”

 

(白鸟泽任务日常)

(你们根本就是在逗我吧.jpg)(天童:策略是什么?计划是什么?能吃吗?(笑))

天童:好——那么今天的任务也要开始啦!大家!打起精神来啊?

五色:是——!

白布:每次都只有傻瓜五色会那么认真地回应天童前辈呢。

牛岛:嗯,大家加油。

白布:不过牛岛桑也认真地回应了呢,不愧是牛岛桑,非常的包容队友。

濑见:你这待遇差别很明显啊。刚才的话别让天童桑听见。

 

牛岛:白布,今天的任务安排是什么?

白布:天童桑负责预测侦查,牛岛桑执行,和以前一样就好。

川西:不管听多少次都觉得,我们的任务安排有时候太简单了。

白布:因为今天的天童桑状态看起来很不错,计划太详细反而碍手碍脚。

天童:嗯——今天的任务目标肯定会到CEG区去吧,一旦被追会到EFT区躲起来。区域旁边的人都移动过去吧!

(然后真的在天童说的地方抓到了任务目标)

白布:看吧,我觉得刚才那句布置都没有必要。

濑见:这到底是怎么猜出来的啊?目标是动物吗?靠推测习性吗?

天童:对哦!我可是研究过所有动物习性的人!

五色:天童桑好厉害——

白布:别信啊你。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