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荟

随心随性

【14】梦醒(太宰BG,黑时ver.)

经历完烦躁崩溃的绝望终于在这两天写了出来。这几天本身就有些心烦状态不好,不过现在平静下来了。节奏或者哪里不对总之就先这样。

这段剧情真是非常挑战我的极限了(。


太宰给孩子们准备的避难场所是一栋靠海的两层办公楼,织田作根据他给的地址把晴和孩子们送到这里。办公楼边的公用停车场空荡荡的,听说是太宰借下了整个场地,把员工赶到其他地方去了。

那天天气很好,下午的阳光温暖又明亮。这附近没什么人,除了孩子们的声音就只有窗缝间呼啸过的风声。孩子们闷在会议室里,克巳和优的棋已经比到了第五局。晴已经背熟了大楼上下两层的布局,到达了闭着眼睛都能摸到自己想去地方的程度,这时也觉得无聊起来。

她靠在窗边,正想着要不要放点音乐的时候,隐约听到了掺在风声里的引擎声。

晴诧异地回头向窗外望去,一辆巴士开进停车场。

从车上走下了两个持枪的黑衣男人。

 

手机滴地响了一声,太宰打开屏幕,瞳孔一缩。

“有敌人”

 

Mimic的士兵得到的是准确的指示,直接冲着目标所在的二楼会议室而去。意外的是门上着锁。老练的士兵在确认后并不打算多费时间,直接对着门锁来了一枪。

士兵推开门,房间里空无一人。

 

“敌人是带着武器的职业士兵,你们现在是赢不了的。”晴蹲下身与孩子们平视,呼吸因紧张和刚发动过异能而有些急促,“别害怕,我已经通知织田作了。织田作谁都打得赢。我去引开敌人争取时间,你们就先躲在这里。”

“那姐姐你不是很危险吗!”咲乐紧紧拉住晴的手,语气不安又急切。

“没事的!我可是个异能者,他们抓不住我的。”

“我不会有事的。”晴微笑,伸手揉她的头,“我还有些事情……想要证明给某个笨蛋看。”

 

晴从腰间拔出枪,确认子弹装填好了,然后拉开栓。

带着五个孩子进行瞬移对她负担很大,好在经过练习后承受力已强了很多。之后只是一个人移动的话就轻松多了。

她是听到士兵踢门的声音才带孩子们从会议室移动走的,那士兵现在一定在二楼。孩子们躲在二楼角落的房间,从会议室到那里只有一条路可走。停车场的巴士上还有一个人在,最好呆在能看清门口状况的位置,那人说不定之后也会进来。

晴不怀疑太宰所选地点的安全性,但既然这里已经暴露,那么其他任何信息的泄露都有可能。她的存在应该已经被知道了,但异能应该还没有。在这种情况下,对方也很可能抱有轻敌心理。

——Mimic是些怎样的人?

——训练有素的士兵……为了战争而战争,在战场上寻求死亡的怪人。

 

“这是我找的异能犯罪事件的记录。”晴把笔记本推到安吾面前,翻了两三页展示道:“是我在网上搜的。一些虽然没有明说,但明显是超自然的事件。我能接触到的也只有这种能放在明面上的消息。异能犯罪率正在提升。解决这些动乱的异能组织也早晚有一天会出现在大众眼前吧。”

安吾皱眉:“你的意思是……?”

“我想你一定更清楚。”晴看着安吾,“有没有什么适合太宰和织田作的异能组织呢?”

 

走廊极静,任何微的响动都能听得清清楚楚。靴子踩在地面的嘎吱声清晰地穿过走廊弯处。

晴看着手里的枪,没有温度的黑色金属面上映着双金色的眼睛。

 

“你问过太宰的想法吗?”安吾沉默了好一会儿,侧过视线问她。

“没有。”晴回答得果断。

安吾摇摇头:“如果他本人没有这个意向,即使这么做……”

“可太宰真的是个笨蛋啊。”

安吾愣了愣。

“觉得做什么都无所谓,在哪里都没有区别。”晴垂下眼,看着自己虚拢的手,“如果没有人去把他拉出来,就会闭着眼睛在原地一直一直地陷下去。”

她的手一点一点的收紧,指甲嵌进肉里去。

“我不想他再这样。”

 

木板门被粗暴踢开的沉闷声响像是节拍,逐渐放大迫近,一下一下打在心脏的跳动上,仿佛灾难来临前的一声声倒数。

只是引开的话,体力一定会先撑不住的。

晴靠在墙边,握紧枪,闭上眼听着自己的心跳。

——织田作,遇到敌人的时候,应该瞄准哪里?

 

晴推开房间的窗户,探出头去吸了口气:“呜哇——是海!横滨不愧是港口城市。”

“我记得织田作说想住在能看得见海的房间里。抬头就能看到这么美的景色,说不定写小说陷入瓶颈时,海风会把灵感送过来呢。”她趴在窗沿上,看着蔚蓝海洋里涌动的金色碎光,“真好啊,想象着就觉得非常棒了。”

“是啊。”织田作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等孩子们长大后,我能离开黑手党的话,一定会去找个那样的地方。”

晴看着织田作眺望远方的褐色眼眸,眼里有满载希望的蓝色的未来。

——夺走人命的我没有书写人生的资格。

——所以我不再杀人了。

“嗯,是啊。一定会的。”

晴笑着说。

“织田作只要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好了。”

 

“砰”

子弹从背后穿过走在后面的士兵头部,血和脑浆从弹孔喷溅出来。前面的Mimic士兵立刻调转方向。

他们刚刚走来方向的拐角处传来有人跑开的声响。士兵端好枪,谨慎地向那边走去。

 

晴连续移动了两次,开完枪后转到了另一个墙角。跑开一方面是发出声响引士兵往孩子们所在的反方向来,一面也可以对对方造成误导,掩盖这是异能所为的事实。

她没有看子弹出膛后的结果,反正区别无非是之后她是否还有向这个人开枪的必要。而且无论是否命中,己方有枪这点一定会提高对方的警惕。认真起来的专业士兵就再难一击得手。

晴沿着楼梯跑下楼,在附近的转角停下休息,寻思着下一步该怎么做。她侧身半探出墙边,想先看看情况。

“砰”

子弹擦过她的手臂。

持枪的士兵就在不远处,枪口已经瞄准了她所在的位置。

 

敌人持续靠近。晴缩回墙后先简单地确认伤口。受伤的是右手上臂,虽然很痛,但还好活动没影响。

对方已经确定了她在这里,要现在就用瞬移吗?用了的话,她有异能这点一定是藏不住的。

晴看着对面的另一个转角,只隔了一条走廊的宽度。只要过去的话,那边有条路可以通到一楼的大厅。

晴摘下腰间的枪套,向前方轻轻一扔后立刻弯身冲出同时瞄准敌人、扣下扳机。子弹一发出晴就知道射偏了,子弹击中敌人的左肩。对方没有被先出现在视野里的物体给迷惑,但因为晴放低了身体高度落空了第一枪,匆匆发出的第二枪也没来得及完全瞄准,但仍打中了她的小腿。

突然的疼痛让人下意识动作滞缓,晴咬住唇向前跑,在确认能消失在对方视线中后立刻瞬移。

大厅里立着几根宽度足够挡住整个人的方形柱子,大门也不远,但她的目的并不是从那儿出去。

枪声再度划过耳畔。

 

 

血液顺着血管快速流淌,满世界都是心脏跳动的声音。照在脸上的阳光又热又刺眼。晴靠在柱边喘息,几乎是坐在了地上。

腿上、手臂上还有背部都有伤口,最险一次的划过脸颊。几乎没有用过异能,她还没有找到足够明显的破绽,在那之前并不想让对方看穿底牌。织田作教她的战斗技巧很实用,但晴缺乏经验,即使大脑会思考,身体动作仍跟不上反应。

子弹还剩十二发,但想来在这些子弹打完前战斗就会结束。

“喂,你。”

忽然的,士兵这么说。像是因为太久没有开口,声音低沉沙哑。语调平板得像是机器,听不出感情,像是只是对现实的完全陈述。

“你没有实战过吧。”

晴仰起头看着空白的天花板,像是愣了好一会儿,忽然嗤地笑了出来:“啊啊,是吗?很明显吧!” 

“那些孩子在哪里?”

“你猜啊!”

士兵沉默了一会儿,继续说:“你不是我们任务的主要目标,现在想放弃的话,也可以让你走。”

“你觉得可能吗?”这声音和枪声一起响在背后,显得虚渺。士兵闪身朝背后开了一枪,并快速转身。少女暴露在他的视野里,对上了他的视线,那金色的双眸里燃烧着坚定而疯狂的战意。那是他们还没失去信仰前有过的眼神,士兵忍不住愣了一瞬。

子弹擦过她束发的发绳,褐色的长发披散下来。她背着阳光流着血,举枪看着倒下的士兵。

他躺在地面,清楚地感知到血液从胸口流失,却像是得到解脱般放松下神情,声音里也有了松动。

“……失礼了。你……”

“有战士的灵魂。”

晴垂下枪口,沉默地看着倒在地上的人。血流汇成湖泊蔓延到她鞋边,将她曾畏惧的刺目红色深深映在她眼里。但现在她并不觉得害怕,也不觉得悲伤。

 

“其实我在哪里都无所谓。杀人也好助人也好,只要在他们身边就可以。”

 

“无关别人的看法,无关外界的规则。”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就是我的‘正义’。”

 

她愣愣地站在窗边,听到引擎的声响抬起头。

客车上的士兵握着某个按钮,开车向她这边撞过来。

爆炸和烟尘卷进这座建筑里,墙面崩裂支柱倒塌,然后燃烧起来。

 

那辆客车整个嵌在墙面上,虽然已经用瞬移拉开了距离,但晴还是没忍住又后退了两步。这么做的话二楼会受到影响,但还好波及不到孩子们在的房间。

“晴!”

听到声音,晴下意识朝声源抬起枪口,但又很快地意识到不对,正过视线看向跑过来的人。

在看清来人的一瞬,晴就像是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样放松下来。手臂垂下,枪从松开的手中掉落到地面,发出清脆的咔哒声。

她向前走,但力气已不太够,摇摇晃晃就要向前倾倒。太宰冲上来扶住了她。

“是你啊……”她靠在太宰肩头低低地笑,“我还以为织田作会来得更快……”

太宰摸到了粘稠的血痕,急急扶着她肩膀想拉开些距离:“你受伤了?我看一下!”

太宰少有那么着急的时候。晴闭上眼睛,拉住他腰侧的衣服。

“不是什么严重的伤。”

“那也要快点处理!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太宰。”她说,“不要死。”

太宰动作一顿。

“不要死。”她又一次重复,扯着他胸前的衣襟,以那里为支点撑起身子仰头看他。

太宰愣愣地看着她,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话。

“离开黑手党好不好?”她看着太宰的眼睛,眼里亮闪闪的,像是在期待又像是在恳求,“你在黑暗里呆了那么久,我们一起去其他地方。去任何可以找到你生存意义的地方。”

“我们去太阳底下……去那里找找看。一定会有答案存在。”

晴伸出双手,环住他的脖颈,又向前靠过去,像是在他耳边低语什么秘密。

“太宰。”她轻声说,“我爱你。”


好!然后下一章就结局了!(???????

嗯我知道你们很怀疑,点开下一章的时候千万不要以为自己漏看了几章情节。下一章的剧情直接是两年后,一切早已尘埃落定(((。

别打人,一开始就这么计划的!

这段大概是我人生第一次写动作戏,别妄想我会连着写第二场要死人的(所以说魔法师多好,几个大招过去描写一下特效就可以GG了(你

但是发生了啥还是可以简单说明下。


我认为织田作之所以和纪德之后一战同归于尽,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已经抱持死志。这里的设定是孩子们并没死,只不过织田作知道差点发生了这样的事。那么之后人多力量大大家合作怼纪德具体过程自己想象一下我真的没有足够的脑细胞和逻辑堆这段剧情懂了就行(??

晴和安吾已经串通好了,拜托了安吾给他们洗洗白再跳个槽,太宰都没问题的话同样步骤织田作肯定没问题,就是还有孩子们之类的问题……麻烦安吾加班了(???

对安吾来说,太宰和织田作应该也是重要的朋友。我想他是个以“正义”为信念的人,这边大概是从晴的想法里受到了触动吧。

虽然是双箭头,但太宰这个人太麻烦了……(。)想法本身也比较复杂,正文又主要是晴这边的视角,如果把他的感情线淡到除了标题会让人忘记他是男主那真是抱歉了()之后会写以他为中心的番外,那样大概就很清楚了。


[[[说来我对于洋食馆的老板死了这点也一直很执念想修改,其实变动了的,但不知道哪里插入讲述一下合适。((最后还是决定修改的时候在这章开头插入提一下吧((好像还是有点对不起老板((。

评论

热度(29)