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荟

世界真美。

【雷凯】叛徒

梗和灵感来自于西域老师的神仙手书我激情吹爆!!!真的超级带感字幕和角色表情都大好评!!!西域以前的那组雷凯图在我在凹凸坑边犹豫的时候把我推了进去()这对cp我还是只能用带感来形容了

正式开学前最后的挣扎,差点想放弃但因为提过了所以还是((( @西域儿

或许有点意识流……。文笔和手感也都不在线(。

大家,请立刻去看手书本体反正我真的写不出那个感觉……脑内画面感比我写出来得要强得多了呜呜呜呜


雷狮坐在办公室里,上午的阳光从半掩窗帘边的落地窗照入室内。他手里拿着下属提交上来的任务报告,目光在文字间游离。

门咚咚响了两声,雷狮把报告一扔,抬起视线:“进来。”

在看清推门进来的人的瞬间,雷狮眉毛一挑,嘴角带上了玩味的笑意:“哦?你什么时候这么有礼貌了,凯莉?”

凯莉把他办公桌上的文件抹开,熟练地在桌面上一撑,翘着腿坐了上去。她把手里的盒子往桌上一扔:“前两天弄坏了你的墨镜,这是赔礼,本小姐亲自挑的。”

雷狮的目光在凯莉和盒子间打了个来回:“炸弹?”

“你想死我还想活呢。”凯莉切了声,“不领情就算了。”

“不,只是没想到。”雷狮向椅背上靠去,笑着看向她,“毕竟之后我就把你的墨镜也弄坏了。我以为扯平了。”

“你还好意思提?”凯莉瞪了过来。

雷狮无视了她的眼刀,拉开桌边的抽屉:“正好我也有东西给你。”

“什么?”凯莉皱起眉,“炸弹?”

“放心。”雷狮闷声笑了笑,把手中的盒子扔给凯莉,“跟你殉情不在我的计划里。”

凯莉打开盒子,眉毛一扬:“……这算不算心有灵犀?”

“搭档了那么多年,偶尔有点默契也不奇怪。”雷狮看了看两人手中的同款墨镜。

 

“镜片有点太红了。”雷狮透过墨镜看了周围很久,然后像是随口这么提了一句

“别要求那么高。”凯莉看着手机,头都不抬,“能盖一盖你杀气的墨镜就是好墨镜。”

正午明亮的阳光只微微地映亮了这条小巷,他们靠在墙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打发时间。

“差不多了。”凯莉侧头看向雷狮。他们刚认识的时候,凯莉很讨厌和这个人对视。倒不是说怕他的眼神,只是这个身高差距实在是让她不爽。

“那么,”雷狮也看着她,“再确认一次计划?”

“任务目标身边大概有五个保镖,时间死线是两分五十一秒,结束后从C路线撤退。”

“还有,别多话。”雷狮向她补充,“你总喜欢和那些人嘴炮。”

“我有分寸。”凯莉看向手机屏幕,然后微笑起来,眼神甚至有些发亮。

“Game start.”

 

日常地结束了任务,没出任何意外。唯一值得烦恼的是任务报告,凯莉坐在浴缸里,脑内思考着第一百种把这麻烦事甩给雷狮的方案。不过对方对这类事也很不耐烦,要是惹得他心情不好,明天她家怕是就得被砸了。

手机邮箱滴滴响了起来,凯莉在拿过手机前脑子还停在雷狮身上。她看了一眼邮件的信息,皱起眉来。

 

雷狮从昨天接到家主的信息开始就有不好的预感。

“我没听说今天开的是两人会议。”雷狮看着房间里的凯莉,又扫了一眼房间内部的环境,“时间应该到了。”

凯莉半垂着眼,捏着自己的耳坠,把一边桌上放着的已经拆开的信封扔给雷狮。

雷狮看着信上的内容,眉心慢慢地拧起来。

“家主只告诉了我们的核心机密,现在泄露了。”凯莉抬眼盯着雷狮的表情,“你怎么看?”

雷狮折起信,眯起眼:“‘叛徒就在我们之间’……吗?”

凯莉冲着门口扬了扬下巴:“你来的时候该看到了,戒备够森严,都是家主的人。按信上的说法,要么那个叛徒死在这里,要么……”

“两个人都不用出去了。”

凯莉把自己的枪放在桌上,蓝色的眼眸透过雷狮送的墨镜盯着他:“搭档这么多年,我还是愿意相信你的。那么我们坦诚点吧——你是卧底吗?”

雷狮看着她,紫色的眸子透过墨镜镜片浸染成玫瑰的酒红色。他对着凯莉认真且慢慢冷下来的眼神,然后笑了起来。

雷狮挑起眉毛,眼角唇边尽是桀骜与嘲笑:“你信?”

 

凯莉先开口,打破了房间内沉默的空气:“我去和他们交涉。”

“我去。”雷狮的眼神不知看着房间哪一处,语气肯定得不容置疑。

“能布下这个陷阱的只有家主,他的目的就是要让我们之间起码死一个。”凯莉像是想通了一般,神情语调都轻松下来,“我去吧。总比都交待在这儿好。”

“你呆在这儿,我去。”雷狮又重复了一遍。

“你不是说过你想当海盗么?”凯莉提起他们以前讲的那个半认真半玩笑的话题,“这可是个好机会,趁机脱身出去买条船吧。我觉得这职业挺适合你。”

“……你跟我想得一样?”雷狮忽然来了这么一句。凯莉回过头,看着他。

“一起吗?”他嘴角上扬,偏过头,像是在向她发出邀请。

凯莉转过身,似笑非笑地调侃:“你不是说不想和我殉情的吗?”

雷狮敲了敲自己放在桌面上的手机:“这可未必。”

“这么说……留着后手的不止我一个咯?”凯莉眯起眼睛,“看来,幸好我搭档不是个傻子。”

“傻不傻另说。”雷狮拔出枪,语气轻飘得像漫不经心,眼里却闪着尖锐的冷光和杀意,“不过我们都讨厌欺骗我们的人。”

 

“再次确定计划。”

“半吊子的临时计划有什么可确定的?”

 

“你只管往前冲就好。”

“背后交给我。”

 

他们一起执行过很多次任务。在奢靡的酒店或破旧的旅馆,在平坦的街道或曲折的小巷。从互看不顺眼,到对对方的任何举动都见怪不怪。

在任务中受伤时向对方伸出的手,在几乎处于绝境时的搀扶与陪伴。他们都为对方处理过伤口,他们都见过对方流泪时脆弱的样子。

即使前一刻拔枪相向,他们还是能在下一秒毫不犹豫地把后背交给对方。

如果说要成为叛徒的话,那又怎么会少了彼此呢?

 

他们踏过硝烟与鲜血,闯入欺骗者所在的地方。

“真是抱歉了家主大人。”

“看来出局的人是你呢。”

 

 

 

 

END


第一次写雷狮感觉把控不好……我的词汇量在这个男人面前显得太过匮乏,需要修炼了……他真好(闭眼)

另外我不该去听续作的,这刀子慢慢磨得人心口闷痛……最过分的是调子跟前作那么像,我唱着唱着就唱串了强迫性再次吞刀,谴责!(x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